「台灣又在鎖國了」?──無視Uber在各國爭議,才是真「鎖國」

「台灣又在鎖國了」?──無視Uber在各國爭議,才是真「鎖國」

最近 Uber 退出台灣,引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謬論,最常見的反動話語就是:「台灣又在鎖國了。」

一堆人講得好像很了解共享經濟啦,世界潮流啦,好像自己就是未來人一般的尖端引領者。

但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超「鎖國心態」的,台灣的主流媒體在報導些甚麼碗糕,我其實一點都不想知道,但常常不小心在 Facebook 動態上看到這些蠢話......就讓我先翻白眼 100 圈後,再來講個 Uber 在越南的「小故事」:

「西貢陷落了」,Uber 在越南遭罰

2016 年 10 月的時候,Uber 被西貢市政府開了罰單,原因是 Uber 的 Facebook 粉絲團在那段時間用了不當的廣告用詞 "# Saigon That Thu"英文意思是 the fall of Saigon

原本 Uber 只是要趁著那陣子西貢大水災時,推出強力廣告(那陣子水患很慘,連檳城市場都淹掉了)。因為當時主要道路都淹水了,傳統計程車不論在數量跟行動上都反應未及,這時候共乘轎車的確是個好選擇。

但 # Saigon That Thu 這個詞在越南政治上還有別的意思:當年越戰結束後,北越政權稱呼此戰結果為「越南統一」,但當時世界上很多媒體(幾乎是所有國際媒體)稱之為「南越陷落」了──The Fall Of Saigon。(註一)

Uber 原本在越南就已經夠多爭議,想當然爾 Facebook 粉絲團上的這個廣告詞馬上被西貢市政府注意,並且調查後發現,Uber 那段時間的叫車紀錄翻了 2 到 3 倍,然後里程計價也趁機調高超過了 70,000 VND/km。

接著很快的西貢市政府對外宣稱 Uber 的 Facebook 粉絲團用"# Saigon That Thu"這個詞違反了當地的廣告法,預計將會開罰(但後續罰多少好似沒有報導)。

但其實,Nescafe 的 Facebook 粉絲團同時間也用了"# Saigon That Thu"做宣傳語,更別說那陣子西貢淹大水,"Saigon That Thu"這句話在網路上到處被惡搞 P圖

因此此舉,很明顯是針對 Uber 而來啦!

不少人覺得西貢市政府小題大作,這個"# Saigon That Thu"只是個藉口而已,真正原因主要是 Uber 在越南登陸以來,發生了不少糾紛,被河內、西貢計程車協會們抗議多次,交通主管機關也到國際機場逮沒有載客執照的司機(就是在堵Uber啦)。(註二)

而 Uber 在越南被「譙」了 2 年多之後,終於在 2016 年 9 月第一次繳了營業稅但總共只繳了 10,800 USD,與估計營業額完全不成比例。然後下一個月就因為"Saigon That Thu"廣告風波被盯上了。

接著在 2016 年 12 月,Uber 終於與越南財政部達成共識,將按企業稅法繳交所得稅,Uber 則希望越南政府盡快讓他們在越南合法營運。目前看來事件就這樣告一段落了。

號稱「共享經濟」,但利潤是否繳稅共享卻「因國而異」

Uber 在越南的發展說明了 2 件事情:

1. 企業做生意必須要繳稅天經地義,號稱共享經濟又不把錢拿出來跟大家共享,別說影響原本領域內既得利益者(計程車業者或是透過交通管理尋租的人),當地政府就算撩落去公親變事主也會搞到你把錢吐出來。(註三)

2. Uber 在全世界到處有爭議,但在越南鬧了這麼久,最後還是跟越南政府達成共識,準備要乖乖繳稅。那為何就無法跟台灣政府達成協議呢?

先撇除台灣跟越南傳統計程車這市場背後的勢力有多少影響力,Uber 打的算盤不難理解:在越南市場,即便繳稅我也賺得划算;台灣的計程車市場本來就在萎縮,投入之後只怕紅海競爭賺不夠飽。

要知道越南的計程車里程定價是非常便宜的,然後油價還高於台灣。原本的計程車市場就很血拚了(註四),但 Uber 還是願意繳稅來分餅吃,這是因為不論 Uber 或是東協霸主 Grab 都預見越南大眾運輸交通市場未來的變化:

交通情況改善將被越南政府視為未來施政首要工作(註五),越南政府管制摩托車排氣量跟人均限購會玩真的,搭配更嚴厲的酒駕未戴安全帽紅燈右轉騎車中使用手機取締等等交通法規上路,還有預備取締無照的摩托計程車。除此之外還推行了大量大眾交通建設(西貢有捷運、河內有 BRT(註六),而在所有的大眾交通建設完成之前,越南政府對於摩托車的相關管制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嚴格,因此將會有一段過渡期,使得越南人更加依賴計程車。

越南計程車市場這塊餅還會被做大,現在可能只是賺得少些,站穩之後賺到翻。(Grab 又是另一個故事,但國際觀滿點的台灣人應該是沒興趣啦)

國際觀,還是唯西方企業是瞻?

接著反觀台灣一下(又翻白眼):

Uber 退出台灣若能給我們帶來甚麼啟示,那就是許多台灣人的國際觀實在狹隘到不可思議。難怪新南向政策對於台灣人沒吸引力,因為台灣人的國際觀通常就只是望向西方而已:「美國來的新科技為什麼不快點接受,西方來的東西就是潮流啊!」

但事實上,這個世界上的數位共乘公司明明滿坑滿谷,很多公司就跟在地政府能合作愉快(Grab 就很猛啊而且介面又很好看)。卻幾乎唯獨 Uber 有繳稅爭議。

創意跟投機是一體二面,全球化帶給人類很多好處,但很多人警告全球化也有許多副作用,最著名的就是 16 年前 No Logo(註七)給我們的警示:未來的世界結構將不是由大國競爭來決定,而是跨國大企業的統治來掌握。

Uber 既然要吃全球化這碗飯,沒甚麼道理不按照當地國家的法律行事,企業獲利要繳稅天經地義的啊!

再看看那些那些因 Uber 退出台灣,就批評台灣鎖國的人,我就沒看過他們說中共的網路城牆反傾銷調查是鎖國(當然各國消費市場有其特殊模式不能一概而論),這些人站在「很有國際觀」的假進步位置在那邊講廢話,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鎖國人」。

Uber 退出台灣可以帶給我們很多省思,其中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幾分料講幾分話,不要搶著憑印象或個人喜好評論(地圖砲開下去啦),這樣看起來真的很愚蠢。(註八)

註一:越戰結束,美軍撤離;南越人民逃難,當時候西方媒體皆稱呼「西貢陷落」(The Fall Of Saigon)為越戰結果
註二:
1.〈
Vietnam cracks down on Uber drivers for second time
2.〈
Multiple agencies to crackdown on Uber taxis in Vietnam
註三:
1.〈
HCMC Begins To Crack Down On "Illegal"Uber Taxis
2.〈
Grab Reports Over 60 Drivers Assaulted by Traditional Xe Ôms
註四:〈
Vinasun is in difficulties because of Uber and Grab
註五:越南政府交通施政包括徵獎、解決摩托車大塞車問題、管制摩托車數量等。
Hanoi to Offer $200,000 Prize for Whoever Can Solve Its Traffic Problems
Up to 8.5 Million Motorbikes Flood Saigon’s Streets Each Day
Hanoi May Ban Motorbikes by 2025
註六:
1.〈
Hanoi’ s maiden BRT to offer month of free travel
2. 河內市中心的
BRT 系統先以主幹道 KimMa 路為主,那一代也是商辦大樓(尤其韓商)最密集之處
註七:知名品牌挾著雄厚的資本、強勢的行銷能力、全球運籌(global logistics)的經營觀念,令其產品席捲全世界。一種產品行銷全球,統一了世人的消費觀,卻灼傷了異文化的豐富性。全球性的公司聲稱要支持文化的多樣性。所謂的「多元文化主義」只是生產更多的產品,讓消費者有較多的購買選擇,持續鞏固消費者主義這個潮流。
註八:
1.〈
蔡慶樺:你也在後事實時代嗎?
2. 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是一種政治文化,亦是當今國際出現的一種新趨勢。後真相政治是「事實勝於雄辯」的相反,即是「雄辯勝於事實」,意見重於事實,立場決定是非;人們把情感和感覺放在首位,證據、事實和真相淪為次要(甚至毫不重要);政治人物說謊,不再是為了瞞騙,而是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換取共鳴與支持。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

《關聯閱讀》
計程車、禮賓車、白牌車、Uber到底誰合法誰違法?台灣租賃車亂象多,澳洲怎麼做?
取締Uber之外的選擇?看看印尼怎麼做
共享經濟不只一種方法──向Uber說不,德國柏林這麼做

《作品推薦》
我是台灣人,但我不是「台幹」!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irapong Manustrong@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