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遇上了海盜」──各國船員聞之色變,全球三大「海盜窟」(下)

「那一天,我遇上了海盜」──各國船員聞之色變,全球三大「海盜窟」(下)

上一篇文章中,介紹了惡名昭彰的三大「海盜窟」之一:亞丁灣海域(索馬利亞海盜),並列舉了目前各國商船、船員們面對海盜風險的應對方式。而接下來的內容,除了接著介紹西非海域及東南亞海域的海盜之外,也將分享筆者與船員同事們,實際在航行途中分別近距離接觸「疑似海盜」和與「真實海盜」對峙的實際經驗:

東南亞與西非海域,才是目前海盜最猖獗的所在

在本文開始之前,先提供讀者朋友們一個公開資訊:在國際商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ICC) 官方網站上面,可以看到每年關於海盜攻擊案件的分布區域圖,而在此圖中可以清楚看見,如今( 2018 年)的東南亞海域,和西非沿岸的海盜案件數,均已經遠超東非亞丁灣海域,成為全球海盜最為猖獗的地方。

而其中,海盜事件尤以接下來會以較大篇幅敘述的東南亞麻六甲海域,最為頻繁──換言之,其實所謂的「海盜」並不如許多人想像的「遠在非洲、紅海」,而很可能就在台灣的周邊。

先大致談談西非海域的海盜:其實與其說他們是「海盜」,不如說是搶劫停靠船隻的「陸盜」更為精確──在西非沿岸有許多較為貧窮的國家,沿海港口的幫派以搶劫為業,在商船下錨靠岸的同時登船搶劫,目標則從運載貨物到船上的任何東西都在列。甚至包括船員們的生活用品和船上傢俱等。

之前同船的台灣船員及菲律賓船員,曾有航行及停靠西非港口的經驗。他們都指出,在西非港口「靠岸」這個看似正常不過的行動,反而需要格外注意──除了確保有官方軍警人員巡視外,最好亦有當地的接應人員確認週遭狀況。

現在很多船東,如果不確定船舶能否直接安全靠泊,則會要求船長直接讓大型貨櫃船維持海外飄航,利用其他運輸船將貨物送達目的地國家。

西非沿岸的海盜搶劫,基本多是以錨地的船舶為主,不過近年也出現海盜的攻擊範圍,擴張到岸邊百海哩外的案例,所以現在行經該海域的船隻,普遍同樣不敢掉以輕心。

不過與東非(索馬利亞)有所不同,西非沿岸的海盜搶劫模式,通常是搜刮船上一切貴重財物後離開,鮮少有綁架船上人員的案例出現。

東南亞(麻六甲)海域,防不勝防的「海盜新樂園」

接下來,進入東南亞的麻六甲海域──如同文章開頭所述,事實上,如今這裏才是全球海盜最為猖獗的區域。

《紐約時報》在 2016 年就報導過:東南亞已取代東非,成為全球海盜最猖獗的地區。其實更早在 2015 年底,台灣的海巡單位也對此區域頻發的海盜事件,發出警示。

目前根據各案件統計報告,「東南亞海盜」的來源國,以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為主,甚至也有跨國組織的存在。而此海域海盜的目標,除了搶奪錢財和船上物資、抽取船上油料之外,更有多起(且越來越頻繁)的綁架、挾持與殺害人質事件,甚至根據各國警方調查,不排除近年部分此海域海盜,有與伊斯蘭國(ISIS)掛鉤的跡象。 

在東南亞海域,有無數小島和離島,因此「國境線」亦十分複雜、管轄不易,這給了當地海盜易於藏匿的空間──他們潛伏於小島或國境交界處,以來往的商船為目標,佯裝漁船或小販船接近後,採用竹竿或梯子登船。所持武器大部分皆為刀械或土製手槍,鮮少有如索馬利亞海盜般的「重武裝」,但是對沒有任何武器防備的船員來說,同樣非常危險。

而在過往航行此海域的實際經驗中,時常會看到當地的小船,圍繞在行經的大型商船附近──他們很可能是企圖兜售新鮮蔬果和漁獲的海上小販,卻也同樣有可能是喬裝的海盜。

在東南亞海域,面對海盜的親身經歷

在這裡的海盜,我自己到目前為止,一共親身近距離「經歷」過兩次:一次是有驚無險地「高度疑似」案例;第二次則是親眼見到前方的散裝船遭劫。

第一次遇到「疑似」海盜的當時,我正在甲板巡邏──我們的船當時在印尼泗水外海拋錨,此時便開始看到不少小船聚集而來,在我們所在的商船旁繞來繞去。

說真的,在對方真的「有所行動」之前,實在沒人能分清楚他們只是當地一般漁民、小販想要兜售物品,還是別有居心──但若真的讓他們登船,如果對方此刻掏出武器,後果只能說不堪設想。因此我們一貫的處理方式,是加強瞭望與巡邏,同時表明不接受任何小船靠近兜售物品。

當時只記得,自己看到越來越多小船逐漸靠近,其中甚至有些小船看似漁船,上面的船員卻頭戴安全帽,船上也沒有看到任何漁具或商品──這時別無他法,只能時時留意他們是否加速接近我船,並且出聲制止他們進一步靠近。

所幸最後在我們大聲吆喝、宣稱已經通報當局,並且持續嚴密巡邏商船周邊之下,最後他們逐漸散去──現在想想若當時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話,若大意之下真的被登船,後果實在不敢想像。

第二次,則是在經過麻六甲水道時,親身經驗到不遠處的前方散裝船差點被劫持成功。前方商船更在 VHF 無線電上高頻發出 MAYDAY 的呼救訊號,聞之令人緊張不已。然而我們除了盡快協助通報之外,所能做的實在也有限──所幸最後印尼海岸防衛隊即時抵達,海盜便逃走。

你永遠分不清出這裡的「小漁船」上載著的,是真的漁民,或是海盜?圖/廖秉均 提供

「搶劫不成,殺人洩憤」的真實案例

至於我的船員友人,則在這片海域上,因船隻沒有加強瞭望,真的發生了被海盜登船搶奪錢財以及船上物資的驚悚遭遇:

對方上船之後,直接亮出砍刀揮舞威嚇,集中船員到一處後,便直接開始搜刮船上所有值錢的物品。甚至進入船艙,取走船員們的個人財物。

我的船員友人直說,在他們揮刀的當下,腦筋只是一片空白,對方說的話語他也不懂──對於沒有任何武器的船員來說,若被持刀登船,實在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只能任他們搜刮所有東西,並祈禱對方會「滿意所獲」,不致進一步傷害自己。

沒有錯,在這片海域上,海盜「劫財不成(不夠滿意),殺人洩憤」的案例確實會發生。除了見諸媒體上的諸多新聞外,同船的幾位越南籍船員也指證歷歷,他們的共同友人就在一家小航商服務時遭劫不幸喪命──由於海盜上船後沒有搜刮到「預期達到的財務目標」,便直接殺害船上的所有船員。這樣的慘劇,在這片海域的許多角落,並不是單獨的特例。

因此,現在於不少行經此海域的商船上,船公司會額外準備一筆現金,交予船長放置於保險箱保管,以備不時之需──當海盜事件真的不幸發生時,這就是最有效也最名符其實的「救命財」。

這樣的做法,固然是企圖避免海盜如同上述會洩恨砍殺船員;但反過來說,若此類款項也是助長了海盜們的「期待」,實在是個難解的課題。

「海盜」,絕不是個遙遠的議題

單純以「武力」來說,東南亞海域的海盜,威脅性自沒有當年的索馬利亞海盜這麼大,但從近年遽增的案件和殘忍的犯案模式來看,對於在海上生活的船員來說,這些海盜對於他們生命財產的威脅,絕對是同樣、甚至更加巨大的。

也因此,現在有越來越多船隊甚至船公司,開始針對「麻六甲海盜」制定一些防範措施與佈署表,以因應這些與日俱增的威脅。

身為船員,在擁有「周遊四海」的壯闊經歷之外,同樣每天要無比地謹慎、嚴肅對待自己工作中的每一個環節與細節──因為這份工作中的風險並非只有大自然無情的千變萬化,更有潛在的「人禍」威脅。

由於海洋、海事基礎教育的相對缺乏,在台灣的大家,也往往對於「海盜」相對陌生,或覺得這些是「離我們太遙遠的議題」。甚至當年的漁船輪機長被劫持事件,也是直到最後獲救,才有新聞媒體開始追蹤報導──平時我們對於台灣的海事安全有多少了解?而台灣又能有多少能力,去保護我們的海洋人力資源?

也許,我們可以先從多了解各國面對「海盜問題」時的態度與趨勢開始做起──如今這早已不單單是「國內的領海安全」問題了,而是各國正加速攜手,共同為保障彼此來往船隻、貨物與人才的安危努力。

這時,我們的相關單位(如海巡署)與大眾的思考,除了保障「國內的海洋、海岸安全」外?是否也應該更積極參與,讓台灣的海洋救援與船員保障,能夠擴大到國際航線上?

老實說,對於船員「個人」來說,面對零星、甚至組織性的海盜攻擊,基本上是沒有任何招架之力的;但「國家」可以是他們最堅強的後盾──台灣的海洋產業工作者,不論從事的是漁業、運輸業或觀光業,都承載著讓台灣和國際市場接軌的第一線責任;他們的工作與面對的風險,或許也值得我們更多的認識與關心。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ustin Neill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