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遇上了海盜」──各國船員聞之色變,全球三大「海盜窟」(上)

「那一天,我遇上了海盜」──各國船員聞之色變,全球三大「海盜窟」(上)

在先前的系列文章,介紹了國際商船船員們的專業分工,和我們真實的海上生活之後,接下來這篇文章,要介紹對船員們最大的威脅之一:海盜。

話說《海賊王》可能是許多人喜歡的動漫(我也是其中之一),甚至不少人因為這部作品,而對航海有著很大的憧憬。但是真實世界中,當商船、遠洋漁船、研究船等在海上碰到真正的「海賊」,可是一點都不熱血浪漫──不只整艘船上的物資和財貨立時受到嚴重威脅,甚至連船員們的性命都可能不保。

身為船員的我們,更幾乎都被旁人問過:你們有沒有碰過海盜,碰到時該怎麼辦?

以下這兩篇文章,就要來一一為讀者朋友們介紹目前全球三大海盜最為猖獗的海域:亞丁灣海域(索馬利亞海盜)、西非海域、東南亞海域(麻六甲海盜)。並以個人實際於麻六甲近距離遭遇海盜的親身經歷,船員夥伴們的經驗,和各國船隻、船員的應對守則,來談談這個令船員們聞之色變的嚴重風險。

同時也要聲明,本文的內容並無詆毀任何國家及區域之意,而是希望讓讀者清楚知道,世界各國船員所面臨的海上威脅。此外,這些海盜們為何會鋌而走險,企圖竊盜商船、漁船?背後是否也有難言之隱?

在文章正式開始之前,先為大家介紹一個重要的常識:無論遇上空難或海難(包括遭到海盜襲擊),對外以語音的緊急求救方式不是喊 “HELP!”,也不是喊 “ SOS !”;而是立刻以無線電通訊或任何能夠對外傳聲的管道,使用:“ MAYDAY! MAYDAY! MAYDAY! ” 表示遇到緊急求救的狀況。 (一般會重複三次)

話說這個 “MAYDAY” 當然不是「五月天」的意思,而是源自法文用語 “Venez m’aider”(「快來幫幫我」之意)。因 m’aider 與英文中的 MAYDAY 諧音,“MAYDAY” 後來遂逐漸演變為國際通用的求救訊息。

至於以文字或摩斯密碼對外求救的訊息,才是採用 “SOS” ──現在的手機上,多有預設 SOS 閃燈訊息緊急功能,以摩斯密碼的「三短三長三短」呈現。( S:...; O: ─ ─ ─;  S:...)

當代最惡名昭彰的「索馬利亞海盜」──亞丁灣海域

說到「海盜」,近年大家較為熟悉的,大概莫過於在全球惡名昭彰的「索馬利亞海盜」了──

從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怒海劫》(Captain Phillips),到台灣商船被攻擊、及台灣漁船輪機長被劫持後成功獲救⋯⋯等新聞不時出現在報章媒體上,都可以看出船隻通過這片海盜事件頻傳的亞丁灣(位於葉門和索馬利亞間)海域,具有多大的風險。

也許有人會說:「既然危險,不要走不就行了?」但偏偏這片海域,是連接印度洋和地中海的必經水域,也是波灣產油國輸出石油、天然氣的重要航道,每日都有無數船隻不得不通行此處──此時船員只能時時提高警覺、保持與巡防單位的聯繫,以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尤其在 2012 年前索馬利亞海盜最為猖獗的時期,完全不可掉以輕心。(在各國於 2012 年共同巡防亞丁灣海域後,海盜攻擊事件開始較 2011 年高峰時明顯降低,但仍有零星攻擊事件出現)

為何「索馬利亞海盜」會如此猖獗?那是因為在當地,海盜從某方面來說,不只是部分民眾的「謀生手段」,甚至根本就是各軍政府派系默許的「蓬勃產業」──索馬利亞過去長年處於情勢複雜的內戰狀態,各方勢力包括海盜們均擁兵自重,目前名義上的政府根本無力管治。在國際壓力下負責掃蕩海盜的索馬利亞軍警單位,面對火力強大、「後台很硬」的海盜,往往淪為「做表面」;又因民不聊生,不少當地居民甚至把「回饋鄉里」(分贓地方)的海盜們,當作英雄崇拜。

至於索馬利亞海盜的成因,除了該國政府本身的失能之外,其實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包括世界列強長年掠奪海上資源、甚至部分歐美國家在此海域傾倒核廢料,導致海洋資源嚴重受損,當地居民蒙受極大的漁獲損失──也因此,在許多當地人的眼裡,長期掠奪海洋資源的西方強權,才是真正的「海盜」。

但無論成因為何、誰是誰非,總而言之,在索馬利亞的海盜威脅自 1990 年代後與日俱增,是不爭的事實──當地漁民紛紛開始鋌而走險,先是掠奪各國的漁船及小船加以改裝、配備「登船工具」與槍械武裝。(若特別注意《怒海劫》電影,當中有提到片中劫持貨輪的「海盜船」,便是由台灣漁船改裝的)

接著,他們鎖定通行亞丁灣海域的各式商船、漁船──不只搶奪貨物、搶船,更多半會劫持所有船上的人!

為什麼要「搶人」?那是因為比起貨物,船員、船長的性命更為珍貴,海盜們往往可以向船東要求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的勒贖金。

就這樣,從少數人鋌而走險、獲取了鉅額的暴利開始,越來越多當地人食髓知味、甚至有軍方勢力於背後暗助,造成這個區域的海盜越來越猖獗,使用的武器也越來越危險──從原本的刀械「演進」到土製槍枝、制式槍枝,甚至還有機槍、火箭砲等重武器!

到了 2000 年前後,這些索馬利亞海盜更發展出一系列的「商業模式」和「產業鏈」──從零星的個別組織,擴大到彼此串連、「專業分工」的產業規模,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若真「遇上了」,該怎麼辦?──國際海事的防盜作法

由於索馬利亞海盜實在過於猖獗、嚴重危害到來往船隻的安危,各國開始有一系列的軍艦護航及國際聯合打擊行動。自 2012 年後,關於索馬利亞海盜的重大劫奪事件也日漸消聲匿跡。

然而,這片海域自 2012 年後就真的平靜了嗎?答案並非如此──直到現在,亞丁灣區域還是有零星的海盜出沒。單是以下面在台灣喧騰一時的兩案為例,就能看出 2012 年後這片海域的情況,仍然十分凶險:

 
「 2012 年台灣輪機長沈瑞章被綁架事件」
 
「 2017 年長榮遇索馬利亞海盜影片」

也因此,各國船隻始終無法對海盜的風險等閒視之──這時問題來了,身為在船上工作的船員,該如何防範海盜?若真不幸「遇上了」,又能夠採取哪些具體措施、嘗試自保呢?

關於此議題,首先解答大家的疑惑:我們船員最常被外人問到的,便是「商船上應該配備有槍枝等武器,讓船員至少能與海盜對抗吧?」

但答案是沒有──若遇上了海盜,在一般商船上,船員們所能做的,唯有防禦而已。

而通常說到這裡,問者都會驚訝地繼續問:「對方有槍炮火力懸殊,是要拿什麼防禦?」

確實如此,但換個角度想──若各國商船都能配有武器,那麼全球上百萬艘的船隻光是武器走私就成了一大問題,更可能衍生出無數海上武裝衝突的危機,這等於是「為了解決一個問題,卻製造出另一個問題」。因此基本上按照國際海事公約與各國法律,一般商船至今均是不得配備任何武器的。

但在商船不得配備武裝的前提下,隨著索馬利亞海盜的猖獗,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IMO)除了成立各項組織,加強監控此區域的航道隻外,也陸續制定了相關規定及防護措施──此外在每個船隊、公司皆也有大同小異的不同做法。

在此按照 IMO 相關指導規定手冊(最新指導手冊為 BMP5, 2018 年更新),為大家簡述一下「反海盜最佳管理措施第五版」(the 5th edition of the piracy-specific Best Management Practice)中所列,遇上海盜襲擊時,船員們大致上能採用以下方法進行「防禦」:

以鐵絲網防護阻止海盜登船;以皮龍水柱「攻擊」海盜驅趕 ;有些船舶則配有強力水霧防護設備; 增加船員瞭望(甚至利用假人「混淆視聽」);封鎖通道,甚至利用船上的強力探照燈,影響其視線⋯⋯等等。

另外,目前幾乎所有商船上均會配有一個「神秘的緊急按鈕」: SSAS(Ship Security Alert System,船舶保全警報系統),一般此按鈕會隱藏在外人難以發現的地方,讓船員能在遇到海盜等緊急危難時,第一時間向相關單位通報。

保持警覺、隨時聯繫,商船面對海盜的保命法門

在各海盜事件頻發的海域,如今多有聯合國及各國海軍艦艇巡防,以維護來往船隻的安全。以亞丁灣海域為例,目前在此地常駐軍艦的國家就包括各北約成員國(包括美國)、中俄日韓與印度等等。

因此,對於通行此處的商船而言,儘管本身防衛能力有限,但時時掌握巡防狀況、與相關單位保持聯繫暢通,仍能有效降低危難風險。以筆者個人行經此行道的實際經驗來說,軍艦也往往會定時用無線電系統,主動向各商船確認安全狀況;商船們也有義務回應各國軍艦的確認、並與船公司時時保持聯繫,更要將一些相關航行安全資料資訊上傳到有關單位。例如 United Kingdom Marine Trade Operations/UKMTO 等等。

說到這裡,順便提個趣聞:英國媒體報導,巡防索馬利亞的英國海軍艦艇,會大聲播放「小甜甜布蘭妮」(Britney Spears)的歌曲,據英國海軍軍官所稱,索馬利亞海盜一聽到此音樂便會「嚇退」遠離!

此外有些船公司,亦會為船隊申請合法武裝保全(此類保全得配備槍械武器等登船)保護商船,一般這些保全會在印度南方登船,再到沙烏地阿拉伯紅海一側下船,以確保船舶人員安全。

商船防禦海盜的幾種標準做法──鐵絲網、水柱與通道封鎖。圖/廖秉均 提供

亞丁灣為海盜危險區,因此在這裡會有Maritime Security Transit Corridor (MSTC)海事保全建議航道,以及高風險區域 HIGH RISK AREA / HRA (此圖為最新版本)。圖/Admiralty Data Solutions

身為船員的我,經過索馬利亞海域時永遠「睜大眼睛」

綜觀來說,雖然各國軍艦聯合協防,以及索馬利亞內亂的止歇,一定程度上讓這海域惡名昭彰的海盜案件顯著減少,但索馬利亞內部本身的問題並未根治,海盜問題也非完全消弭,所以在此區域的各國商船、漁船,仍完全不敢掉以輕心。

身為船員,當我們在經過此區域時,除了充分掌握最新資訊、按照有軍艦巡防的建議航道裡航行之外。也必然會在平日勤務之外,增加人員瞭望、進行燈火管制,同時進行上述的種種防護措施,毫不馬虎──剩下的就是時時提高警覺、留意周遭情況。

個人在經過此海域時的實際經驗是:不時仍會見到一些快艇尾隨商船,上方載有許多非洲人──但我們實在無從判斷他們是一般漁民或是海盜。

有時候他們會離船越來越近,此時對我們來說最有效的應對方法,就是採取 S 型航行近一步觀察對方是否持續尾隨,並且也是「持久戰」──雖然小艇速度較貨輪為快,但是相對的油量較低、無法長時間航行。

由於我服務的貨櫃船乾舷較高,通常「理論上」不會是海盜首要鎖定的對象,但是別忘了在索馬利亞海盜最猖獗的那幾年,例如《怒海劫》裡面 MAERSK 世界最大貨櫃船公司的大型貨櫃船,也同樣被登船劫持,所以仍始終不敢掉以輕心。

對於船長來說,「預防海盜」無比重要,因為一個馬虎不注意,可是會影響到全船人員性命的事情。而對於船員們來講,同樣必須時時一如其名地「睜大眼睛」──許多海盜小艇因為體積或天候等因素,雷達並非都能偵測到,因此目視瞭望便顯得更加重要了。

以上大致介紹了全球最惡名昭彰的索馬利亞海盜,與船員們面對海盜的應對守則,若讀者朋友有興趣,可以參考文中所列的各項資料連結,以及個別船公的「反海盜攻擊部署表」等進一步資訊(如下圖);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則會分享另外兩大國際公認「海盜之窟」的資訊,以及個人和不同國籍的船員友人,在麻六甲海域實際「遇上海盜」的經驗。

(未完待續,下篇請見此

台灣知名航運公司「反海盜攻擊部署表」。(相關部屬各家公司、船隊皆不盡相同,在這裡僅供讀者參考)圖/Master of Ever Lawful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oseph Barrientos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