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齋時分的「侏儸紀航班」──神聖的伊斯蘭齋戒月(二)

開齋時分的「侏儸紀航班」──神聖的伊斯蘭齋戒月(二)

杜拜國際機場。圖/Sorbis@Shutterstock

不知不覺,我已在中東生活了一年。

不同的是,去年齋戒月時,我仍在地面受訓,今年即將在機上迎接齋戒月的到來。

許多外國組員會選擇在齋戒月休年假,或申請五到七天的長班遠離中東。除了躲避炎熱天氣外,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齋戒月期間的生活實在太無趣了,酒吧、舞廳、俱樂部等娛樂場所都暫停營業,連抽水煙都在禁止之列。此外,多數餐廳都在日落後營業,午餐時間想叫個外賣都很困難,簡而言之,白天除了窩在家裡,實在沒別的地方好去。

對我而言,齋戒月倒是沒有太大影響,每月公司平均排定三到四個外站過夜班,實際待在中東的天數並不長。況且我聽說齋戒月期間,機上餐飲服務與平時不甚相同,公司會推出特別的 Iftar Box(註一),不只乘客喜歡,嚐過的組員也都一片好評,讓從未見識過 Iftar Box 的我期待不已。

貼心的 Iftar Box──「開齋便當」

若要將 Iftar Box 譯成中文,可稱之為「開齋便當」。

由於飛機是大眾交通工具,加上安全法規限制,無法如同餐廳以擋板區隔用餐乘客。因此,為了有齋戒需求的穆斯林乘客,公司特別推出「開齋便當」的貼心服務。

考量禁食乘客的身體健康,公司的「開齋便當」以好消化又可迅速補充熱量的輕食為主:除了基本的杯裝水與椰棗(註二),還包括一份起司三明治、優酪乳、杏桃乾夾堅果、鷹嘴豆泥(含雞肉、黃瓜、橄欖與搭配食用的薄餅)以及一甜一鹹的阿拉伯小點心:甜點口味近似台灣的棗泥糕,鹹點為炸三角酥,中間為菠菜餡,內容相當豐盛。

白天出發的航班,機上會備有大量椰棗、杯裝水與「開齋便當」。空服員發菜單時,會順便詢問乘客是否正在禁食,乘客若答「是」,我們會將專用識別貼紙貼在乘客座位上,待會送餐時,盡量不要打擾禁食的乘客。

餐飲服務結束後,我們會按乘客數量,將「開齋便當」包好,送給禁食中的穆斯林乘客,供他們帶下機食用。

也因此,在齋戒月白天期間,空服員工作起來相對輕鬆許多,可如果碰上開齋時間,那又是另一副光景了......

開齋時分的侏儸紀航班

齋戒月期間,我執勤的航班大部分是夜航,唯獨一趟巴基斯坦來回班是日航,回程還恰巧碰上日落開齋時間。

儘管座艙長頗具先見之明,在登機前已將大部分的杯裝水與椰棗放在門口,供進來的乘客自行取用,但那趟短短一個半小時的客滿航班,依舊讓所有組員忙到恨不得能長出三頭六臂來。

我可以想像禁食了一整天,乘客會有多渴多餓,可實際進行餐飲服務時,客艙的混亂狀況依舊讓我震撼不已。

「我很餓,能不能再多給一份餐?」

「給我兩杯水、一杯芒果汁、一罐汽水。」

「我要兩瓶威士忌、兩杯水、一杯冰塊、一罐可樂。」

當我服務一位乘客的同時,附近幾排的乘客都不斷揮手,高喊:"Excuse me, excuse me !"、"Food, food !"、"Water, water !"服務鈴像背景音一樣,咚咚咚響不停。

望著滿滿的客艙,每個乘客都迫不及待地盯著我與餐車,彷彿下一秒就要撲上來似的,我感覺自己彷彿置身侏儸紀公園,乘客化身為迅猛龍,我則是做為飼料的牛,將被拆吃入肚。

當然,身為辛勤飼料牛的我已有所覺悟,也很希望能滿足所有乘客的需求,奈何經濟艙組員只有 8 位,怎麼也不夠 310 位乘客瓜分啊!

試想一個半小時的航班,8 位空服員,310 位乘客,換算下來,每位空服員平均服務 39 名乘客,服務每位乘客的時間必須控制在兩分半鐘以內,否則來不及做完所有工作。

假如我們順客人心意,每個人都送兩份餐、給兩三杯以上的飲料,那我們絕對做不完所有服務,可能飛機準備降落了,還有三分之一的乘客連餐都沒拿到。

為了照顧所有乘客的權益,最後我們不得不嚴肅地對那些已經拿到餐點飲料,卻還想多要的乘客說:「先生/女士,請您先用完桌上的食物,如果真有需要,等我們做完所有餐飲服務,有多餘的餐會再送來給您。」

不過沒什麼用,我們照舊被此起彼落的服務鈴,與毫不間斷的"Coffee, coffee !"、"Chai, Chai !(茶)"、"Coke, coke ! "連聲轟炸。

下降時我們匆匆把車推回廚房,聽一個英國組員氣呼呼抱怨:「我在送餐時,一個客人連續跟我要咖啡要水要兩杯果汁不夠,還想一口氣拿四五罐可樂汽水。經濟艙桌子那麼小,哪裡放得下這麼多飲料。我好聲好氣請客人先喝完桌上飲料,有需要等會再送來給他,想不到他竟然拍椅背對我大吼:『喂!我剛開齋耶!』」

英國組員氣得臉都紅了,我們也只能安慰她,事情過了就算了,別受客人的情緒影響。

不過作為一個空服員,我可以理解同事生氣的原因。

當這位乘客要求我的同事尊重他的信仰,發揮同理心時,卻忘了他自己也沒有尊重他的同胞,並未對他的同胞發揮同理心。他只在乎自己的需求有沒有被滿足,卻忽略了機上還有 309 位同胞,與他同樣禁食了一整天,又累又渴又餓,正等著空服員送餐送飲料。

當然,教育乘客這種事,空服員通常只能心裡想想,不能真的開口。

對我來說,當下客完畢,聽到座艙長以廣播幽默地恭喜大家:「經濟艙組員們,恭喜恭喜!這趟侏儸紀航班雖然辛苦,你們都成功活下來了!」

我們互視一眼、噗哧一笑,所有的忙碌、疲累與委屈,就在這一刻,於眾人笑聲中消弭無形。

(註一)Iftar,中文譯為「開齋飯」,這稱法僅齋戒月期間使用,指的是日落後的第一餐,傳統上為集體享用。
(註二)根據傳統,穆斯林在開齋前會先食用椰棗與水。

《關聯閱讀》
伊斯蘭的「全球盛事」齋戒月今天開始──我在土耳其,經驗這一切
在全球最多穆斯林的印尼,齋戒月爭議中,我看到了尊重與包容

《作品推薦》
「入境要隨俗」,中東大城難忘的「開齋飯」初體驗──神聖的伊斯蘭齋戒月(一)
高空中的伊斯蘭風景──我在中東航空服務的機上初體驗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orbis@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