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要隨俗」,中東大城難忘的「開齋飯」初體驗──神聖的伊斯蘭齋戒月(一)

「入境要隨俗」,中東大城難忘的「開齋飯」初體驗──神聖的伊斯蘭齋戒月(一)

我在炎熱的六月抵達中東,隔週便開始伊斯蘭教一年一度的神聖大事──「齋戒月」(Ramadan)。

按伊斯蘭曆計算,每年第九個月為齋戒月,自新月出現的第一天開始齋戒,直到下一次新月出現才結束。齋戒月期間,除老人、小孩、孕婦、病人、旅人、生理期間或哺乳中的婦女外,所有穆斯林都須遵守戒律,在日出到日落這段時間完全禁食,連水都不能喝。(性行為與吸菸同樣在禁止之列)

那時才剛開始受訓,所有講師都諄諄告誡我們這些新人,入境要隨俗,哪怕是外國人也要尊重當地文化,不在公共場合飲食、白天出門要注意衣著,尤其女性應避免穿短袖短褲短裙,最後還附上一段故事警惕大家:

某位外國青年在齋戒月期間來中東旅遊,他不知道齋戒月的戒律,上了計程車,扭開礦泉水咕嘟咕嘟喝起來,司機二話不說,立刻把他載到警局交給警察,青年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好在警察諒解他是外國人,沒有多加為難就放他走了。

故事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很肯定的是,沒人想在頭一個月就去警局報到。所以假日出門前,我不忘先問問第一個認識的朋友,也就是宿舍大廳警衛,請他看看我的衣著是否妥當,待他舉雙手姆指表示完美,我才安心出門。

然而,很快我就發現,齋戒月最大的挑戰並非「衣著尺度」,而是白天禁止飲食這項戒律,影響了餐廳與許多商家的營業時間。長年以來被台灣便利商店寵壞的我,感到諸多不便。

某天早上,我發現包裝水(註一)喝完了,打給附近的印度雜貨店卻無人接聽。跑去店門一看才知道,齋戒月期間,開門時間由原本的上午七點改為中午十一點,我只能無奈回到宿舍,默默忍渴,直到兩小時後雜貨店開門,才請店員送水過來。

還有一次,我和受訓同學相約去逛「世界最大的購物中心」。

購物中心真的很大,宛如迷宮一般,我們在裡面逛了兩個多小時,中間幾度感到口渴,只能躲進廁所喝水。當我們走累了也餓了,想找地方坐下吃飯,卻發現餐廳全數休息,要到日落後才營業。

我們依循指標,走了近半小時才找到服務台,詢問後得知只有一處美食街開放客人用餐,我們只得再花上半小時走去美食街。到了美食街,發現入口處架設了幾座高大擋板,正是一個小時前我們經過卻以為在關閉整修的地方。擋板的用途其實在遮住裡頭用餐的客人,避免影響齋戒的穆斯林。

齋戒月結束後兩天,我再次光顧購物中心,去日本書店買書。

傍晚離開時,竟遇上捷運實施流量管制,我困在捷運連通道內,前方排隊的人龍長得看不見盡頭,還有不少配槍的維安軍警,在現場維持秩序、動線以紓解洶湧人潮。

原來齋戒月結束後,會有為期三天的節日 Eid al-Fitr,中文稱為「開齋節」。為慶祝齋戒月結束,穆斯林會早起出門團拜,與親朋好友聯絡感情。因此連假期間,市區知名的購物中心、觀光景點與捷運要站,全部人滿為患,萬頭鑽動之盛況堪比跨年。

排了足足一個多小時,我終於擠進站裡,夾在人群中苦苦等車......列車不斷經過,短暫開門又迅速駛離,車廂內滿滿都是人,外頭的人想擠都擠不上去。

最後我決定放棄,與附近幾位女性一同改搭計程車,總算順利回到宿舍。

默默告訴自己,來年的齋戒月絕不要輕易出門。
 
中東「開齋飯」初體驗

我這個非穆斯林,都能體會到齋戒的辛苦與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實在很難想像,信仰虔誠的穆斯林們如何能夠持續一整個月在白天不吃不喝的狀態下,照舊工作維持日常作息(註二)

於是某天,我忍不住向班上唯一的穆斯林同學,來自埃及的穆罕默德,詢問心底的疑惑:「一整個月白天都不能吃喝,不是很辛苦嗎?你怎麼撐下去的?」

穆罕默德說:「頭三天最辛苦,一旦撐過三天,身體適應之後,就不會覺得那麼難受。」

「如果有穆斯林撐不住,破戒了怎麼辦?我是指在伊斯蘭教信仰中,這算不算是犯了罪(crime)呢?」

記得當時我用的單字是 crime,穆罕默德聽了很嚴肅地糾正我:「不是犯罪,而是罪孽(sin)。」

因為他這副嚴肅神情,我以為自己冒犯了他的信仰,嚇得之後再不敢問他任何與宗教相關的問題(後來才知道,穆斯林即便破戒飲食,只需在齋戒月之後補齊相應天數即可)。

不過,好奇寶寶不只我一人,班上多數同學和我一樣,都是第一次來到中東,對當地文化感到既陌生又新奇,於是在大家要求下,穆罕默德決定帶我們去正統的埃及餐廳,體驗齋戒月期間獨有的「開齋大餐」──Iftar(註三)

我們在晚上七點半左右抵達餐廳,餐廳內人聲鼎沸,每張桌上都擺滿了生菜沙拉、鷹嘴豆泥(註四)、醃橄欖、中東泡菜與客人事先預訂的料理,上頭包覆著錫箔紙,防止熱氣散逸。

我們徐徐入座,加入聊天行列,與眾人一起等待日落來臨。

當清真寺的祈禱聲響起,宣告著夕陽落下,已屆開齋時分。餐廳裡,眾人有志一同地忙碌起來,拆錫箔紙、倒飲料、相互傳遞菜餚,舉杯慶祝這場開齋盛宴。

一時間,餐廳靜默下來,只有杯盤刀叉的碰撞聲不絕於耳。

侍者來回穿梭送上熱騰騰的口袋餅,在穆罕默德指導下,我學習用正統的埃及吃法,將主菜烤雞胸肉切碎,搭配香菜與鷹嘴豆泥一起夾入口袋餅,享受多層次的口感。

只一口,我就愛上了鷹嘴豆泥。

香醇柔滑的鷹嘴豆泥與熱騰騰的口袋餅是完美搭配,使人欲罷不能,拿起一張又一張餅,沾著鷹嘴豆泥吞下肚。
 
補記(傷心的題外話):老外的 Go Dutch 和我想的不一樣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侍者送來帳單,上頭以筆潦草寫著我們一行十三人的消費總額。

這下可複雜了,因為每個人點的主菜不盡相同,有些人點飲料,有些人則否,還有人額外加點主菜、湯品或甜點,錢要怎麼計算可是個大問題。

穆罕默德搔搔頭,不知如何是好,我和泰國同學、馬來西亞同學都還記得自己所點的主菜價格,正要報給他時,葡萄牙同學開口了:「直接均分吧(Let’s go Dutch)!這樣既簡單又公平。」

穆罕默德鬆了一口氣,說:「這樣是簡單多了,那我將總金額直接除以十三,大家都沒意見吧?」

眼看幾位外國同學或聳肩或點頭表示同意,我和泰國同學、馬來西亞同學互望一眼,沒吭聲(我們三人都選便宜的主菜,未加點其它東西)。

過去在台灣和同事、朋友聚餐,大約只有吃合菜或鍋物料理會採取均分制,若是這類各自單點主菜或套餐的消費方式,結帳時多半各付各的,我從來沒想過老外的計算方式如此不同。

於是在葡萄牙同學這句既簡單又公平的 Go Dutch 之下,我要付的錢竟比原本應付的價格高出一倍以上。

中東居,大不易啊!想我初來乍到,頭一個月的薪水不過台幣兩萬元左右,這裡的物價卻高出台灣好幾倍,我就是想省錢才點便宜的主菜,萬萬沒料到還得倒貼。

儘管內心淌血,卻不想被老外瞧不起,在背後說亞洲人/台灣人就是小氣,我與泰國同事、馬來西亞同事一聲不吭付了錢,讓這美好的開齋飯初體驗畫下一個深刻的句點。

(註一)這裡的民生用水主要為海水淡化,據說長期飲用對身體有害,因此居民普遍購買包裝水。
(註二)齋戒月期間,穆斯林照常上班上課,不過,考量到員工身體狀況,許多公司會縮短工時。
(註三)Iftar,中文一般譯為「開齋飯」,這稱法僅齋戒月期間使用,指的是日落後的第一餐,傳統上為集體享用。
(註四)鷹嘴豆泥(Hummus),為中東地區的傳統食物,將鷹嘴豆磨成泥,混和芝麻醬、橄欖油、檸檬、大蒜等材料所製成的料理,常作為前菜或沾醬,可搭配烤餅、蔬菜與烤肉一起食用。

《關聯閱讀》
伊斯蘭的「全球盛事」齋戒月今天開始──我在土耳其,經驗這一切
當中國「禁齋加深對中華傳統文化認同感」,我在日本與朋友一起禁食──我失敗了,卻學到更多

《作品推薦》
高空中的伊斯蘭風景──我在中東航空服務的機上初體驗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atiekk@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