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荷蘭海牙,連續四年幫學生們「上課」介紹台灣──不用出國,世界就在你的教室裡(荷蘭篇)

我在荷蘭海牙,連續四年幫學生們「上課」介紹台灣──不用出國,世界就在你的教室裡(荷蘭篇)

時光飛逝,轉眼間又到了歲末年終的時候──這也表示人在荷蘭的我,得開始準備參加新一年度的「The World in Your Classroom」,這一個在海牙的志工計劃。

「The World in Your Classroom」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的志工計劃,由荷蘭海牙市政府出資合作,邀請在海牙居住生活,來自不同國家的外籍人士,到荷蘭的中學(荷蘭的教育系統中,可以是 11 到 17 歲),介紹自己國家的文化、風土、食物,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主題──

今年,是我第四年參加這個志工計畫,應該可以算是「經驗豐富」。

記得第一年參加的時候,本來覺得應該很輕鬆,就去學校簡單的介紹一下台灣就好。沒想到報名之後,就收到一封志工培訓的邀請。培訓的時間約兩到三小時,是在平日的晚上,講師是專門輔導荷蘭教師的專門顧問,而內容主要是教導志工,如何設計一堂完整的課程,以及各種不同的教學方法。

除此之外,計畫也會讓參與的志工了解,在學校講課的時候,可能會碰到的各式狀況,讓來自不同國家、專業領域的大家,對於到學校講課這件事,能夠有更好的準備。

志願者培訓課程。圖/Reza Mirkarimi


第一年上場的準備,其實有點困難,因為可以講的內容太多,在短短的 45─50 分鐘之內,很難取捨。最後我決定用台灣觀光局的影片當骨幹,主要介紹自然、文化和食物這三方面,此外再加上一些台灣跟荷蘭相關的歷史連結,做為整個課程的內容,連講三堂「台灣課」。

第一年的三堂「台灣課」

當年我被分派到 VMBO 體系的學校(比較像台灣的高職),所以學生的課業表現相對沒有那麼好,英文的程度其實也沒有很 OK(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畢竟當初我認識的荷蘭朋友,英文程度都還不錯)。而當我到了學校的當天,課堂的老師才對我說,其實在這個學校,部分學生來自問題家庭,家長靠著社會福利度日,造成小孩也沒有努力的目標。她很希望藉著這個機會,讓小朋友看看不同的世界,或許能讓他們有些不同的啟發。

第一堂課是蠻有挑戰性的,學生是一群機械科的男生。想當然爾,國中小男生當然就會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把戲:愛講話、裝酷、低級笑話之類的;但其實你很快就可以發現,其中還是有學生很認真的想了解更多,努力的用他們不是太好的英文,想跟你討論以及問問題,最後整體來說課堂氣氛還算可以。但說實話我當時有些失望,畢竟原本期待能有更多的互動;不過後來老師說,有個印度人來這班上課,卻被這群搗蛋的男生欺負,所以我想我還是應該感恩才對⋯⋯

第二堂跟第三堂課是在同一天。經過了第一堂的「洗禮」之後,個人的期望也稍微有點調整。但第二堂課的反應好得讓我驚喜(或許是不只有愛鬧的男生吧⋯⋯):小朋友感覺非常的有興趣,互動也很好。上完課後,自己有一種很開心充實的感覺,而老師也覺得十分滿意。至於第三堂課,就回歸到只有男生的班級,整體來說就一般(大概就是在第一堂跟第二堂中間的感覺)。

更具深度與互動的第二年課程

對我來說,這是個很有趣而愉快的經驗,所以過了一年想都沒想就決定繼續參加。但是因為第一年學生的英文程度,跟我的荷文程度差不多爛,互動的機會實在是非常有限,所以我就問了主辦單位,是不是能夠安排我到英文好一點的班級,讓我可以和學生有多一點互動。

於是我幸運地被安排到一個雙語教學的學校,學生有一定的英文程度。因此我也稍微的更新了一下去年的課程內容,增加了一點深度。更先問了一些去過台灣的荷蘭朋友,他們覺得台灣有趣的地方在哪裡。

他們有些觀點,我覺得蠻有趣的:像是有一個做城市規劃的朋友,發現台灣有很多的騎樓可以躲雨,但同樣多雨的荷蘭卻沒有;還有另外一位荷蘭朋友,非常懷念台灣的早餐店(荷蘭人傳統大部分幾乎都在家吃完早餐才出門)。

課程當天其實蠻順利的,學生的英文程度很好,事前給他們的小作業也都有完成。整堂課下來問了很多問題,甚至連台灣跟大陸的政治問題都問了!讓我覺得非常開心,自己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台灣這塊土地。

挑戰為 11─12 歲的荷蘭小朋友介紹台灣

而去年(2017)最新的一輪課程則又是不同的挑戰,課堂的學生是 11─12 歲的小朋友,大概有 30 位左右。因為年紀和英文程度的關係,我把課程內容變得生活化而且簡單一些,並且穿插不同的課堂活動,讓小朋友們能夠更容易進入狀況。不過當天情況還是有點失控:或許是因為太興奮的關係,當天大家都非常的愛講話,問題也一堆,所以有些混亂,連課堂的老師都很驚訝(據說平常的秩序算不錯)。

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她們的好奇跟熱情,雖然對台灣幾乎完全不了解,還是跑出來不少千奇百怪的問題:其中最讓我驚訝的是,有個小男生問說,台灣是不是有個「廁所」相關的主題餐廳?問他說怎麼會知道,他說他好像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我只能尷尬的說有,然後讚嘆行銷手法的成果,跟網路世界的無遠弗屆了。

這幾年的志工經驗下來,大概發現每年都會有些趣事:像我跟小朋友說,我要回家的話要坐超過 12 小時的飛機,他們的反應跟表情都是"WTF?!";還有幾乎每年都有人問我說「台灣人吃狗肉嗎?」,最後我的標準回答就變成"We eat a lot of things but not everyone eats everything"。而當我告訴他們像華碩、宏碁、捷安特等知名品牌,都是台灣的公司時,小朋友也都很興奮的分享,他們或家人也有這些品牌的商品,實在是很可愛。

當然,大部分荷蘭人對台灣的了解實在是很少,但有時候我覺得,連我們自己身為台灣人,都不知道自己土地的故事,所以能夠向全世界的人介紹自己的國家,並且藉由這樣的過程,進一步了解自己的土地,對我個人來說真的是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也是為什麼我願意連續四年都參加這個計畫的原因。

然而,在最近台灣滿滿「國際觀」的討論下,這樣一個「國際化」又在地的志工計畫,似乎是可以讓小朋友走向國際的一個不錯開端。

我更好奇這樣有意義的計畫,究竟是怎樣成型的。因此,我特別訪問了這個志工計畫的執行人 Lucie,進一步的了解「The World in Your Classroom」。

下篇:「不用出國,世界就在你的教室裡」,荷蘭怎麼做?──專訪The World in Your Classroom執行人Lucie(專訪篇)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he World in Your Classroom(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