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老闆只願意出香蕉,有想過你是不是猴子嗎?
圖片

身為一個在海外打拚多年的台勞,看到最近這幾年想出國工作,逃離「鬼島」的人似乎越來越多,心中有點感慨。許多人把這樣的情況,通通歸咎於「慣老闆」們,造就了過低且沒有成長的薪資水準,而身為勞工一員的我,也的確部分同意這點。

但換個角度想想,假設你是資方的話呢?

老闆們既不笨,也不是慈善家,就算是再佛心的老闆,願意給的薪水理論上均不會超過員工能夠替公司增加的產值。也就是說:你的薪水,理應會是你能替公司賺到的錢的函數。

而「老闆分太多,員工分太少」,是多數人批評「鬼島」職場不公的「共識」,過去我也對這點深信不疑。但在某個偶然的機緣下,我發現自己目前所在部門的資產管理規模,竟然跟台灣前幾名的投信公司不相上下,說實話這很讓我驚訝,也激發了我下面的分析:

投信業單位員工產值,台灣遠不及荷蘭

我現在於荷蘭的工作,是在投信(基金)公司負責投資分析,假如你不太熟悉投信(基金)公司,其營業模式其實不難理解:替投資人管理資金,按照管理資金的額度,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和手續費──所以多數投信公司營業額的高低,主要跟資產管理規模大小有關。至於成本方面,主要的成本則落在人力成本和系統上。

我查了一下荷蘭和台灣前幾大投信公司的資產管理規模和員工人數資料,做成了下面的圖:圓球的大小和中間的值,代表其資產管理規模(單位為億美元),橫座標是員工人數,而縱座標則是平均每個員工的資產管理總額。

資料來源:詳見備註。表/台客 J 製作


首先從圖中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兩國資產管理規模的差距十分巨大:荷蘭前幾名的投信公司,其資產管理規模,至少是台灣最大的本土投信元大投信(資產管理規模約 100 億美元)的 20 倍。

有鑒於荷蘭金融業的發達,這樣的情況或許不算太意外,對我來說,更值得討論的,是平均每位員工的資產管理規模:台灣的投信公司,平均每個員工貢獻的資產管理規模(縱座標),要低於荷蘭的投信公司許多。

也就是說,台灣投信公司平均每位員工的產值,遠遠不及荷蘭投信公司的員工。這樣看來,身為員工的你,怎麼能要求老闆把薪水,提高到歐美的水平呢?

單看金融業有其盲點,卻點出台灣企業與人才競爭力的困境

當然只討論「投信」這個行業,並不能代表各行各業的情況:畢竟投信公司的固定成本(人力和系統都是)比例高,所以規模經濟的效益,也比其他的行業要顯著。

但這樣一個簡單的分析,或許能讓企業重新思考:為什麼我們員工的單位產值不如其他國家?是因為員工的效率不好?企業缺乏規模?還是經營者的方向出了問題?

而企業要如何提高員工的產值,使得其薪資水準也能同時提升,或者,針對企業內「缺乏競爭力」的員工,是否因為評量標準的偏誤,造成薪資等資源分配不均,更是值得政府和民間探討的議題。

另一方面,就勞工而言,看到這樣的分析,或許我們也可以思考一下:在我們抱怨老闆只願意出香蕉的時候,可曾想過自己是不是猴子嗎?

尤其是在現今這個人才流動全球化的時代,你的競爭者,絕對不單只有台灣島內的 2,300 萬人而已。

當然我相信,台灣還是有很多傑出的朋友,可能只是沒有適當的環境讓他們發揮。但如果你有自信,能夠跟全世界的人才競爭,我想大可不必把自己侷限在大家口中所謂的「鬼島」,畢竟,國際的舞台是很大的。

然而,也請別忘了,更大的舞台與更好的機會,背後現實的競爭與廝殺,只會更加激烈,若沒有堅強的實力與不怕挫折的韌性做後盾,即使換一個環境,迎來的也絕非一片光明的坦途。

備註:荷蘭公司資產管理規模及員工人數資料來源為公司網站。台灣公司資產管理規模資料來源為「SWIFT 簡報資產管理的效率提升及案例研究(作者黃婷欣)」,員工人數資料來源為 104 人力銀行公司簡介(除元大投信來自其公司網站)。

《關聯閱讀》
為什麼這裡的勞資雙方,可以坐下來好好談?──淺談奧地利引以為傲的「社會夥伴制」
勇於挑戰慣老闆、大財團的「澳洲羅賓漢」──公平正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作品推薦》
「一個打十個,Amazon你要逼死誰啊?」──再談電商巨頭,如何強勢改變你的逛街習慣
「一個打十個,Amazon你要逼死誰啊?」─電商巨頭收購有機超市,為何造成全美超市大震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Greg Wass CC BY 2.0、表/台客 J 製作

作者大頭照

台客 J/台客 J 的橘色筆記

台客J,100%土生土長的台客。二十五歲前從未踏出亞洲,卻在2009年前往荷蘭留學,進而在這個低地國展開冒險。目前在荷蘭知名金融機構從事投資分析工作,過著台勞打工仔的生活。
更幸運的有個會說中文的可愛荷蘭老婆,是個不折不扣的荷蘭女婿。這個台客希望能用在地的眼光,加上中年男子的碎念功力,讓大家加減感受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臉書專頁:台客 J 的橘色筆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