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人看似低工時的背後,那些數字沒告訴你的事

荷蘭人看似低工時的背後,那些數字沒告訴你的事

最近讀到這則《中央社》新聞〈台灣勞工環境持續改善 工時條件優於美日韓〉,相信大部分的讀者,可能都把目光放在下面這兩段「重點」:

若觀察 106 年台灣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及其夥伴國的受僱者工時過長比率,也可發現,台灣工時過長比率 5.9%,仍略高於 OECD 中位數 5.5%,與 OECD 會員國及其夥伴國比較,在 41 國當中排名第 22 名。

不過台灣工時過長比率 5.9%,仍比美國 11.1%要低,且遠低於亞鄰的日本(17.9%)及南韓(25.2%)。

但是我自己覺得最有趣的,反而是這一句:

整體而言,106 年工時過長比率以俄羅斯 0.1% 最低,瑞士及荷蘭居次,均為 0.4%。

過去就曾在網路上讀過不少將荷蘭評為「勞工天堂」的言論,而本篇新聞也特別指出荷蘭工時過長(週工時超過 50 小時)的比例只有 0.4%,不知情的讀者大概會覺得荷蘭的勞動環境,果然很「先進」,但實情卻可能與你想得不太一樣。我在荷蘭工作將近 10 年,加上一直都有在寫部落格,所以對於荷蘭的勞動市場有一定的了解,為免讀者誤會,希望能透過本文,釐清那些「數字沒告訴你的事」。

低工時背後,是大量兼職者

在荷蘭走跳一段時間的人應該都知道,兼職在荷蘭是非常非常普遍的一件事,一個禮拜只工作 3、4 天,是再正常不過。所以即便目前荷蘭法定的一週工時為 36 小時,但是勞工的平均工時,卻只有 29 小時。

荷蘭統計局資料。圖/台客J 製表

但如果進一步的把兼職跟全職的工時分開來看,佔將近 55% 勞工比例的兼職勞工(以職缺計),平均工時(含有薪加班)只有 20.3 小時;但是佔約 45% 勞工比例的全職勞工,平均工時(含有薪加班)則是 39.7 小時,跟在台灣一般認知的一天工作 8 小時,或是跟主計處 2017 年統計的平均週工時數字(42.3 小時),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謎之聲:荷蘭統計局這裡的工時不包含無薪加班,相信我,這件事在荷蘭絕對有可能發生⋯⋯)這樣看來,在只有不到半數的人有全職工作的荷蘭,超時工作(週工時超過 50 小時)的比例只有 0.4%,好像也不是太奇怪了。

說到這邊,應該會有人說,能夠有一個兼職如此普遍的勞動市場很好,這樣勞工能夠更彈性的安排生活。的確,在兼職普遍的荷蘭,勞工在工作與生活的調配上較為自由,但也不代表這樣的制度,就沒有它的問題。

全職轉兼職者多女性,壓力、工作量不減反增

其中我個人覺得最大的問題,是男女性工時的極大差異。根據荷蘭統計局的資料,荷蘭男性從事兼職工作的比例只有 34%,也因此週平均工時(33.3 小時)較高;但荷蘭女性有將近 8 成從事兼職工作,週平均工時只有 24.3 小時。

荷蘭統計局資料。圖/台客J 製表

荷蘭統計局資料。圖/台客J 製表

這樣的情況,美其名是讓女性能夠兼顧家庭和工作(謎之聲:男性就不用兼顧嗎?),但就我這幾年的觀察來看,荷蘭兼職普遍的勞動環境,其實對許多充滿事業心的女性朋友們,產生非常大的壓力

一但開始組成家庭有了小孩,就會面臨一種無形的壓力,因為社會期待女性會從全職轉為兼職來「兼顧家庭」。而這對女性的職涯發展,其實是非常不公平的。畢竟就某些工作性質來說,兼職的工作選擇,多少還是會有所限制,對於職位升遷來說,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甚至聽到不少從全職轉為兼職的女性朋友抱怨,雖然工時變少了,工作量卻沒有相對的減少,唯一隨著工時減少的只有薪資,好像是一種變相的減薪。

小結:比起不當比較,更應釐清問題

寫到這裡,雖然我自己也是「數據派」的信仰者,但僅把統計數字當成唯一的真理,而忽略了背後的社會文化、產業節構,很多時候也只是拿蘋果跟橘子比,說實在的意義不大。能理解問題背後根源(例如台灣過長的工時,可能是因為沒有辦法比主管早下班,或是因為「無限責任制」,而導致的低工作效率),進而試著學習或改變(減少官僚文化或是更合理的資源分配),可能要比單純的喊喊口號,說我們「如何優於別人」,要來得有意義多了。

執行編輯:邱佑寧、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