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全因荷蘭教會 24 小時不斷電祝禱?──媒體部分報導,讀者如何了解全貌?

奇蹟!全因荷蘭教會 24 小時不斷電祝禱?──媒體部分報導,讀者如何了解全貌?

相信前陣子,有不少台灣的朋友看到「期待聖誕奇蹟出現,荷蘭教堂 24 小時不斷電祝禱護難民」等相關報導。這個庇護行動從去年 10 月底開始,目的是為了不讓來自亞美尼亞的 Tamrazyan 一家被遣返出境,他們已經在荷蘭停留 9 年,而且用盡所有尋求庇護的途徑。只要祝禱活動持續進行,遣返相關的政府人員就不能逮捕這一家。

雖然許多人期待所謂的「聖誕奇蹟」並沒有出現,但這項從 10 月底開始的行動,在 1 月底時已經劃下句點。主要是因為荷蘭政府的各黨派,針對兒童難民赦免(Kinderpardon)達成協議,將有 700 個難民兒童的案件會被重新評估,預計 90% 的人都能夠繼續在荷蘭生活。因此在海牙教會的 Tamrazyan 一家人,應該是可以順利地留在荷蘭。

這樣的好消息,被不少國際傳媒報導,台灣的媒體也沒有缺席。而我看到絕大部分的報導,都聚焦在「教會祝禱活動成功,使得 Tamrazyan 一家人留下」這件事上。因為一直都有在關注這個新聞,我跟老婆講到(台灣)媒體報導的時候,才知道這項所謂「奇蹟」,還有一些背後的故事。

在海牙教會的 Tamrazyan 一家人,應該能順利地留在荷蘭。圖/#tamrazyan@Twitter

兒童難民赦免,並非新聞

所謂的「兒童難民赦免」,在荷蘭其實並不是個新的議題:早在好幾年前,荷蘭政府就開始討論這個問題,也有兒童因為害怕被遣返而逃跑,最後得到荷蘭司法部主管難民收容的國務秘書裁定可以留下的案例。

然而這樣的燙手山芋,在荷蘭政府各黨派間一直存在歧見:反對的政黨認為法律必須維持,也擔心小孩成為家長為了取得難民居留權的手段;贊成的人則認為無辜的兒童不應該承受家長和司法系統的問題,進而產生對他們身心的負面影響。因此,雖然一直有兒童難民赦免的相關法規,但因為規定過於嚴格,使得許多兒童還是免不了被遣返的命運。

荷蘭的節目主持人 Tim Hofman 曾為了這個議題拍了一個紀錄片《滾回你自己的國家》(TERUG NAAR JE EIGE LAND):其中有在無數個難民收容所住過,面臨遣返危機的 9 歲男孩 Nemr、已經被遣返回烏克蘭的 Andropov 一家人、罹患癌症還是可能被遣返的青少年 Kingsley,還有荷蘭各黨派政治人物對這項議題的反應等等。

反對黨讓步的關鍵:公民連署

因為 Tim Hofman 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深感挫折,便決定發起一項公民連署請願「自 2013 年起的兒童難民赦免法規,96-99% 的申請案件都被拒絕,主要是因為增加了『合作標準』(meewerkcriterium)的規定,這是在之前的法規下沒有的情況。所以他們希望在更完善的移民法規完成之前,政府能夠採用舊的法規,並讓現有約 400 個符合兒童難民赦免資格的小孩,能夠順利地留在荷蘭。」

原本只需要 40,000 人連署就能成案的請願,到 1 月的時候已經有超過 250,000 的連署人數,加上部分反對黨的支持,讓荷蘭政府感受到相當大的壓力,而這也應該是驅使荷蘭政府中反對兒童難民赦免的黨派願意讓步,讓 Tamrazyan 一家人有機會留在荷蘭的關鍵原因。

「教會影響力」,被過度聚焦

從台灣朋友針對這則報導的留言中,發現很多人都稱許該教會的行動,也拿來跟近來反對同性婚姻的台灣教會比較;同時還有網友表示:如果 Tamrazyan 一家人不是基督徒,而是穆斯林的話,他們還會受到教會甚至社會這樣的關懷嗎?

我們的確不能抹滅該教會在這項救援祝禱行動上展現的人道精神,但具有人道關懷的教會,常常還是可能因為傳統,不友善的對待特定族群。像最近在荷蘭,有約 250 名新教教會的代表人士,簽署了反對同性戀的 Nashville Statement。此外,難民移民的議題,常常因為族群和宗教,讓本來就已經很複雜的情況,變得更加難解,並非如此「非黑即白」。

此次事件,確實因為教會的祝禱活動佔盡版面,而在兒童難民赦免的宣傳和輿論上,給了荷蘭政府更深一層的壓力。但是荷蘭政府針對兒童難民赦免讓步,真的只是單純的因為教會的努力嗎?

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超過 250,000 名民眾的公民連署,對這項議題才是有絕對性的影響力的。而大多數媒體只把鎂光燈放在教會祝禱活動的成功,卻沒有提到這項成功的公民請願活動,讓讀者們無法了解整個事件的全貌,不免有些偏頗之虞。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amrazyan@Twitter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