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們「或許」應該開會,「可能可以」再討論一下──北京v.s.多倫多,「東西方職場」的十個文化差異

明天我們「或許」應該開會,「可能可以」再討論一下──北京v.s.多倫多,「東西方職場」的十個文化差異

「文化差異」是什麼?

儘管全球化趨勢持續,各國地理的界線正逐漸被打破,但當在國際職場上,「東方人」遇上「西方人」時,彼此的文化脈絡仍有許多不同之處──無論是談判也好、管理也好,若未充分了解對方的職場文化,溝通成本便會相對提高,甚至因此出現不必要的意見分歧。

不同的文化思想,會衍伸到對工作甚至職涯上,形成不同的期待和運作模式。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東方」或「西方」誰比較優越,多數情況下,只是價值觀的不同而已,各有利弊。

只要隨時讓自己保有彈性,在適當的時機,做適時的調整,並且充分與對方溝通及維持基本尊重,相信在工作上,與跨國團隊共事,絕對會多出許多的樂趣。

舉一個小例子:前陣子我們在舉辦顧問交流聚會時,請每位顧問先上台作自我介紹。當歐美顧問上台時,講到自己的故事往往是侃侃而談,欲罷不能;當輪到亞洲顧問上台分享時,卻顯得比較害羞、靦腆,並且體貼地擔心佔用大家太多時間,重點講完,就趕緊將克風遞給下一位。

以下就透過我們的一位學員 David,從他分別在中國北京新創公司與加拿大多倫多企業工作經驗中,觀察到的十大「東西方職場文化差異」:

一、時間不等人,立即啟動備戰狀態

David 剛開始在北京工作時,曾經有段時間就坐在辦公桌前自己找事情做。當開口詢問時,主管卻給了他「小而無挑戰性」的工作──原因是他們希望給新人一點時間先熟悉辦公室環境,所以不給太多的任務。

而在多倫多,第一天上班的 David,早上才剛結束辦公室的參觀、與同事相互認識的程序,緊接著就被主管交代了許多任務;而 David 也很快地學習到,該如何處理工作上的優先順序。

二、不分位階,通通是好同事

David 在北京工作時,發現在他所處的公司中,上級對下級的姿態比較少。工作環境是相當寬敞的, 一眼望去,就能平視整個辦公空間。老闆的辦公室雖然是獨立的,但所有人都歡迎進入,而老闆也會時常經過他的辦公桌和他談天;安排會議也相當自由,低層員工可以自由的依需要安排和高層開會。

雖然說多倫多的公司也有相當扁平式的工作環境,但和北京相較而言,David 發現當他要和主管開會時,會時常遇到難處;相比之下,多倫多的工作環境反而是相對垂直的。

這回聽到的「公司文化」與一般人對兩地認知的差別非常大,所以他也特別補充說明:事實上,「職場文化」和公司規模、所處產業都有關係,一般來說,加拿大的外商組織上仍然偏向扁平,只是在這兩個案例中互相比較而言,多倫多稍微偏權威一些──但從這個案例比較中也可看出,北京由於近年成為所謂「互聯網創業」的中心,在組織文化和辦公環境上,有許多的新創企業,正快速向歐美相對扁平、開放的辦公室文化看齊。

此外,其實這也點出了所謂的「東西方職場文化差異」,如今越來越是一個「相對」而非「絕對」的概念,在各國的新創企業中尤然。

三、敢作敢當,有話直說

或許是由於亞洲人通常比較「顧面子」的關係,David 進入職場一段時間後,竟然從來沒有從上級主管收到負面的批評或指教,反而是與同事聊天中,才得知主管對其部分表現的不滿。職場上,正、負面回饋其實是同樣重要的,但北京的主管或許是「體貼」,為了顧及他的「面子」,時常間接透過同事間私底暗示、提起。

而在多倫多,當 David 第一次送出他的報告時,他把所有搜集到的數據,按照自己的方式來撰寫報告,卻忽略了他原本應該遵守的格式。送出的當下,主管馬上「很不給面子」地批評並退回,讓他知道應該遵守公司制定的格式。雖然說這只是個小小的負面回饋,但卻非常即時地讓他知道哪裡可以調整,繼續在對的方向上,將任務完成。

四、該給你的自由,就讓你盡情揮灑

David 分享到,自己在北京的公司中,只有兩台電腦是有網路權限的──而這兩台都是經過監視審查的,並且所有的社交網站一律禁止登入。公司的理由是:為了不讓員工因為社交網站而分心。

在多倫多,跟北京的職場文化非常不同──員工反而是被鼓勵多花點時間在網路上的,尤其特別是「社交網站」。公司甚至還設計了有關社交網站的「員工教育訓練」。

雖然說「上班逛社群網站」一開始讓他很不習慣,但透過適當的方式,反而可以即時了解不少商業上的熱門議題,同事間也能從彼此互動過程中,激發創意。

在多倫多,跟北京的職場文化非常不同──員工反而是被鼓勵多花點時間在網路上的,尤其特別是「社交網站」。圖/LightField Studios@Shutterstock


五、團隊合作、互相幫助

在多倫多,David 常提出很多對報告的建議或修改方式。如果說,同事在文件上需要他的協助,他就會提供額外的資訊或文件,寫上可以修正的一些細節。過一段時間後,同事會在協作報告上,給他權限去直接增加或修改未完整的文件內容。在這樣的工作氛圍下,彼此信任、互助合作,頗能提升團隊的向心力。

在北京,當 David 被要求去協助一份未完成的報告時。他一樣會多準備一份文件,給負責這份報告的同事當作參考──但到了最後的提案中,成員名單中並沒有出現他。在這邊,「權責分配」相當分明,即使同事有協助一部分,功勞最終還是歸給同一位主管、負責人。

六、發揮長才的接力賽

David 在北京工作時,一份企劃中並不會特別標示出負責的人員,因為所有的人都有盡一份心力,創造出最後的結果。David 最後會將英語的企劃收尾,提供給客戶;因為與其他同事相對而言,David 的英文是相對強項,同事們會放心的交給他,讓他發揮他的專長。

反而在多倫多工作時,一份企劃中,則很少會看到團隊一起合力負責完成一份企劃案;即便 David 會提供一些研究整理的結果,但他們只會當作教練給的方向與指引,就如護士只會在醫生身後協助開刀,而不會在身旁全程參與手術細部過程。

七、工作就是樂在其中

北京辦公室的工作風氣是讓員工在上班時間,必須非常專注在完成任務上,所以氛圍比較嚴肅一些。講到社交的部分,則是盡量安排在非上班時間。

在多倫多,雖然說同事們對於工作一樣相當嚴謹,但平時的同事相處相對輕鬆,如果需要討論正式的工作內容時,他們會透過會議的方式來執行。在平常的工作環境,氛圍比較沒有那麼嚴肅,也多了充電腦袋的機會──偶爾講講笑話,放鬆一下心情,再繼續奮戰。

八、說到做到,如期舉行

在北京,當同事說:「明天我們可以在會議上討論這些」時,其實背後的語意往往應該解讀成:「『或許』我們在明天(或其他日子),『可能可以』召開一個會議討論這些。」──事實上,明天到底開不開會,討不討論此議題,仍是個不定數。

他觀察,也許是因為文化的關係,亞洲人通常「腦袋想的」和「實際說出來」的意思,會有出入──例如說話者只是因為當下不想否定別人或拒絕他人而先「表面答應」。但是到最後,雙方都有默契,彼此還是保有「反悔的彈性空間」。

反觀在多倫多,如果是同一句話:「明天我們可以在會議上討論這些」時,往往當他回到座位上時,就立刻會收到一封會議邀請,而這時就應該要馬上安排好自己的時間──當主管或同事「提到明天會有一場會議」時,這場會議絕對是會如期舉行的。

九、「有關係就沒關係」

David 在北京參與過一場會議,當中客戶表示希望能與不同公司有合作的機會。David 的老闆於是特別抽出一小時的時間參與這場會議,並且還介紹很多公司給這位客戶。當會議結束後,老闆表示希望對方有一天,能夠和他介紹過的公司成功做到生意。他說中國人非常講究關係,並且相對熱衷於人脈的串連,能夠幫得上忙,就會幫──因為哪天你需要時,別人也會從旁協助你。

反觀在加拿大,西方人在商場關係上比較務實──如果對本公司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直接協助他人做生意上的對接,是相對很難發生的。

十、引薦之後,各憑本事

承接上面所述,在中國,「關係」是非常重要的;當你想要完成一件事時,常常必須「透過關係」,知道哪個地點、人物可以幫助你順利完成,一步步向前進攻。

而在多倫多的商場裡,「關係」依然是個關鍵的要素。但相對來說,較沒有「一路相挺」這回事──商場上大家有個默契,這「關係」頂多可以引領你到機會面前,但後續的發展就得憑實力,各憑本事了。

以上為學員 David 在海外工作的經驗分享,以及他所觀察到的不同職場文化面向──不過這當然不能完全代表「中國(北京)」與「加拿大(多倫多)」的工作樣態──不同公司,不同產業,不同發展階段,當然會有不同的公司文化存在。但此分享,相信也或多或少點出了多數「西方式管理」和「東方式管理」的差異。

與自己背景文化完全不同的人一起工作,可以是很大的挑戰與負擔,也可以很有趣──想要游刃有餘悠遊期間,你必須得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也同時必須適時調整自己的心態。

回過頭來,檢視我所創立的以熙國際,目前的工作任務大都是由不同國籍的團隊去執行,兩年至今,累積的顧問與同仁達 30 位──無論是管理、溝通或協調,對我來說也曾經是個大考驗,但經過摸索與彼此耐心磨合,也終於找到了最合適的溝通方式與默契。

事實上,沒有一個工作不辛苦,不同的工作環境與職場文化,也各有其挑戰。若身處於跨文化的工作環境,更需要多點耐心與包容,才能成就一個多元思考的執行團隊。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John Benson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