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多美斷交,台灣外交體系背後的眼淚──多點理解與體諒,外交是「我們大家」的事

聖多美斷交,台灣外交體系背後的眼淚──多點理解與體諒,外交是「我們大家」的事

台灣外交的困境,在聖多美決定與台灣斷交這件事情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首先我們要了解,台灣的外交,面臨的是比世界上任何國家更困難的挑戰。有人會將台灣的處境,和在整個中東區域幾乎「沒有朋友、只有敵人」的小國以色列相比,但我們不像以色列,至少還有強大的美國在背後撐腰。

外交本來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戰場,而一個獨立國家,要在世界上立足站穩,本來就需要龐大的外交預算。就像一個商人經商,他花很多錢在社交費用,某些費用不會帶來商機,但有可能在被競爭對手攻擊的時候,那些曾經被他請吃過飯的人,會跑出來幫助、捍衛他。

「凱子」外交,反應不得已的台灣現狀

外交絕對不是一個短時間會看到的果實,而是長期累積的實力。一般人對於「甩掉」聖多美這個「只會要錢」的邦交國都很高興:我們又不是凱子,這樣最好!

然而,想像你在班上被所有同學(國家)排擠,老師、學校(聯合國、國際組織)也不處理。只剩下少數人緣不好的同學(邦交國)下課拿走你的巧克力棒(外交預算)時,願意跟你說上幾句話,或幫你講幾句話時,怎麼辦?

當然有人會說,那乾脆不要講話或是轉學好了。(我們面對的現實是,台灣不可能換個星球)

但真實的人性情況是:如果你是被排擠的同學,你願意拿你僅有的巧克力棒,換取哪怕只有幾句講話的機會。

外交分為三種層次:象徵性、儀式性與實質性。(與人生的意義一樣)台灣金援的邦交,比較偏向其中象徵性的意義,不會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但是至少你有邦交、有人可以講到幾句話。

例如美國軍事力量這麼強大,為什麼還需要經濟援助對美國幾乎現實上一點幫助都沒有的緬甸、非洲地區等第三世界國家?因為這些金援的背後有其象徵意義在,除了展現「人道關懷」(我是好人)之外,對同樣有著潛在「競爭對手」的美國來說(如冷戰時期的蘇聯、現在的中國),與中南美洲、太平洋上、非洲等較偏遠的地方斷了友誼,被「對手」卡位以後,要說上話的機會就更困難了。

外交不是「求短期利益」就好

外交有攻有防,與這些第三世界的邦交國建立關係,對世界強權如美國來說,除了防止對手「捷足先登」之外,通常也還可能包括軍事部屬、貿易協定、農業培植等重重考量。

有人會說,我們跟沒有邦交關係的強國,在「實質外交」上合作無間就夠了,這樣「利益」比較龐大。其實,台灣同時也一直在做這些外交活動。但別忘了,前面提到過外交的「象徵性」、「儀式性」和「實質性」,有時是互為表裡,缺一不可的。

和大國有再多「實際合作」,按照目前的世界局勢,它們也不可能支持中華民國或台灣的主權,甚至與我們建交。我們更在雙邊互動中,絲毫沒有主動權、決定權,你完全不知道何時會被拋棄或是甩掉。

因此,我們同時還要維持一些至少會在國際場合、組織中,「象徵性」幫台灣實際發聲的「朋友」。

台灣只剩「金援外交」了嗎?

台灣的外交,只剩金援了嗎?中國端上更好吃的牛肉,我們就被拋棄啦? 

當然不是,其實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台灣的外交體系同時在做很多事情:我們有外交替代役、獎學金交換生、行動醫療團、農業技術團、旅遊免簽證等等。這中間除了金錢之外,還有軟體硬體的互相合作,例如文創外交、體育外交、環境外交、能源外交、人道外交、科技外交、貿易外交等等。

請別急著責怪台灣的駐外代表、辦事處,其實不論藍綠執政,許多人長期在逆境中努力為各種國際合作爭取機會,而這些合作交流,隨時都有可能轉換成我們的支援。我們要先替不起眼的人貢獻,才能維持被更多人「邀請去貢獻」的機會。

台灣作為大國之間、亞太戰略之間的一顆棋子,沒有資格改變整個國際外交的結構。交朋友的場合很多操之權都不在自己。像在體育賽局當中,我們不能進攻,只能用防守跟鞏固的方式強調主權,姿態很弱勢的情況下,很多沒有選擇的不得已。如果我們要減輕對中國的依賴,不得不這樣做。

現在的外交,在替台灣爭取更多時間跟空間,短期的效果可能不會那麼快看到。在這幾年這麼多邦交國斷交會是一個趨勢,台灣的未來應該先幫自己鋪路。

現代的外交不單單只是政治外交,應該是靠全民外交、企業外交、媒體外交、行動外交、草根外交,與民主外交。

「外交」,更不只是「政府的事情」而已,而是每個人認清台灣的艱難處境之後,其實都可以盡一份力的事情。

想對台灣人民說,真的要對我們政府多一點人情上的理解。"We, together, can make Taiwan a better country ."

相關單字

diplomatic relations/ties 外交關係
diplomatic allies  邦交國
scramble to hold onto its allies 混亂中求生存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國際社區
Taiwan Strait 台灣海峽
Squeeze Taiwan' s International Space 擠壓台灣的外交空間

《關聯閱讀》
你好大,我不怕!──向你不知道的古巴,學「逆境外交」
「台灣邦交國太小不重要」?──實際來到中美洲後,我已不再這麼想
謝謝你們,國民外交官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