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花藝師——從無薪實習生,到為貝克漢包一束花

倫敦花藝師——從無薪實習生,到為貝克漢包一束花

作者前言:你看過《偷書賊》(The Book Thief)這本小說或電影嗎? 書中敘述著在戰亂時期的猶太小女孩,竭盡所能地「偷取」書籍,從中獲得渴望的知識、也將書本中的內容,分享給飽受戰亂之苦的同胞。那股對知識的熱愛及善良,感動不少讀者。

今天,我們來談談另一位曾是「偷花賊」的女孩——儘管她或許平凡如你我,卻有著對「花」的專屬熱情、與將其美好分享給眾人的渴望,因此遠到倫敦追尋、並且達成了夢想。

這個故事,始於 20 年前,當時洪淑卿(Ching)是個熱愛花的小女孩,看著鄰居種的美麗花藝,便忍不住摘來放在小口袋裡把玩。

這股熱愛,延續到她長大,當了五年的國中英文老師後,遠赴倫敦尋找成為「花藝師」的機會......。

倫敦,百花綻放的城市

小至家家後院琳琅滿目的花藝植栽,大至每年號稱「花藝界的奧斯卡 - Chelsea Flower Show」吸引數十萬遊客前來。花朵不只盛開在春天的公園裡,更綻放在攝政街、牛津街等精品櫥窗。倫敦超市、捷運站門口長年販賣的花束,一到週五便銷售一空。說倫敦是百花綻放的城市,並不為過。

這樣對花如此著迷的城市,充滿各種可能性,當然也不缺挑戰:首先,花藝工作著重實戰能力,毫無經驗跟背景幾乎全無機會。其次,在花店上班並不是想像中的光鮮亮麗,除了常被扎得滿手傷,在寒風中站個十小時也是常有的事。此外,初階花藝師的薪水,只比最低工資高出一些。

這樣的「現實」,並沒有擊退 Ching 對花藝的熱情。她選擇先在精品業打工、爭取商品擺設等和「美感」相關的經驗;接著,探訪一家家花店尋求無薪的實習機會,花五六個月邊做邊學,短時間內快速成長。

這樣對花如此著迷的城市,充滿各種可能性,當然也不缺挑戰。圖/Ching 提供

替貝克漢包一束花

有天份的 Ching,很快就跳槽到知名花店 Nikki Tibbles Wild at Heart 擔任花藝師,在這裡學習精品式的花藝技巧——花藝不僅僅是綁花包裝,更要考量到花材、配色、價格,每隔兩個月要根據季節變動學習新的綁法和配色,再慢慢發展花藝師的個人特色。

儘管辛苦,Ching 在花店工作的每一天都像是度假般的興奮滿足,圍繞在花的世界簡直夢想成真。

在這家精品花店,還有機會接觸金字塔頂端的貴客,偶爾坐著黑頭車到豪宅替換花束。甚至還能遇到貝克漢、妮可基曼等大明星來買花(小道消息:貝克漢是常客,聖誕節前幾天的早晨固定會出現),是非常難得的體驗。

擺脫耳語,掙脫僵化人生

Ching 說道倫敦美好之處,在於心靈上的自由——在這裡,不會有人說當花藝師沒前途,也不會有「輿論」,對你所做的工作跟夢想評判高低。只要有熱情跟努力,處處都充滿機會,跨領域跟多元專長是很正常的事,每個人的故事都精彩萬分。

她認為更重要的是,腦袋中僵固的觀點,有機會透氣伸展。在台灣,長輩的期望往往是「安安穩穩」找份工作,興趣當副業就好了。這樣的價值觀並無對錯,只是單一到每個人畫著類似的前進軌跡,婆媽耳語間的成功典範「進入名校、大公司、鐵飯碗」,更有如複製人生。

儘管辛苦,Ching 在花店工作的每一天都像是度假般的興奮滿足。圖/Ching 提供

追求夢想可能得付出代價,但是不嘗試的代價,更為昂貴

來倫敦闖蕩、追求夢想當然是有金錢和時間等成本,在英國累積的經驗也未必對將來工作有幫助,但對 Ching 來說,這趟旅程已經值回票價。

跟許多雄偉的抱負比起來,成為花藝師或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夢想。只是,這樣的小夢想,其實更貼近多數的我們,或許不能在有生之年闖個轟轟烈烈的事業。但若能在白髮蒼蒼時,回顧精彩、豐富、快樂的美好歲月,也不枉此生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ing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