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才在倫敦:我為何出走台灣?
圖片

在過去的印象中,英國通常不是台灣科技人才的海外求職首選。

單從薪資和物價來看,英國科技業的吸引力不如美國,也不如台灣或中國的龍頭企業。尤其在脫毆公投後,不甚穩定的政局和日趨嚴格的移民條例下,就連許多來自歐洲的移民都選擇打道回府。

英國目前的法規,對台灣科技人才於當地就職也限制重重:要在英國工作,一來公司必須幫受僱員工申請所費不貲的 Tier 2 工作簽證;二來目前英國仍受歐盟規範,任用非歐盟人士前,必須公開刊登此工作機會一個月,確認沒有其他歐盟專業人士符合要求,才能任用。

然而,英國首都倫敦自 2010 年左右起力圖轉型,扭轉「重金融、輕科技」的形象,在東倫敦等地打造以軟體、新創為重心的「科技城」,之後當地仍然有著不可忽視的科技創新能量和吸引力──例如因 AlphaGo 而享譽全球的 DeepMind 公司,總部正立足於倫敦。

也有越來越多台灣的科技人才,因為想要體驗不同於台灣、中國或美國的工作環境,加上出色的專業表現,目前正於英國打拼。

本文訪問的主角──Wallace,便是其中之一。他過去未曾到過英國,卻在台灣跨海找到英國科技圈的工作。

他為何捨棄相對穩定的舒適圈,在 35 歲的「高齡」前往陌生的英國職場?在目前的工作環境中,又有哪些見聞?

「機會在我面前,就撿起來」

問起「高齡出走」、轉職英國的經歷,Wallace 娓娓道來他的抉擇過程:

在台灣, Wallace 從事通訊研發,時常至各國出差,和許多頂尖公司進行技術交流。過程中,他也因而見識到國外大廠在前期研發投入的金錢和人力,遠高於台灣多數相關領域的公司。

他也曾至美國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跟隨不同領域的教授鑽研,見識專業的廣度和豐富資源。加上不少獵人頭頻頻招手,讓熱愛研究、專利申請的 Wallace,萌生出國闖盪的念頭。

偶然在 LinkedIn 上,看到合乎自己條件的徵才訊息,主動發訊息給該公司主管,附上履歷後,很快完成電話面試。接著,位於倫敦的該公司更提供免費機票與住宿的實體面試邀請。就這樣,Wallace 抱著放手一試的心情,順利過關斬將,拿到 offer。

即便如此,面臨是否到倫敦工作,Wallace 還是掙扎許久:因為倫敦消費高、房價高、租金高,薪水扣除當地賦稅之後,比台灣現職更不容易存錢。但想到有機會站在更競爭、視野更高的工作舞台,和老婆討論後,最後他仍決定踏上這個夢想之旅。

多元的職場文化

與台灣相比,在倫敦工作的最大不同之處,便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同事」。小小的辦公室包含了義大利、德國、土耳其、黎巴嫩、印度丶中國和烏干達等國籍員工,英國人反而「稀有到不可思議」。

也因為如此,反而不太有所謂「種族歧視」的問題,無需特別去適應特定的企業文化──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重視個人空間。

剛在英國工作時, Wallace 曾鬧了個笑話:以往在台灣公司出差,都以節省經費為考量,兩位同性別同事睡一間房。但某次前往西班牙出差時他以此詢問,卻嚇壞了周遭的老闆同事──對他們來說,同事共房是非常不可思議且侵犯隱私的。

另外,由於歐洲國家緊密相鄰,許多歐洲人都在母國以外的地方求學或工作,累積了豐富精彩的人生閱歷。例如 Wallace 的德國同事,原本是搖滾樂團的貝斯手,對資工領域產生興趣後才到大學進修,最後於愛爾蘭取得博士學位。有人白天是西裝筆挺上班族,晚上搖身一變熱門 DJ;有人的興趣是到各地聆聽歌劇,鑽研古典文化;有人則通曉多國語言,偶爾還兼個語言家教。

多元背景,造就職場上多面向的思考:會議中激烈討論是常有的事情,即便與主管意見不同,同事也大多很自然地表達自己意見,不用擔心得罪長官,或意見太天馬行空。

相較之下,Wallace 觀察,台灣工程師的成長歷程,從高中、大學到研究所,彼此的閱歷都較雷同、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做事觀點很相近。這樣的好處是容易取得共識(或直接聽命上司),但少了對創新的包容度,和透過腦力激盪產生解方的思考訓練過程。

在歐洲工作不用加班、比較輕鬆?

不少台灣人常有「在重視勞權的歐洲工作,肯定比較輕鬆」的想法。的確,重視生活的歐洲人,加班情況沒有台灣人這麼頻繁,但工作量和扎實度卻一點都不少。

Wallace 表示,在他的公司裡,上班時每個人都專注在自己工作中,沒有人聊天邀團購,只求把時間效益發揮到最極致,甚至常常到了下班後,爆炸性的資訊仍在腦中運轉、「餘韻猶存」。另外,如果與所涉業務有關的緊急聯絡,也還是得時時查信回覆。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英國工作更有彈性,甚至可視情況在家上班──主管對下屬的信任是共事的基礎,不會質疑你「不進公司」的動機或擔心「資訊外洩」:重點是你是否如期完成工作、交出高品質成果,過程中的行政瑣事和個人要求,並不會作為員工是否優異的評量。

另外,國外企業普遍願意給予新人機會:Wallace 才剛加入公司,就被安排主導跨國計畫、頻繁地與外部單位合作,他也在各場域中,見識歐洲年輕人獨挑大樑的舞台和氣度。

取得國外職場門票,該做的準備

在公司一年半,已面試超過 20 位新人的 Wallace 表示,即便在科技領域,主管們普遍都很重視「溝通能力」和「表達能力」,在面試前會請求職者準備 15 分鐘的報告,所以英文口說和簡報能力非常關鍵。

另外,除了本身專業需累積一定深度外,也要充實廣度,才能說服主管你有足夠的適應力以面對未來各種潛在變化。

對 Wallace 來說,他還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家鄉。但如今已經在更廣大的舞台充分發揮所長的他,最在乎的已不是薪資,而是能有好的機會、大的舞台讓他更進一步發揮專業。

許多在異鄉求職的台灣人,渴望著返鄉那天的到來,但因為有限的產業型態,找不到專業領域可發揮的空間,這是台灣目前人才外流的困境之一。

我們難以改變大環境,但換個角度想,以往緊盯台灣就業市場的年輕學子和爸媽,除了怨懟大環境的不力,或許更該裝備自己、拉大眼界,具備在世界走跳的能力,成為跨國際、跨領域的人才。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誰能到Facebook上班?──美國科技業的多元化問題
科技人才為何紛紛留美當台勞?──「我沒有一天不想家,只是我真的回不去了…」

《作品推薦》
為期一週的「交換人生」體驗,你願意嗎?
「逃避不可恥,但跑到國外有用嗎?」──海外遊子的新年課題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Pei Pei 提供

Pei Pei/有倫在家

出生高雄,現定居倫敦,畢業於 Bristol University 教育科技研究所。喜歡熱鬧又愛獨處、習慣幻想又注重實際的多味性格。
曾在四大會計業、科技業龍頭擔任教育訓練管理師,涉獵些微舞台表演、作詞、人格測評 ; 著迷於旅行、文字、生活美學 ; 超熱愛學習、接觸各種文化、創意發想。
部落格:Pei 的奇幻英倫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