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倫敦學習音樂劇──外國人真的比較「厲害」嗎?我們又少了什麼?(下)

在倫敦學習音樂劇──外國人真的比較「厲害」嗎?我們又少了什麼?(下)

終於捱到了上課日子,忐忑的盯著每位走進教室的人。班上有 15 位學生,絕大多數是來自法國、義大利、芬蘭等地的歐洲人,我是這期唯一的亞洲面孔。

同學來自四面八方,有 10 幾歲的稚嫩學生、懷抱夢想的芭蕾舞者、熱愛歌唱的墨西哥女孩、五音不全的中年男子,也有不知音樂劇為何物的少年(老師大喊你為什麼會在這兒?),而兩位老師是皆曾在西區演出過的音樂劇演員(Cat, Avenue Q, Wicked),用劇場人內建的「自嗨模式」和大家打招呼。

課程節奏非常快速,沒有練習基本功的時間,直接學習〈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芝加哥〉(Chicago)等經典名作的歌唱和舞蹈。

這堂課並不會花太多時間教導「音樂劇是什麼」或「演戲的技巧」,老師強調的是──演員的功課應該自己做足,團體的時間是花在「和諧度」和「調整走位」上。這樣的情況跟許多在國外求學的經驗類似,許多專業重在自我探索,老師會幫忙點醒某些卡住的關節,而不是一步一步教導各種知識。如果想特別學習某種技巧,另尋一對一或單主題課程更適合。

第三堂課是每個人輪流上台 solo(歌曲和表演),唱完後老師直接給予回饋和建議,台下的同學也會提供意見。原本以為我有經驗且能處理台上的緊張,但十幾雙眼睛近距離直盯著你一人歌唱表演,實在難以入戲。

「天生自信」絕非常態,專業來自不斷的演練

令人感到鬆一口氣的是,多數人都是如此,即便是對自己的歌唱有信心,會抖還是會抖,外國人不是天生就能自信的站在舞台(當然有少數天生的表演者,但畢竟我們都是「絕大多數人」)。

事後請教表現特別好的丹麥女孩,原來她曾參加過類似課程和徵選,能夠集中精神在純粹的表演上。人家當初也是抖著上台,豐富的經驗跟練習,才是邁向真功夫的不二法門。

無論在哪種領域,總能看到他人完美表現、亮麗發光的一面,羨慕的同時,也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否缺少「天份」。圖/Pei Pei 提供


這種情緒到國外更容易被放大,尤其當西方人從小就被教育勇於表達、展現自我時,民族性較為「謙虛低調」的我們,容易相形失色,甚至因此失去信心。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舉個過往的工作經驗,我在台灣的工作會接觸許多知名講師,每每聽大師上課總是驚嘆那種信手捻來的幽默和學識,彷彿所有的問題都在掌控中,輕鬆調配全場氛圍。但久而久之發現,所有的呈現都是一種表演,同樣的故事、斷句、起承轉合,每段節奏都經過細膩安排和多次演練。即便是不經意的表情、動作和笑話,都是呈現過上百次後,才能如此渾然天成,這就是表演精神!

同理可證,每項專業都來自大量的練習,你我都知卻常忽略的簡單道理。當真誠面對時,除了更加心安,也能督促自己的勤奮規律。種族、國家、文化、生活背景,或許起跑點不同,但並非決定一切的因素,更不應是自慚形穢的藉口。

最後回到音樂劇課程,國外的月亮沒有比較圓,在這裡上課並沒有鑲金的閃閃發亮。但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課程,有些機構、社區會組織音樂劇團,讓對音樂劇表演有興趣的人,可以持續練習、表演、互相切磋。

不只是音樂劇,其他藝術表演等領域也在這個城市蓬勃運作,有意朝「職涯發展」者可以選擇學校或專業機構,「純粹興趣」者也不乏遍地開花的社區團體。這樣多元跟充滿機會的環境,是表演藝術、文化創意的深厚養分,也是台灣可以更努力的方向。

《關聯閱讀》
揭開音樂劇面紗,在倫敦學習的日子(上)
我的人生第一堂表演課,在好萊塢
雲2來了,秋天走了──記紐約秋季藝術節,雲門2 Beckoning首演

《作品推薦》
「逃避不可恥,但跑到國外有用嗎?」──海外遊子的新年課題
夢寐以求的異鄉生活,我們為什麼覺得不對勁?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ei Pe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