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寐以求的異鄉生活,我們為什麼覺得不對勁?

夢寐以求的異鄉生活,我們為什麼覺得不對勁?

抵達希斯洛機場的那天,是綿綿細雨的倫敦迎接我。往車窗外望去,過去幾週在台灣馬不停蹄地打包和告別,這些記憶很快的模糊。在倫敦的生活正要開始,從找房、開戶、辦電信、買傢俱,在這片土地,我是個呱呱落地的嬰兒,一切重新開始。

接下來幾天,日子持續轉動,但又轉不太動。就像一台鏈子生鏽的腳踏車,努力踩著踏板,卻發出嘰乖嘰乖的噪音。看起來有在前進,可總有哪裡不對勁。

是買新家沙發掏卡付錢的那天,店家頗自信的說「現在下單,6-8 週就可以收到喔!」耳邊又響起「嘰乖嘰乖」的聲音。是的,我知道這股不對勁從何而來,在倫敦 2 個月後收到訂購的大型傢俱(床、沙發等......)再正常也不過了。但身為「有效率重方便」的台灣人,忍不住想問已經擺在倉庫的沙發,車程頂多才半小時,為什麼要等這麼久呢?

同樣的疑問在初來乍到的腦中不停冒出:為什麼申請銀行帳戶要換好幾個窗口甚至等 2 小時?為什麼一塊冷掉的三明治要台幣 180?為什麼捷運郵局動不動就罷工?為什麼生病看醫生不開藥?

請收起好奇心,暫停「為什麼」的追根究柢。旅居國外原本就是個「接受衝擊」、「改變習慣」的過程。無論是留學、外派或移民,一定有過類似經驗──周遭的一切有著翻覆的改變,潛意識的動作和行為重新被 reset。

在台灣,我們習慣左駕、習慣被美食包圍、習慣生病就去看醫生、習慣快速效率的服務、習慣去超商影印繳費收網購,台灣的方便是那麼理所當然,無所不在也是隨手可得的空氣,一旦被抽離,瞬間覺得活的好「卡」。

但,這也是你能不能持續走下去的關鍵。

有些人在這個階段頑強抵抗,堅持自己的步調蓋著棉被吃泡麵,或尋找同溫層抱怨取暖;也有些人,學習適應並重新建立一套新的行為模式;當然也有更多人,在兩者之間游移,時而焦慮不安、時而低頭前行。

我們都試著重新組裝生活模式,將自己塞進這個社會中

開始餐餐買菜煮飯、頭髮長了自己修剪、在地鐵上不滑手機(因為倫敦地鐵也沒收訊)、講些冷冷的英式笑話、生病了滴幾滴花精。這個過程中,觀察力變得敏銳,把在執行各種慣性行為時不需思考的大腦,重新喚醒;同時,也接受變得較緩慢且笨重的自己,在生活中匍匐前行。

這是適應異國文化必經的過程,無怪乎許多早期移民美加紐澳的長輩,因為無法適應國外生活,而又再度回到台灣(他們的子女留在當地的卻甚多)。要改變 50-60 年以上的習慣,太過折磨又困難,某種程度來說,印證著過來人們的諄諄教誨:「出國闖蕩要趁早」、「年輕才有本錢流浪」。當然,這只是個建議,沒有一件事情是絕對的。

可喜可賀,在異鄉的你一旦順利度過這個時期,被拉扯過的腦細胞會更具彈性,視野更加遼闊。對於各種意見和文化,也常有著更甚以往的包容和同理。我喜歡這麼說,在異鄉的我們所鍛鍊的,是生命的寬容度。

《關聯閱讀》
適應異文化的漫漫長路,你走到了哪裡?
向勇敢的異鄉人致敬──海外工作的挑戰:開放、高薪的職場環境背後,付出與犧牲也更多
柏克萊派對001:信心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ei Pei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