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了,「求真」之路才剛開始:談談二分化直覺,如何決定我們看見的世界?

選舉結束了,「求真」之路才剛開始:談談二分化直覺,如何決定我們看見的世界?

剛落幕的台灣市長選舉和公投,臉書同溫層哀號聲一片。許多人對於結果難以置信,覺得和想像的狀況有落差,甚至認為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無可救藥的迂腐。

筆者不善於觀察選舉操作,但恰好最近讀了《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一書,發覺當中提到的「二分化直覺偏誤」,或許可以稍微說明雙方無法理解與溝通的現象:

什麼是「二分化直覺」?

書中提到的二分化直覺,主要以我們所認知的世界觀來做數據分析,教科書大致上把全球各國分為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兩者之間有清楚鴻溝。比如,如果我們以 5 歲兒童的存活率來區分,下面這張圖呈現的是大多數人的想像:

圖/《真確》

但是,上圖所反映的,其實是 1965 年、那個你我可能都還沒出生的世界;而下圖才是現今世界的原貌:

圖/《真確》

當世界改頭換面時,我們的認知還留在中間有條鴻溝的過去裡,這是二分化直覺所導致的偏誤。

二分化直覺,如何被操作?

說得更清楚些,「二分化直覺偏誤」講的是人類傾向於把事物分成極端的迥異兩類,中間存在清楚分野,比方說:好與壞、邪惡與正義。這是種天性,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思維可以讓我們更快速地理解和選擇。而媒體或操作者深諳此事,把相異的人事物,片面報導成對立時,更能替故事增添可看性,有堅定立場的民眾,更容易著眼於對手陣營的誇張表現。

以兩性平權這個議題來說,某些長輩群組傳著丁字褲裸男們喇舌相擁的清涼照,恐慌的說公投過了會性別大亂,而彩虹派年輕人則著眼於愛家聯盟的各種奧步正逼死同志朋友。

這樣的例子更為吸睛,也容易引起關注。但同時,也暗示著衝突。

然而,還有一群人,並不落在這個極端值中,而是位處相對溫和的中間地帶。我們可能不支持對手陣營,但不至於到全盤否定──而這群移動人口,正是最有機會了解和看清議題本質的公民。很可惜地,這塊「肥美的」中間選民,往往是政黨或支持者的「必爭之地」,在還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尚未確定立場的狀況下,就被某一方激化的言論或聳動的號召給帶走了。

培養「求真」的習慣,我們可以怎麼做?

雖然選舉已經結束,但求真的習慣可以長期培養,避免被動成容易被影響的目標,或許,我們可以試著這麼做:

一、有意識地察覺情緒性的渲染:在每一個「感性」訴求的背後,思考其來龍去脈。一件事的成因很複雜,通常不會只有一個理由,更不會單純是某個決策影響。

二、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無論什麼群體,都有極端層,或涉及不公的情況。但多數還是落於中間值,即是你原本以為鴻溝所在。

三、留意自己的二維空間:我們容易因為所處的位置,只看到上下兩層空間。但世界是立體的,我們的目光取決於所處的角度。

選舉和公投告一段落,無論你支持的理念有無當選,都是時候回歸生活。如果你真正在意相關議題,可以從周遭的關懷和長久的支持做起。如果你不滿意上台的政黨,可以實行公民的監督義務,而不只是兩年一度的投票大拜拜。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