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噪音」,需要被聽見──從「波羅的海之路」,看「台灣之路」

如今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噪音」,需要被聽見──從「波羅的海之路」,看「台灣之路」

1989 年的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活動。

這次的旅行,我拉著小行李,訂了巴士票,一路從德國萊比錫東向波蘭首都華沙(Warszawa),再從華沙往北走,走過了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拉脫維亞首都里加(Rīga),最後抵達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

東歐四國的首都即景

波蘭,和波羅的海這三個國家一樣:一直以來,這裡都有著無數人民為自己的國家奮戰,不願屈服納粹德國或蘇聯的極權統治之下,因此造就了許多可歌可泣的衛國事蹟。

在華沙,雖然最後仍受蘇聯統治,但是在蘇聯解體後,這城市快速的西化,在市中心裡可以看到許多的高樓大廈,百貨零售業亦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然而從華沙進入到維爾紐斯,卻是另一個景像──在這裡仍有著舊蘇聯時期的氣息,建築物也好、當地人民也好,眼前的景像就像是在修片時,換上了 60 年代的濾鏡──資本主義化的腳步彷彿在這裡躊躇不前。

隨著巴士四小時的車程,繼續往西北方拉脫維亞的首都里加前進──里加因為海港的地緣關係,繁忙的商業貿易活動本來就是這個城市的血脈,城市裡又多了一份自由與開放的空氣,在這裡的人們也顯得更為活潑。從里加再花個四小時繼續往北走,這次有如搭乘時空巴士,慢慢的回到中古世紀的城市:塔林。

塔林老城內中世紀的城堡有著濃濃北歐民族的氣息。串連起波羅的海三國首都的旅行,正是我的「波羅的海之路」。

不同的命運,人民同樣的心聲

然而,無論是在里加還是塔林,「被佔領時期博物館」(Occupation Museum)都記錄著過去半個世紀以來,蘇聯「非法佔領波羅的海三國」背後那些不人道的歷史事件及文獻資料。

雖然我只是一位旅人,但仍不禁地為他們的過去感到同情──看到這些國家的人民,每日資訊被監控、思想言論被限制的生活,我同時也重新了解到,一個國家之內,民主自由的重要性。

塔林「被佔領時期博物館」。圖/時小梅 提供

我的「波羅的海之路」,隨著旅行的結束,漸漸完整地拼湊出東歐諸國在鐵幕時期與世界的關係,以及 1989 年東歐劇變的歷史觀──

同樣的命運,不同的民族性格,造就了不同的歷史篇章。但對於居住在這些土地上的人民來說,他們的最終訴求是一樣的:獨立自主,以及言論、思想的自由。

這不正就是台灣人民,如今可以自由呼吸的氧氣嗎?

德國海德堡大學 ruprecht 學生報。圖/時小梅 提供

台灣的學生抗議行動,登上德國學生報紙

不久前,我開始在海德堡大學旁聽課程,經過 Heuscheuen 大樓時,拿了一份 ruprecht 學生報。夜晚看報時,發現一篇名為「Viel Lärm um Taiwan」(在台灣周圍的噪音)的全版報導。內容是 2017 年 9 月時的《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在台灣大學內所發生「暴動事件」。

首先,雖然我個人對於該篇報導下的標題不是很滿意──我不認同該篇作者把該次事件中台大學生們的聲音,以"Lärm"(噪音)來做比喻,但報導整體內文仍算是中立,值得一讀。

文中除了描述這次事件的經過之外,作者也以簡短但多面向的角度,介紹兩岸的關係──包括歷史、地理、經濟關係,並引述台灣政治人物的觀點、軍事資料以及未來方向預測等(文中認為中國、美國與台灣的三角關係之未來發展,中國無論如何都會從中獲利。)

身為台灣人,在德國看到一位曾經在台灣學習過中文的德國學生,對於台灣所做的報導,我的感觸良多。加上縱觀這次 2018 台灣「跨年演唱會」後的餘波話題。我認為,就算這些台灣大學學生,拿著大聲公喊出來的是「噪音」,但卻是「重要的噪音」,需要被聽見。值得欣慰的是,他們的聲音也的確在過了 2 個月後,透過這篇、與其他更多報導,傳到了海外。

波羅的海三小國的「噪音」:

波羅的海三國被蘇聯非法佔領時,因為這三個國家在當時的歐洲,算是名符其實的「小國」,得不到其它強權國家的重視,也因此得不到國際的支援。以致於,他們的聲音在半個世紀以來,甚少被聽見──

那些曾經像現在台灣大學學生「拿著大聲公出來喊話」的人,不是被流放到西伯利亞,就是為追求自由而犧牲。

最後,波羅的海三國等了數十年,終於在三國的人民以「人鍊」(Baltic Human Chain)的方式,手牽手串連橫跨三國的 A2 公路(波羅的海之路 Baltic Way)活動,引起國際媒體注意。(編按:請參考本篇文章〈小國寡民的「歌聲革命」──騎上「波羅的海之路」,感動於與台灣如此相似的處境〉)最後立陶宛首先自行宣布獨立,蘇聯亦在不久後亦因共黨內部爭執而解體。

里加自由紀念碑。圖/時小梅 提供

反思何謂「台灣之路」

在了解「波羅的海之路」事件後,我反思了一下國內現在的狀況。

許多表面上看不出來的利害關係,都以經濟、文化、人才交流為名,不斷地流動著、不斷地重新整合。

談到兩岸「共創雙贏」,沒有人想要與眼前的利益過不去,而這樣的「兩岸交流」,就像是河川的支流──這些支流交匯時所激起的浪花,打在每一個人的臉上,衝擊是輕盈的,滋味是甜的,甚至是可以馬上「解渴」的。於是在支流交會處大家共舞,至於被誰帶著走、走向哪裡,似乎已經不是那裡的重要了。重點是這臉上的水珠是那麼的可口,得來的是多麼容易。

然而,我們看不清的是這些不斷匯合的支流,究竟源頭從哪裡來,而它,又要流向哪裡去。

我不斷的問自己,我們的「民族性格」是什麼?台灣人在二次大戰後已經這麼努力地靠自己的力量走到今天了,我們還不知道這個小島上最珍貴的資產是什麼嗎?眾人(或者說少數所謂「兩岸紅利」的擁有者)在追求「財務自由」的同時,我們對於目前視為理所當然的「言論、思想」自由,還會有所堅持嗎?

眼前的利益,會把我們帶向哪裡?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把自由從雙手中交出去容易,但會不會有一天,最後我們也要手牽手護台灣,努力向世界宣告,我們要的不多,只有我們曾經擁有過的,言論和思想自由而已?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kipedia@Kusurija CC BY-SA 3.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