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路該怎麼走?我們應用「在乎」的心態來走!對全世界「表明立場」是第一步

台灣之路該怎麼走?我們應用「在乎」的心態來走!對全世界「表明立場」是第一步

2014 年土耳其裔德國歌手 Kazim Akboga 因〈Ist mir egal〉(我不在乎)一曲一炮而紅。2016 年柏林公共運輸公司(Berliner Verkehrsbetrieb)和該歌手合作,將歌曲改編後,推出全新的 BVG 形象廣告。

廣告中 Akboga 扮演地鐵檢票員及巴士司機,在地鐵車廂內一路唱著「在地鐵裡,音樂太大聲,我不在乎;搭地鐵搬家,我不在乎;在車廂內騎馬、切洋蔥、跳鋼管舞、練瑜珈⋯⋯我不在乎。搭巴士沒有零錢,沒有小費,我不在乎⋯⋯」然而,只有一件是事情是他在乎的,他唱道:「沒有車票,我就很在乎」。輕快的曲風,幽默的歌曲及橋段,讓該影片在短時間內達到 1,000 多萬的點擊率。

影片中充份表現出柏林自由、開放的文化氛圍,這也是柏林一直很受國際觀光客的喜愛的原因之一。

柏林地鐵實際上雖然不像影片中那麼麼的乾淨,甚至有些車廂內的空氣很差,然而,搭乘柏林 U-Bahn,的確常常可以在地鐵車站或車廂中看到新鮮事。BVG 在這麼寬鬆的管理下,卻有一件事情是不能容忍的:沒有車票搭車。

車廂內不定時會有檢票員上車,和車廂內的乘客說:請出示車票。這時候若沒有車票,任何理由都不會被接受,他們會登記下搭霸王車的人的個人資料,立即開立罰單,收到罰單的乘客則需要在規定的期間內完成繳納 60 歐元(約新台幣 2,116 元)的罰款。

柏林地鐵,一名年輕人在月台拉大提琴表演。圖/時小梅 提供

「買票後才能上車」,看似是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但是因為檢票的方式,讓許多人抱著僥倖的心態無票搭車。BVG 在廣告中,一方面做行銷宣傳,另一方面也表明立場:不管乘客做任何事都行,就是不能無票上車。這就是他們的遊戲規則。

那些「對你沒差,我卻很在乎」的事:我來自台灣,不是來自中國

德文 " egal " 一字,是無所謂的、無關緊要的意思,口語來說就是「隨便」、「沒差」,在德國的日常生活中很常用。比如說當你問朋友想喝咖啡還是喝茶時,若他回應:" Das ist egal. " 那就代表著,無論你準備咖啡還是茶,他都可以接受,無所謂。

在與人相處時,可以無所謂的事情很多,不過當這個字用在自己在意的事情上,可不一定能夠那麼隨便。

上個月的一個早晨,我在海德堡的主街上,遇到一群德國小女學生向我走過來,詢問是否可以和我合照。一位學生解釋,因為老師指派一項功課,是要求她們在街上找一位外國人合照,然後再介紹那個外國人的國家。大家準備要拍照時,另一位同學說,「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介紹中國文化。」

我聽到時,(雖然不清楚為何她們一開始就認為我是中國人),立即糾正她我是台灣人,來自台灣,而不是中國。她卻隨口回了一句: " Das ist egal .“ 接著她又說,你們不是都說中文嗎?

拍完照後,我認真的和她說:" Das ist mir nicht egal. " (我很在乎。)然後簡單的解釋了她的問題,也請她回去請教老師。

學習德語,同時也可以認識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人,也了解其它國家的人如何看待台灣。圖/時小梅 提供

回想在德國學習德語期間,一位德語老師,已經知道我是台灣人,但是做課堂活動時卻問我:「那麼從你的角度,也就是中國的角度來看這個議題時,你的想法是什麼?」我立即更正老師:「你是說從台灣的角度嗎?」老師當下的回應是:「哦,抱歉!沒錯,從台灣的角度,不過沒有關係(Das ist egal),我們只是在做練習。」

語言班常會有大陸的同學,當他們知道我說中文時,他們問我是否也是中國人,我說:「我來自台灣。」
大陸同學馬上回覆我:「哎,那沒有關係。」

這樣的情況,我遇過不只一次。甚至,他們也用同樣的方式回應西藏問題。「那個是國家的事,我只要把書唸完,開心的生活就好了。那些事輪不到我們擔心。」、「西藏是中國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就這樣。」幾位大陸年輕一輩的同學,對於相關議題的想法如出一轍。

「表明立場」的重要性

有些人對於一些特定的事,可以處之泰然的說出:「那沒有關係」、「哎!沒有差別。」那是因為他們處於一個 Nothing to lose 的狀態。雖然這些人不是一無所有,但任何的動作對他們都不會有損失,重點只在於他們要不要認真對待這件事情。

相反的,對於那些「權益關係人」,只要稍有一點動靜,就會影響到他們的個人原則或生計;此時,「沒差、隨便」這些字他們可說不出口,連想都不會想。因為只要週遭一個小改變,他們的命運就會不同,也是在這種時候,他們會強調立場,絕不妥協。

資深慈善募款人琳恩.崔斯特(Lynne Twist)在《金錢的靈魂》一書中,強調了「表明立場」的重要性:

「我想說,當我們表明立場而找到立足點,就能夠移動『全世界』──由想法和執行想法者所構成的世界。表明立場是一種生活與存在的方式,它憑藉的是你內在的某一個地方,而那地方就位居你本性的中心。當你表明立場,它會賦與你真實性、賦予你力量與清晰的視野。你在宇宙裡找到了一個位置,你有能力移動全世界。」

「每個人與每樣東西的金錢價值總是主要議題,要表明立場支持不同的東西,需要一點勇氣才能做到。主流的風氣不支持我們捍衛迥異於金錢的價值,不支持我們去了解、體察足夠之道進而發現世界的圓滿。也不支持我們去看看既有一切的價值。那樣的立場需要有意識地付出努力,然而一互確立了該立場,它會開啟全新的觀點與存在方式。引領我們在金錢與生活上獲得意料之外的自由與力量。」

「當我們表明立場,表達發自靈魂的承諾時,心中的勇氣就會給予它力量。表明立場的人將從『擁有一個觀點』移動至發現『看的能力』的層面,或說願景的力量層面。」

2017 年,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的被蘇聯佔領博物館內,一群記者策畫了一場特展:〈I’M SO ANGRY!〉(我好憤怒!)。以蘇美冷戰時期的歷史為背景,鼓勵所有人表明自己的立場,重新檢視冷戰時期結束後,究竟歐洲(尤其是東歐)的生活是否真的有變得比較好。無論到底要被貼上西歐洲懷舊主義還是東歐懷舊主義的標籤,每個人都有權利透過活動規畫的方式,對歐洲現在諸多社會問題所產生的現象,發聲說出:「我好憤怒!」圖/時小梅 提供

不因金錢而放棄立場

還記得去年台灣某雜誌的封面主題,討論了台灣年輕一輩西進打拼的現象,還分析、比較了兩岸薪資及生活費的差異等。現在的年輕人也許會有這種無力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裡,讓別人替自己做決定,或是將別人的成功秘笈等同於自己的成功模式,腳尖永遠朝向別人說比較會賺錢的那個方向。

為了生存,許多人離鄉背井的尋求新機會,雖然無可厚非,不過要釐清的是「工作賺錢」和「自我認同」是兩件事。西進工作、共享市場及獲利,當然沒關係;但除此之外,我認為,仍有些事情是不能隨便的。

比如,個人自由、自主性是不能隨意妥協的。可惜的是,這樣的價值常常會被忽略,就像《金錢的靈魂》一書中提到的,這些價值無法被用金錢衡量。因此,我們需要透過我自意識的省思,明確的表示自己所在乎的事情、原則。並且相信只要自己表明立場,堅定立場,這個世界是會改變的。

柏林圍牆紀念地。2019年是柏林圍牆倒塌30週年,柏林城市規畫了一系列的大型活動,然而人們要思考的仍是歷史事件的本質。圖/時小梅 提供

勇敢表態,讓歷史不再重演

再看我們現在看似安定的生活,其實它仍有著潛藏的隱憂:那些無法被數據化、無法被金錢衡量的價值正受到威脅。每天我們汲汲營營的工作,忘了抬頭看看週遭環境的變化。對於每日的政治、社會或是國際新聞頭條,常覺得事不關已,或是不知道自己能為國家、社會做些什麼。因此只顧埋首於工作或是想著創業搶商機,漸漸地我們忘了自己的聲音,對於廣告、新聞及大量資訊,也失去了分辨真相和表相、手段和目的的能力。最後無奈地以一句 " Ist mir egal " 帶過。如此下去,有朝一日當我們想抬頭享受陽光時,很有可能天空已變了顏色。

2019 年是「柏林圍牆倒塌」和「波羅的海之路」30 週年,背後意涵不言而喻。曾經,東德或是許多東歐國家的人民,因為特定的歷史背景而無法表態,他們需要為自由、民主等上將近半個世紀,直到了時機成熟了,才得以適時的結合群眾的力量,為自由、民主站了出來,而這一發聲,就改寫了歷史。

我們都知道任何事物「失去後再去要回來」都是難上加難,更何況是那些用金錢無法換回的無形價值。我們目前所處的世界,在國際的視野上,對於這些無價的珍貴資產,是可以透過表態、表明立場去捍衛的。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台灣接下來如何發展,然而他們也只能看著、關心著、觀望著,甚至「同情著」,畢竟能夠改變世界觀點、改變國際對台灣的願景看法的人,回過頭來還是我們自己。

拉脫維亞首都里加:「1989 年波羅的海之路紀念地標」。當年波羅的海三國人民手牽著手,以人鏈的方式,將三國的首都:塔林、里加、維爾紐斯串連起來。表明立場:是我們自由、獨立的時候了。圖/時小梅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時小梅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