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被思考慣性綁架了嗎?其實,人生不是做什麼事情,都非得「功成名就」

你也被思考慣性綁架了嗎?其實,人生不是做什麼事情,都非得「功成名就」

還記得剛抵達佛萊堡的第一個週末,雖然已經知道星期日,德國市區裡的商店大部分都是休息的,不過我還是想到市中心走一走,認識一下新環境。早上 9 點多,走在街上,我發現不只市區的商店沒有開門,竟然也有一些道路是封閉起來的。平常就連假日應該都還有在市中心緩慢運行的街車 Straßenbahn,在這一天都改了行駛路段。

帶著疑惑的心情漫步在市中心,忽然,我在一間商店前看到了一群人在做街頭表演,但似乎又不像是正式表演,比較像是在綵排。隨後,我再往 Holzmarkt 走去,又看到另一個也是在做音樂表演的樂團,而且樂團前方都還放有號碼牌。

原來,這天是一年一度的「佛萊堡馬拉松」(Freiburg Marathon),自 2004 年開辦,在每年的 3 月底或 4 月都會有數千人參加──這樣的數字對這個德國的小城鎮來說,可以說是大型活動了!


佛萊堡一年一度的馬拉松盛會(Freiburg Marathon),參賽者正準備通過當地知名景點:施瓦本門(Schwabentor)。圖/時小梅 提供

佛萊堡馬拉松,運動和音樂同步開跑

過了 12 點正午,除了參賽者像流水一樣不斷的出現,觀賽者也愈來愈多。人生地不熟的我,選擇在一個佛萊堡城市劇院前的廣場,和當地市居一同參與這個盛會。和其它佛萊堡人一樣,我隨性的坐在水泥地上,然而我不只是看馬拉松賽,同時在我的前方,正有個 32 號「馬拉松樂隊」,演出著悅耳的樂曲。

在馬拉松規劃的路程中,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組樂團或是個人在表演音樂,在表演區可以看到他們的號碼牌,在賽程中,他們用音樂為這些跑馬拉松的人加油打氣,參賽者也相對的會向這些樂隊的演奏者拍手鼓掌。因為他們也正用音樂在做馬拉式的演出。


32 號的樂隊,在佛萊堡 Stadttheater 廣場,以音樂演出的方式全程參與。圖/時小梅 提供

坐在大太陽底下的我,對於這次的賽事感到無比的興奮。這一天,這些人,不論他們平日的工作、身份是什麼,體育、音樂才是今天正真的主角。只要你喜歡跑步,就可以來參加這個活動;只要你會演奏音樂、會唱歌,就可以登記演出,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舞台。

街頭音樂表演,讓我展開了「興趣」與「職涯」的反思

在這個社會上,有些人喜歡跑步,有些人喜歡音樂。我思考著,這些演出者,他們平常都在做些什麼呢?天天練團嗎?他們是靠演出維持每個月的收入嗎?還是他們都有著其它的工作,而今天這場表演,對他們來說,只是幾個平常一起練團的朋友們的小型成果發表會?

還記得我高中普通科畢業(大約是 15 年前了吧!),當時沒有考上理想的哲學系,因此開始了我的工作生涯。當時一心只想唸哲學系的自己,工作志向不是很明確,選擇先從餐飲業做起。除了學習到了飲品製作、客戶服務,還認識了很多非常優質的同事們。

接著,因為興趣使然,很順利的就轉換到了書店工作。兩年後,覺得人生需要些挑戰,決定試試看專櫃銷售的工作。我學習到了許多銷售技巧、客戶服務、庫存管理,並且利用休假的時間做企管經營方面的進修,在職場上最後也擔任了幹部的職務。

同時我還完成了專科空中進修部的學歷,時間一晃就是 3 年。直到這份工作結束後,也就是我在高中畢業大約 6 年後,雖然有著專科的學歷,我還是下定決心再回到學校唸哲學。我的生涯道路看似非常的非典型、多所周折,但當時的自己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更不會因此感到焦慮不安。

時間來到 2018 年,經過 10 幾年的時代變遷,我發現,「大學的志願和往後職業,最好是有直接的關聯性」的觀念,彷彿是根深柢固,宛如就學與就業的潛規則。是誰定出了這些規則:一個人的所學要和未來想從事的職業有關?

無論是興趣、還是生計,我們要問的是:「我們到底想做什麼?而這個活動,是一個人就算用盡一生的時間,也不會想要停止或是放棄的活動。」或是說:「該如何在興趣和工作之間取得一個平衡?而不是只讓工作佔據了整個人生。」

是不是那些市場就業一條又一條的規則,讓我們產生了一個又一個的思考框架呢,把自己在其它領域的可能性框住了,把那最貼近自己天賦的特質給壓抑住了?又或者,我們是否太在意興趣在職涯中的發揮,而忽略了興趣的本質,是讓自己享受其中的樂趣? 


每一種聲音,都需要被聽見。在佛萊堡每到假日,市中心都會有街頭表演者演出。圖/時小梅 提供

太多的規則,帶來思考的框架

我們被教育,如果能夠將自己之所長以及所學,淋漓盡致的發揮在職涯上,並求得長期的精進以及獲得相對的報酬,當然是皆大歡喜。這也就是為什麼「興趣」和「職業」愈早媒合出來愈好,可以讓一個人在未來的人生路上少走一些冤枉路。

不過在我看來,這樣的觀念又形成了一種規則,還有一種結果論思考方式。也就是說:為了能夠讓一個人不走冤枉路,為了讓一個人能夠學以致用,並且成功,為了這個目的,所以興趣和職業最好是相同的,而且是在年紀愈小的時候找到兩者之間其共同點愈好。

但是,我想問:為什麼興趣和職業一定要被「結合」在一起?為什麼不能「興趣是興趣」、「職業是職業」?有些人就是不想要把興趣當成職業,而另一些人認為工作就是工作,為什麼硬要給工作加上這麼多期望?

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因為我認為,不是所有的興趣,都一定要被當作職業來對待。相反的,不是所有的職業,都一定要和興趣有所關聯。

這些街頭表演的藝人,可能在平常日是一般的上班族,利用晚上的時間練團,甚至還出了唱片。也有可能,他們是為了音樂不斷的爭取曝光的機會,在各個城市的街頭奔走。什麼是興趣、什麼是職業,似乎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他們只是在做一項他們覺得對他們人生有意義的「活動」。

然而,我們固有的規則和思考的框架,在今天已經不是只來自於家長和老師了,我相信,現在的學生們,早也在無形中給自己灌輸了這樣的觀念。很多時候,這樣的觀念,讓原本像畫畫、音樂、下圍棋、寫書法……等單純的興趣,在高中升大學的這個階段,通通化整為零,重新以學業為首要目標。

那些想要堅持自己興趣的青少年們,只能不斷的要求自己除了課業之外,還夠在這興趣領域有好的成績,向父母證明自己所堅持的興趣不會影響課業。殊不知,興趣本來是很單純的,一個人閒暇時間讓人可以放鬆又喜歡做的事,不一定要獲得誰的認同。

10 年前我在選擇工作時,還沒有現在這麼「多元」及「健全」的就業輔導機制,但也還不至於讓我們這些沒有特定志向的人在職場上無處發揮。然而當時的社會體制,和現在相比,在我看來反而形成了一個自由的氛圍,每個人完成了國民基本教育後,能唸書的就繼續唸,不想唸的就去工作。因此我在就業時沒有太多的學歷包袱,而雇主對於式職者也沒有太多在科系上的限制,讓我得以在不同領域的工作有所不同的發揮。


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向世界展現自己。佛萊堡「無聲」的街頭音樂會。圖/時小梅 提供

沒有明確的興趣,也有發揮的餘地

那麼,也許你會問,不根據性向測驗發展自己的人生,如果找到不適合的工作,不就會因一直換工作,而顯得浪費時間?

但是我們可以想想,一個人一生的興趣發展,有可能是會因為環境或是其它因素所改變。尤其是那些沒有明確興趣方向的人,通常會依照著所處的環境以及認識的人來影響自己當下想要做些什麼事。

如果你是這樣性格的人,也請欣賞這樣的自己。在現在開放的社會中,其實每一種性格的人都是會被需要的,你只要在每一個不同階段裡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在每一個你所處的環境裡尋求突破,把自己表現出來。

人生不是數學公式,不是做所有的事情都要以「功成名就」、「出人投地」或是「賺進人生第一桶金」為目標。在這個社會中,辛勤的工作之餘,培養及深入發展自己的興趣,平淡的生活、飲食,也可以作為人生的終極目標。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orawit_j@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