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星人要事先看稿,真的不可以嗎?就是不可以!——除非,你已經完全放棄了「新聞媒體」的專業堅持

囧星人要事先看稿,真的不可以嗎?就是不可以!——除非,你已經完全放棄了「新聞媒體」的專業堅持

近期「知識型網紅」囧星人跟聯合報系槓上,衍生出「受訪者是否應事先看稿」的「爭議」——但其實這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就是「不可以」。

不過,應該有不少讀者會有所疑惑:明明就只是想確認自己說過的話,為什麼不能事先看過記者稿件?如果記者寫錯了,扭曲了我的話,那該怎麼辦?

先說好,本文並不「直接」評論囧星人事件(狂粉請繞路),而是單就新聞倫理來跟大家說說,為什麼記者不能讓受訪者事先審稿、甚至事後改稿。

新聞,不是「業配文」

身為大學跟研究所,在台灣和美國的學校都主修新聞,新聞倫理課上過好幾輪、採訪過身份敏感的受訪者、也在中國報導過互聯網產業(台灣叫做「網路產業」,對,我就是要政治正確)的在職記者,筆者其實經歷過不少受訪者要求「事先看稿」的要求,甚至還遇過刊出後,對方要求改稿以符合他們利益的荒謬事件⋯⋯但筆者至今未因此妥協過(也是因為我服務的機構,對新聞倫理有較高要求)。

先說說為什麼不能讓受訪者事先看稿(不論看過後是否要求「更正」或「調整」):新聞媒體的社會角色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新聞必須有「獨立性」,不能受到利益、政治力或其他因素,而改變報導方向。若讓受訪者事先審稿,就等同給受訪者干涉報導方向的「機會」,進而影響新聞的中立與獨立性——說得簡單些,如果所有報導都可以這樣操作,那麼大家看到的新聞,就全部都是「置入文」、「業配文」啦!

從「他人審查」到「自我審查」

另外一個「不能看稿」的原因,在於即使有的受訪對象「很客氣」地只是要求「先看看稿件」、「怕彼此有誤會」,不一定要更正或調整報導角度、內容。但只要此例一開,當記者在撰寫文章時,會想到要「先給消息來源(受訪者)」過目時,便遠比發表後再接受公評的作法,容易形成「自我審查」。

甚至,當這種「習慣」被組織(新聞機構)允許,形成「通例」之後,更容易造成所有記者都只以受訪者、或政府機關的利益為依歸,淪為各有權者(不論是名氣、金錢或政治影響力)的傳聲筒,毫無獨立性可言了。

台灣在中文媒體世界之所以可貴,在於我們的「部分」新聞,仍具獨立性。背後也是因為,台灣新聞媒體「自我審查」的風氣不若中國。要知道在中國,眾所週知的新聞管制下,就連非政府機關的受訪者要求記者「事先給予審稿」,簡直司空見慣,而中國媒體的自我審查風氣,也常讓記者們敢怒不敢言——

台灣在中文媒體世界之所以可貴,在於我們的「部分」新聞,仍具獨立性。背後也是因為,台灣新聞媒體「自我審查」的風氣不若中國。圖/Shutterstock

「因為老闆會生氣,希望你退一步大家合作一下」

在中國,我曾經採訪過一家互聯網新創公司。採訪結束後,該公司公關卻要求我把稿件「先發給他」,語氣還非常理所當然。

後來文章刊出後(當然沒有先給對方看過),該公關接著馬上要求我修改內容,要我把該公司競爭對手的資訊拿掉,因為他們的「大Boss(公司老闆)會生氣」,希望我能「退一步合作下」。

在接到這種要求時,其實是很難控制自己情緒的。我內心的小宇宙已經大爆發——Excuse me? 我作為記者,服務的是讀者,並不是你們公司,我也不是在寫你們公司的公關廣告文,憑什麼要我修改?——那篇文章,根本就是在體現該垂直產業在亞洲的影響力,本就該跟讀者介紹多家具有競爭力的公司,如果文中只介紹我採訪的那家公司,就失去新聞價值了。

雖然這只是個很小的例子,但確切反映出了,受訪者會「基於自身利益」,要求改記者稿件的心態。

但是,新聞機構 / 記者必須用「專業」來證明自己值得信賴的價值

記者 / 新聞機構服務的是讀者、不是特定受訪對象,無論如何當然不能接受「事先看稿、審稿」,同時也不能「自我審查」,為特定利益服務——這其實是一家媒體或一個新聞從業者,之所以有資格稱為「第四權」的最基本原則之一。

但為什麼,如今卻有許多人認為「事先看稿、避免曲解,哪有什麼大不了的」?

很殘酷甚至有些難堪的現實,就是現在許多新聞記者和媒體,已經自己不夠重視自己的專業,因此失去了讀者的信任——

比方說,如果受訪者不能事先看稿,那記者要怎麼確保「不會錯誤解讀」或「錯誤論述」受訪者說過的話?

那當然就是要「查證」啦!查證是新聞媒體非常、非常重要的基本功——面對身份敏感的採訪對象尤其重要。但是查證的方法,並不是直接把稿件給受訪者「審稿」,而是針對事實(比如數據、受訪者年齡、受訪者可能說錯的資訊等)再次透過電話或訊息與其確認,這才叫做尊重受訪者。
 
另外,記者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保護採訪對象」(尤其是較為身份相對弱勢、敏感的受採訪對象)不被曲解、誤解或造成不必要的困擾:例如在做同志議題報導時,要跟同志受訪者充分溝通,哪些他說的話是能發表(on record),哪些是僅提供記者當作背景知識、並不刊出發表(off record),哪些受訪者的背景資料能寫進報導裡等等——這些都要確實掌握,以免受訪者「被出櫃」。這時候,反覆和受訪者查證與溝通就至關重要,把錯誤陳述受訪者談話內容的機率降到最低。

講了這麼多,結論是,無論在什麼情況下,記者的稿子都不應該給受訪者審稿,當然如果「記者」在寫的是所謂的「廣告文」、「業配文」(branded content),那當然歡迎「業主」大大審稿囉。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ehaniq@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