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空汙就是別開柴油車」?──「綠能環保」沒那麼簡單:從德國的「反柴油車風暴」,警惕台灣「能源危機處理」
圖片

2017 年 8 月三伏天,酷暑的熱浪不僅只在地處亞熱帶的台灣放肆,也在縱跨北緯 50 度南北的德國發燒。全球暖化、環境污染、綠色能源等各類環保議題再度成為兩地焦點,只是焦點內容有點不同。

當在中華民國某部會任職的一個朋友以順口溜 「夏日炎炎,汗流浹背,可憐公務員,沒有冷氣吹──辦公,難難難」私下嘲諷時,德國政府官員則從被環保團體戲謔為「魁儡戲碼」的「柴油高峰會」(Dieselgipfel)汗流浹背地走出。

兩地政府一樣情──被環保搞得焦頭爛額的無奈之情。

「柴油引擎」──過去的節稅好選擇,今日的重大汙染源

「柴油高峰會」(Dieselgipfel),是德國汽車工業巨頭們向德國政府陳情,要求召開的一個政府和汽車產業界的溝通協調會,會議的召開,源於最近德國以及歐盟境內吹起的「反柴油車風暴」。

對台灣人而言,柴油等同於大卡車和貨運車,刻板印象也停留在黑黑的「烏賊車」形象,殊不知,在德國,柴油可是支持汽車工業的「中流砥柱」。

根據德國交通部 2017 年初統計數據顯示,光是個人用小客車(PKW),就有三分之一是靠柴油引擎發動的,特別是近年來流行的休旅車(SUV)等稍大型客車。為了確保車子的馬力,德國汽車大廠推出的新款車,幾乎清一色使用柴油引擎。

在台灣被視為「環保殺手」的柴油,為何在德國卻受到青睞呢?

最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油價,二是環保標準。

在多數歐洲國家中,汽油和柴油等引擎燃料用油,除了能源稅之外,還需繳交環保稅。環保稅是根據「二氧化碳排放量」所訂定的,柴油燃燒後幾乎不會產生二氧化碳的特性,讓柴油的環保稅比汽油低。

亦即:行駛一輛柴油車和一輛普通汽油車,柴油車每公升可為駕駛人省下約 10% 的油錢。對於追求「理性消費」的德國人而言,柴油車自然遠比汽油車來的具有吸引力。

前面提到柴油引擎不製造二氧化碳的特性,也讓柴油在早年的環境評估標準下,被視為遏止地球暖化現象的「優良燃料」。

不過,近年來的環境科學報告中卻指出:現代城市的空氣汙染源中,以「懸浮粒子」(particulate matter,簡稱 PM)對於人體的危害最大,而柴油燃燒後所排放出的氮氧化物(Stickoxide),正是主要成分。

為此,德國汽車工業龍頭如福斯、賓士/奔馳、寶馬等汽車大廠,無不集中精力在研發改良柴油引擎,例如近年來開發出的 AdBlue(中文譯名:環保汽車尿素),就是為了讓柴油車能更符合環保標準的引擎淨化技術。

只是沒想到,2015 年號稱德國國民車的福斯集團在美國爆發了「福斯集團汽車廢氣排放醜聞」最後罰款落幕。但同樣的柴油車軟體微調現象,似乎也存在於歐洲銷售的福斯車,甚至還牽連了更多汽車製造商。

這個發現引起了德國官方及歐盟相關單位的重視,目前正在針對五家德國汽車大廠(包含福斯、賓士、寶馬、保時捷的等知名品牌)的柴油引擎軟體設定,進行後續追蹤及調查。

政府企業有共識,環保團體不買帳

在媒體報導的披露下,飽受空氣汙染的德國大城,如杜賽爾道夫、慕尼黑、斯圖加特(賓士總部),目前都在考慮是否要在城中禁駛柴油車,以改善日益嚴重的空氣汙染現象。就連首都柏林,也開始有類似的討論

只是,對於三分之一以柴油車代步的德國廣大民眾來說,柴油車一旦被某些城市「禁足」,所帶來的影響不僅止於通勤的交通問題,也會有實質的經濟損失(例如車子轉賣)。

對於汽車產業(包括製造商和二手車廠)而言,更是巨大的商業利益損失,難怪汽車巨頭們要立即聯合向政府陳情協商了。

在一整日的高峰會後,德國政府和產業代表表示協商結果令人滿意,結論可簡單歸納為下面幾點:

1. 砸預算汰舊換新:德國汽車製造商將投下 530 萬歐元的預算,更新目前使用第五代和第六代柴油引擎(Euro-5, Euro-6)的私家車內控軟體,以達到更佳的防污染效果。
2. 補助民眾換車:對於使用第四代及其前代柴油引擎(Euro-4 und darunter)的私家車主,政府將提供補助金,鼓勵車主換車。
3. 企業、政府聯手抗污:德國聯邦政府偕同德國汽車產業,將針對全德 28 個最嚴重的交通汙染地區,成立「淨化汙染基金」,幫助這些地區以現代化科技改善空氣品質。
4. 「柴油車禁駛」為最終手段:德國政府承諾:將優先執行前三項政策,改善城市空氣污染,而「柴油車禁駛」的措施則保留為不得已的最後手段。

不過,環保團體如「德國環境救助協會」(DUH)卻認為這個高峰會是個大失敗,因為汽車業者所提出的軟體更新方案,並無法徹底解決柴油汙染的現實。

「反柴油車風暴」新商機

當德國汽車產業傷透腦筋時,卻也有其他公司在這陣「反柴油車風暴」中嗅到了新的商機,例如德國的 Baumot 和美國的特斯拉(Tesla)。

Baumot 是德國一家專門提供汽車排放廢氣處理和引擎研發技術的公司,老總 Marcus Hausser 認為,軟體只能治標,只有硬體面的改善,才能解決柴油引擎汙染的問題。因此他大膽預言:Baumot 公司開發出的 BNOx 系統設備,將會是使用柴油的公車和計程車未來行駛城市地區的必須裝備。

而執電動車產業牛耳的特斯拉,也因為「反柴油車風暴」,在歐洲股價瞬時飆升。

目前德國汽車大廠已陸續公開表示,未來將把引擎研發往油電混合動力引擎(hybrid vehicle)和電動車(EV:electric vehicle)的方向集中。

電動車就能解決空汙問題?看看這些國家怎麼發電

只是,這樣真的就能解決環境汙染問題了嗎?

以電動車而言,目前全球使用電動車最密集的市場是挪威,原因在於挪威豐沛便宜的電力。根據 2011 年挪威的電力來源統計,水力發電(hydroelectricity)佔 95%;整體而言,98% 電力來源是再生能源,火力發電僅佔 2%。在這樣得天獨厚的發電條件下,挪威自然有充沛便宜的電力供電動車使用。

反觀其他國家呢?

環保尖兵德國 2016 年的發電統計:70% 電力來源仍為傳統模式,其中火力發電佔了近 53%,而核能發電在三年前福島事件的影響後,下降至 13%,不足部分由火力發電補充。再生能源發電只佔了 30 % 左右。

歐盟第二大國法國 2014 年的官方統計:77% 的電力來源為核能,4.8% 為火力發電,再生能源發電不到 20%。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為了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法國政府以加蓋核能電廠來取代火力發電的比例。

處於阿爾卑斯山國度的瑞士,根據 2015 年官方統計:60% 電力來源為再生能源,其中以阿爾卑斯山區充足的水力發電為主,35% 的傳統發電中,核能發電佔了 33.5%。

向來以「直接民主」自豪的瑞士,雖然在今年 5 月 21 日的公民投票中,以過半數決定了瑞士未來的「電力國策」,必須朝廢除核能電廠、增加再生能源發電的方向前進;但是瑞士人民卻不同意列出強硬的時間表,而只願意讓運轉中的核能電廠隨著它們的自然壽命,慢慢壽終正寢。

原因很簡單:以精密工業和金融服務業為國本的瑞士,在沒有找到其他發電替代模式前,一旦斷了核能發電,遇到電力供應瓶頸時,就只能向鄰近的法國或德國購買電力,這樣一來,等於將瑞士的經國大權交到了外國手中。因此在權衡之後,即使瑞士地狹人稠、即使核能有潛在風險,瑞士人還是做出了暫時與核能共生的決定。

借鏡德國:治標不治本,恐造成空汙循環

看了這些歐洲國家的電力供給統計,或許大家已經發現了一個挺弔詭的問題:當環保人士鼓吹以電動車取代傳統柴油、汽油車時,是否考慮到了電動車的電力如何而來?

如果每一輛電動車的動力都來自發電廠的電力,那麼每增加一輛電動車,就是在目前的用電量上再增加一分負擔。這也意味著:推動電動車的直接後果就是全國用電量的增加,所需要的配套措施,則是擴展現有的發電供給量

而以歐洲各國目前的電力來源比例看來,再生能源發電受制於技術的限制,暫時可以擴展的空間有限,剩下的可行方案只剩核能發電和火力發電。

核能電廠造價高昂,能源本身的潛在危險性高,再加上全球的反核趨勢,火力發電似乎是唯一解答。

這麼一來,是不是又回到了原點:電動車所降低的空氣汙染成果,被提供電力來源的火力發電廠所排放的廢氣大打折扣,甚至還可能更進一步加重空氣汙染程度?

所以,電動車是否就是柴油車的環保最佳替代方案?舒舒暫且持保留態度。

如同我們想要保護大自然一般,環境因素是環環相扣的,環保手段也不能固執的只從一個角度考慮。任何一個環保方案、環保政策的實施,造成的後果可能如同蝴蝶效應般的漣漪不斷,遠在施政者的想像之外。

德國目前的柴油引擎風暴如此,台灣為了發展綠能而面臨的電力危機亦是如此。

《關聯閱讀》
最聰明的電動怪物──特斯拉,極速體驗
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作品推薦》
盲目的「人道主義者」,竟成為害死難民的共犯──無限上綱的「救援行動」,幫助了誰?
在國際媒體,川普形象改造、梅克爾對手造勢的秘密武器──法國「外銷天王」馬克宏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yawali@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舒舒/從歐洲看世界

舒舒,本名舒寗馨,北一女、台大政治系政論組畢業、比利時魯汶大學歐洲共同體研究碩士。
曾是台灣的平面媒體記者,也在歐洲和日本當過白領、做過中醫口譯,目前是數家中文媒體的特約歐洲企劃和翻譯。
學生時代因為討厭英文而宣稱永遠不要踏出台灣島,後來卻嫁了個歐盟外交官足跡遍及五大洲四十六國。
能流利應用中、英、法、德、日五國語言,一點西班牙語及荷蘭語,被朋友暱稱為八哥,自己則有時害怕哪一天會得精神分裂。
喜歡寫作攝影中國古典文學。
夢想是出版一本類似余秋雨先生的《千年一歎》的遊記。
部落格:《舒舒手記》
臉書專頁:《舒舒手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