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歐盟強力反制「川普現象」,關注「沉默大眾」:圖斯克連任歐洲理事會主席

【即時】歐盟強力反制「川普現象」,關注「沉默大眾」:圖斯克連任歐洲理事會主席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Franciszek Tusk)。圖/Drop of Light@Shutterstock

在川普「吸睛」全球的同時,面臨英國脫歐、極右派抬頭等危機不絕的「跛腳巨人」歐盟終於覺醒!3 月 9 日歐盟 27 國領袖做了件讓人刮目相看的大事──強勢支持現任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成功連任。

歐洲理事會是什麼?一次弄懂歐盟三部門

首先,我們必須先了解歐洲理事會及其主席在歐盟扮演的角色。

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簡稱歐盟 EU)的核心機構可以簡單區分成下面三個部門:

一、最高決策部門──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

相當於一個內閣制國家的內閣會議,成員為各會員國的最高元首,例如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歐蘭德,共 28 人(英國脫歐後將變成 27 人)。

歐洲理事會主席(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可視為內閣主席,俗稱歐盟總統(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Union),由 28 會員依資格多數決原則(qualified majority)選舉產生,一屆任期為兩年半,得連選連任一次。

目前主席是波蘭前總理圖斯克,自 2014 年 12 月 1 日就任,如今連選第二任成功,也是目前歐盟的焦點人物。

二、立法部門──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

相當於台灣的立法院,設有議長一人,前議長就是今日德國最具人氣的政治人物舒爾茲。(可參考舒舒,〈歐盟兩大巨人的選舉大戲正精彩──法國政壇的背叛與欺騙;德國社民黨的犧牲小我、強勢挑戰梅克爾16年執政〉)

三、行政部門──歐盟委員會,(或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

相當於台灣的行政院,設有歐盟委員會主席,目前是容克擔任。

歐盟另有司法、外交等部門,但筆者在此為了方便讀者理解,暫不深述。

圖斯克高票連任,唯一跑票國竟是自己人

此次的新聞主角圖斯克(Donald Tusk),可不是歐盟政壇中隨便的一個小嘍囉,而是歐盟最高決策集團的領導,選舉結果當然是歐盟政壇的一等一大事。

自 2014 年 12 月就任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的政治操守與專業表現,獲得歐盟會員國領袖一致認同,眾人的支持反映在 27 張選票裡,萬萬沒想到的是,唯一打臉的竟然是他自己的祖國波蘭!

圖斯克是波蘭具左派色彩的公民綱領黨(縮寫 PO)主席,他於 2005 年至 2014 年擔任波蘭總理,2014 年 12 月起轉戰歐盟政壇,成為歐洲理事會主席。

2015 年年底,波蘭大選政黨輪替,公民綱領黨下台,法律與公正黨(縮寫 PiS)成為新的執政黨。PiS 屬於右派保守政黨,與左派的 PO 除了政見不同外,該黨的領導人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更因為和圖斯克有私人恩怨,因此極力反對他連任歐洲理事會主席。

身為維謝格拉德集團(Visegrad Group,又稱 V4)的領頭羊,並且為歐盟會員國中,人口數位居第五的國家,波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然而,這次波蘭右派政府的「反圖斯克主張」卻大吃閉門羹,不但德法雙巨人不理她,甚至連 V4 的親密盟友──如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國也不買帳。

波蘭本來還指望「愛跟歐盟全體唱反調」的英國會為反對而反對,沒想到英國首相梅伊也是圖斯克的粉絲!最後,波蘭政府除了高調抗議,甚至威脅要阻擾即將來臨的歐盟高峰會議,對於圖斯克連任的結果已無力動搖。

三大指標性意義,預測歐盟前景

圖斯克的連任,有三個指標性意義:

一、確立了歐盟決策者選拔的最終要件(Meritocray prevails),是「任人唯賢」:

凡是「德才兼備」的歐洲政治人物,無論他/她是否擁有母國的政治力量支持,只要能在歐盟層次的政經領域表現出色,都有可能進入歐盟決策核心,成為「歐盟政治菁英」。

這個「潛規則」暗示歐洲菁英份子:卓越不必畫地自限,胸懷天下之士,應打破地界、國界,施抱負於歐盟、放眼全球。失意於國內政治舞台又何妨?還有天外有天的「歐洲政治舞台」等著你!

長遠看來,在歐元危機、英國脫歐和極右派「反歐盟」潮流的衝擊下,歐盟若想鞏固基礎、前進未來,勢必得爭取歐洲菁英集團的認同乃至效忠。

二、再次確立「資格多數表決制」為歐洲理事會的主要決策原則(Qualified majority voting prevails):

身為全球重要政經實體,歐盟常給人「內鬥不斷、政策不行」的印象,而這個印象的來源在於它行之有年的一致表決制(unanimous voting)。

一致表決制要求的是 28 個會員國全體一致同意,只要一國說 NO,就可以否決一個法案或政策,成為會員國間彼此牽制的「核子武器」。

雖然 2007 年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對一致決做出改革,然而成效有限。特別是英國動不動就愛祭出「保衛國家主權」的大旗,杯葛歐盟決策,導致歐盟在重大政策上要不動輒其咎、要不慢半拍反應,更甚者無共識收場,成為名副其實的「跛腳巨人」。

此次歐盟 27 國領袖不顧波蘭檯面下的強力動員,以及檯面上的強烈反對,堅持讓圖斯克上位,宣示了歐盟元首們將以「資格多數表決制」為未來重大政策制定的最優先原則。

同時,這也表明了歐盟日後,將不會再因為某個會員國或者某個小集團的杯葛而屈服。這個宣示、這種決心,無疑的已經為歐盟可預見的將來打下一劑強心針。

三、反制歐洲極右派聲勢、確實反映少數民意:

這次波蘭政府反對波蘭籍的圖斯克連任,最大原因是左右派政治理念的不同。

目前執政的法律與公正黨,自稱保守右派,但這一年來動作頻頻,更有向極右派發展的趨勢。該黨除了已在波蘭國內引發多次的公民遊行抗議外,更不時遊走在觸犯歐盟人權法條的邊界。

根據波蘭民調顯示:將近 50% 的波蘭人目前其實並不支持執政黨,反而比較同情圖斯克帶領的公民綱領黨。

在波蘭民意日漸兩極化的同時,圖斯克連任歐洲理事會主席更具重大意義。

民主理念下的選舉制度,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是,當多數只是「少數的多數」,例如 50.1% vs. 49.9%,這樣的多數是否還能保障制度設計時的原始初衷呢?會不會更容易產生所謂的「多數暴力」?

隨著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的表現,他對全球政治、經濟、軍事、環保、甚至媒體言論自由等重大議題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強烈的衝擊著歐洲政治菁英分子的靈魂。

許多歐盟主事者都警覺到:若繼續放任極右派思想在歐洲烽火燎原,極有可能催生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希特勒。

如何在歐洲避免產生「川普現象」,早已是歐盟國家多數領袖的默契(tacit understanding)。這次以圖斯克打擊波蘭極右派執政聲勢,就是極高明的項莊舞劍。

其實,節制極端民意的最佳辦法,就是洞察「沉默的大眾民意」和照顧/尊重 49.9% 的「少數民意」。

向歐洲取經,台灣走出真民主

歐洲是民主思想的發源地,更是現代選舉制度的先行者。面對二十一世紀不斷爆出的民主制危機,解題金鑰或許還是得在這片孕育希羅文明的土地上尋找。

身為亞洲民主政治實體的我們,絕對有資格為台灣這二十多年來民主自由發展的進步和成就為榮。然而,與歐洲老牌民主國家相比,台灣其實還處在「民主幼兒期」。

除了有繼續學習及進步的空間外,我們更應該記取歐洲的歷史經驗和教訓,去蕪存菁,撇去西方民主皮相、掌握民主理念菁華、實踐以自我文化為本的民主精神,台灣才算走出真的民主之路。

參考資料:(圖斯克相關新聞)
1. 聯合新聞網 (中文)
2. 歐盟相關權威週刊 Politico (英文)
3. 明鏡週刊特稿 (德語)

《關聯閱讀》
從「新納粹大遊行」到「為難民上街頭」──德國的右派與左派
【即時】民粹主義橫掃歐洲,逼出菁英危機意識:歐盟各國,已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作品推薦》
歐盟兩大巨人的選舉大戲正精彩──法國政壇的背叛與欺騙;德國社民黨的犧牲小我、強勢挑戰梅克爾16年執政
高山上的貓頭鷹──德國「年度之鳥」背後的幸與不幸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rop of Ligh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