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兩大巨人的選舉大戲正精彩──法國政壇的背叛與欺騙;德國社民黨的犧牲小我、強勢挑戰梅克爾16年執政

歐盟兩大巨人的選舉大戲正精彩──法國政壇的背叛與欺騙;德國社民黨的犧牲小我、強勢挑戰梅克爾16年執政

參選法國總統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圖/Frederic Legrand - COMEO@Shutterstock

當 2017 年初全球國際新聞焦點持續鎖定川普的同時,歐盟兩大巨人法德兩國政壇分別發生了震撼選情的爆炸性事件。一個像日本狗血的午間連續劇情節──背叛、欺騙、醜聞;另一個則像一齣孔孟復生、儒家執導電影──禪位民主、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左右政客一般黑?法國大選的背叛與欺騙

1 月 29 日法國執政的左派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舉行總統候選人初選第二輪投票,由現任教育部長哈蒙(Benoît Hamon)出線,代表該黨在四月角逐法國總統大選。本來總統歐蘭德不得人心,已注定會拖累社會黨今年的選情;贏得初選的哈蒙,政治立場偏左激進,更讓社會黨的選情雪上加霜。

在社會黨初選結果揭曉後,許多該黨議員立刻決定「棄帥保車」──放棄黨自己選出的候選人,改為支持前經濟部長、「叛逃」出社會黨獨立參選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註一)

左派才剛上演完「背叛」一劇,選情因此更為看好的右派、共和黨候選人費雍François Fillon,或譯為菲永),卻驚爆「自肥醜聞」。

法國諷刺小報《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於 2 月 1 日爆料費雍的妻子潘妮洛普在他擔任國會議員期間「領乾薪」33 萬歐元(約 1,200 萬台幣),費雍的一雙兒女也涉嫌以假助理的工作身分領走 8.4 萬歐元(約 285 萬台幣)(註二)

費雍的第一時間反應是否認。否認潘妮洛普曾替他工作,「因為她是 100% 的家庭主婦。」

在法國媒體 24 小時的窮追猛打後,費雍改口──潘妮洛普確實曾協助自己處理國會工作,所以領錢依法有據。

然,醜聞越追越醜,領乾薪的數字越追越多。

在醜聞爆發後的第三天,媒體追算出費雍妻兒女三人的領乾薪金額應該超過 90 萬歐元(約 3,060 萬台幣),遠超過費雍後來自己提供的數字;至於金額還會不會再增加,沒有人敢斷言(註三)

對政客失望的法國選民:「由下而上改變社會吧,否則 21 世紀的法國沒有希望了」

由於費雍對此事件在媒體面前說法前後矛盾,一般法國人對他的「誠信」形象近乎破滅。

雖然費雍堅持等待司法調查結果,但 69% 以上的法國人都表態希望他能自動退選;總統選舉民調更顯示他的支持率已從今年一月中旬的 24% 下降到 19.5%,現在甚至掉到政治新秀馬克宏之後(註四)。

法國媒體公認費雍妻子的金錢醜聞是美國水門案的法國翻版,為其命名「潘妮洛普門案」(Le Penelopegate)

無論是背叛、還是欺騙,距離法國總統大選還有兩個多月,法國一般民眾對法國的政治人物及官僚系統卻越來越失望。

「我們早已習慣一個沒有原則、只會爭權奪利、圖利自家人的官僚系統。不管誰當總統、甚至市長、縣長、村長,結果都一樣──要想有所改變,我們必須自立自強,公民自發性的提案(projet)與實踐,由下往上去改變現況,實現我們的理想社會。如果等待那些政客做出些什麼,那 21 世紀的法國就真的沒有希望。

目前在法國高教擔任 IT 教師的好朋友 Laurent 的嘆息,道出了今日法國知識分子的心聲。

德國在野黨黨魁選前「讓位」,來勢洶洶

相對於法國政壇的背逃和欺騙醜聞,德國政壇最近吹起的,卻是一股朝氣蓬勃的 「禪位」之風。

1 月 24 日德國社民黨(SPD)黨魁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宣布放棄競選下任總理;同一時間他也辭去黨魁一職,並且推薦黨內同僚舒爾茲(Martin Schulz)為社民黨新黨魁,代表該黨角逐今年九月德國總理大選。

加布里爾的「禪位」之舉,震驚了全德國。

不但德國第一、第二國家電視台(ARD、ZDF)以號外頭條處理,24 小時新聞網更是將其列為每節新聞頭條。

如果我繼續參選,不但我個人會輸,更會讓整個社民黨敗選。」(”Wenn ich jetzt anträte, würde ich scheitern und mit mir die SPD.”)加布里爾接受德國兩大報訪問時如是說(註五)

的確,根據德國權威民調中心 Emnid Institut 今年一月的民調顯示:如果舒爾茲代表社民黨參選總理,他將可以囊括 38% 的選票,僅落後梅克爾一個百分點;但如果是加布里爾代表參選,那麼得票率大概只有 27%,相對於梅克爾 47% 的得票率,完全沒有勝選的機會(註六)

果然,在加布里爾「禪位」給舒爾茲的消息出來不到一週的時間裡,社民黨的民調從 20.4% 上升到 23.1%,提升了將近 3%(註七)。

其實德國一般大眾並不如部分媒體所報導的,如此討厭加布里爾。

他是德國現任經濟和能源部長,長期的政治生涯中沒犯過錯、更遑論鬧醜聞。只是他個性耿直,說話直接,有時發言用詞火辣直追川普,因此讓個性嚴謹的德國人對他的看法呈現兩極──少數喜歡他的人欣賞他的坦率,多數人則認為他說話太過、得理不饒人。

和梅克爾及其他德國知名政治人物相比,加布里爾的民調排行始終擠不進前三名。加上近年來社民黨內部對他的批評也不少,大大的削弱了他身為黨魁的權威性,也連帶影響到社民黨的選情。

前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茲,強勢挑戰梅克爾 16 年執政

反觀獲得禪位的舒爾茲──前歐洲議會議長,在如今歐盟議題不受歡迎的德國社會,他卻好評不斷。

和加氏雷同,舒氏的行事作風也是爽朗直接;但他的直在支持者眼中,卻是一種「發自內心」(spricht vom Herz)的真誠,而非政客常見的尖酸刻薄。對於目前敏感的難民政策和歐洲民粹主義興起等爭議性話題 – 舒氏或支持或譴責,毫不閃躲的表達個人立場,絕不媚俗推託。

舒爾茲對於「社會正義」(Gerechtigkeit)和「尊重小人物」(Respekt)理念的執著,也是他受德國輿論尊敬的重要原因之一。

即使曾經「貴為」歐洲議會的議長之尊,他卻從不用艱深的政治哲學術語、只用每個人都能聽得懂的「庶民語言」來闡述他的政治理想和抱負。如此「親民」「謙卑」的姿態,為他贏得「庶民總理候選人」(der Kandidat der kleinen Leute)的封號(註八)

舒爾茲除了上述的人格特質魅力,今年與梅克爾同齡 62 歲的他,在鏡頭前卻散發著青壯年人的朝氣和活力,深受德國年輕選民的支持。

或許是難民問題磨盡了梅克爾媽媽的銳氣,又或許是 16 年漫長執政之路的倦怠(德國總理沒有任期限制),最近梅克爾給人的感覺相比之下,卻顯得「垂垂老矣」。

遲暮之年對比朝陽初上,候選人個人的民調勝負,似乎已經揭曉。但選舉結果仍未可知:

德國權威雜誌《明鏡週刊》在 2 月 3 日揭露最新民調:假設德國總理由公民直接投票選出,50% 的受訪者表示會投給社民黨的舒爾茲,只有 34% 的受訪者會繼續支持現任總理梅克爾(註九)

然,就現實制度面而言,德國總理一職是由國會多數黨的黨魁擔任,因此只要梅克爾所帶領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在德國各邦繼續保持相對多數優勢(目前支持率為 36%),她仍有可能在九月的國會選舉後繼續執政。

無論今年的德國大選贏家是誰,德國社民黨黨魁加布里爾的主動「禪讓」決定,已經注定會將社民黨重新帶回德國政治舞台的中心。

更重要的是,他的個人行為不但凸顯了德國政治人物「以大局為重」的政治高度,更肯定了德國政黨政治的理性與成熟,相信他終將在德國民主政治史上留名,也值得在邁向民主之路上步履闌珊的台灣學習。

註一:法國總統大選的現況分析<法總統大選「三強鼎立」 中間派馬克宏是黑馬
註二:2 月 1 日《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
頭版頭條
註三:
法文資料來源:"
Nouvelles révélations : Penelope Fillon aurait touché 900 000 euros au total
中文媒體報導:<
法國前總理費雍醜聞不斷 再被控子女也掛名領薪
註四:La boîte a sondage::(
互動式民調顯示
註五:
德國兩大報之一《明星報》(Der Stern)報導:"
Sigmar Gabriel schlägt Martin Schulz als SPD-Kanzlerkandidat vor
中文可以參考:<
德國總理選戰未明 社民黨舒爾茲成強棒
註六:
German SPD chief Gabriel makes way for Schulz to run against Merkel
註七:
SPD legt unter Schulz deutlich zu
註八:「庶民總理候選人」(
der Kandidat der kleinen Leute
註九:德國權威雜誌《明鏡週刊》2 月 3 日
最新民調

《關聯閱讀》
法國總統候選人大爆冷:左派總統歐蘭德棄選,共和黨「菲永旋風」崛起
【即時】民粹主義橫掃歐洲,逼出菁英危機意識:歐盟各國,已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作品推薦》
高山上的貓頭鷹──德國「年度之鳥」背後的幸與不幸
為何對難民從接納到排斥?歐洲人內心深處的「特洛伊木馬」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rederic Legrand - COMEO@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