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上的貓頭鷹──德國「年度之鳥」背後的幸與不幸

高山上的貓頭鷹──德國「年度之鳥」背後的幸與不幸

雖然 2017 年的一月剛剛結束,然而對於在中華文化區的人們而言,真正的新年似乎現在才真正到來──火猴年結束,丁酉年的金雞年降臨。在這個十二年一度的「鳥類」年,順便為各位讀者介紹一下德國的「年度之鳥」。(Der Vogel des Jahres)

德國「年度之鳥」的由來

自 1971 年開始,每年入冬前,德國自然保護協會(簡稱 NABU)及巴伐利亞護鳥協會(簡稱 LBV),會在德國土生土長、隨季節移居德國,或是在德國可以觀察到的眾多鳥類中,選出來年的「年度之鳥」(註一)

此舉一方面是為了引起德國大眾對於當選鳥類的注目及興趣,進而願意對其有更深入的認識;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喚起社會對於各種鳥類以及自然生態保育的重視。

德國人一般給人的刻板印象是嚴肅認真(其實是真的!),但他們的內心其實也有超萌輕鬆的一面。為了想玩樂,但又要對得起自己「認真工作/學習」的道德良心,德國人喜歡「寓教於樂」,不時會搞些創意的活動出來,年度之鳥就是挺好的例子。

然而,年度之鳥的「后冠」和世界小姐選美是完全不同的。

每年「有幸」入選的鳥,背後蘊含的「意義」其實是挺不幸的:因為當選的年度之鳥,在德國通常是即將,或者正面臨生存困境的鳥類。一些比較稀有的鳥類,甚至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步入瀕臨絕種的命運。

「高山上的貓頭鷹」為何陷入困境?

2017 年德國的「年度之鳥」,是雀屏中選的 Waldkauz,學名是 Strix aluco,中名是灰林鴞(注音:ㄒㄧㄠ),被台灣愛鳥者暱稱為「高山上的貓頭鷹」。(註二)

貓頭鷹在童書裡總是被描繪成溫文博學的森林博士;而大眼圓臉、又沒有尖尖耳朵的灰林鴞,外表看起來比貓頭鷹更「萌」。然而,這些形象畢竟只是人們一廂情願的想像,並非牠們的真實面目。

無論是鴞還是鷹,從名稱上可想而知:牠們和鷹鴞屬於近親,在鳥類中是獵食其他小動物的猛禽;再加上牠們是夜間活動的鳥類,除了比牠們更大型的鴞類或鷹類可以捕食牠們,自然界的天敵並不多。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是這麼勇猛無敵的一種鳥類,怎麼會生存困難?

答案得從宏觀角度去找。

自然界許多鳥類和人一樣,會自己蓋家。或者以樹枝築巢,或者去侵占別人築好的巢,例如喜鵲。然,灰林鴞卻非常不同。

灰林鴞的家不是「築的」,也不是「佔的」,而是「找的」。

灰林鴞的天然棲息地是溫帶闊葉林和針葉混合林,牠們在森林裡尋找天然樹洞,然後引以為巢、繁殖後代。

在台灣,高山上的松林、鐵杉、冷杉,是牠們的最愛,即使是已經枯死的鐵杉,只要有洞,就是牠們最溫暖的家。在德國,許多溫帶森林,甚至城市近郊的樹林中,只要有成年老樹和樹洞,就可以成為牠們的棲身之所。

然而,隨著人們對糧食和肉類的需求上升,越來越多的林地被開發成農牧業用地;就算是森林保育,對於人類「無用」(useless)的樹種、老樹和老樹林,也總被列入伐林整地的優先地區。

老林枯樹的減少,意味著天然樹洞的消失;林地轉換成農牧地,意味著動物的遷徙和死亡,生態圈的全面轉變,讓灰林鴞找不到東西可吃。

就這樣,灰林鴞的天然棲息地越變越小,灰林鴞賴以維生的小鳥和小型齧齒動物(例如田鼠、松鼠)也越來越少。想當然爾,環保團體要向德國社會大聲疾呼:「救救可愛的灰林鴞,救救我們的森林!」

只是,即使在生態保育意識強大的德國,面對「以人為先」的國土規劃理念時,也難以避免「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困境。

年度之鳥活動背後的辯證

講到這裡,不禁要讚許一下德國人在「環保」和「發展」之間,透過如年度之鳥這樣的活動,自然帶起更多人的注意,並且促成理性辯證:

德意志民族推崇理性思考、強調實踐印證,以及重視判斷力養成的哲學傳統,西方大哲康德會誕生在德國,並非巧合。

德國人相信,社會群體間的利益本來就有差別性,但真理卻絕對可以越辯越明。透過社會上不同背景人士、不同利益團體對於「環保」和「經濟發展」這類議題不斷的討論,甚至辯論,可以讓越來越多的個人了解到議題相關事物的本質,有助於個人理性思考,對政府的決策做出比較客觀的判斷,決定是否支持或是反對該政策。

德國的灰林鴞,拜 2017 年「年度之鳥」之后冠,已經在德國聲名大噪。

可以想見,2017 年許多德國孩子們的戶外教學熱門地點之一,會是去探訪灰林鴞家園的森林或者動物園夜行館。自然課的家庭作業,會有小朋友對灰林鴞和牠們的生活環境做深入的報告。

可以想見,看過灰林鴞照片及影片的孩子和成年人(灰林鴞是夜行鳥,所以很難用肉眼賞到),都會因為牠們萌萌的外表,對牠們心生憐惜,進一步的會想保衛牠們的家園。

養成環保意識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大喊環保口號,而是讓我們每個人親眼去見證自然的美好。而這個「美」,只有人類對地球上其他物種心存「善」念,珍惜目前所有,才可能繼續維持下去。

反觀台灣的「候鳥嬌客」們

德國的灰林鴞,突然讓我想起飛來台灣西部鹽灘地過冬的候鳥嬌客。

同樣是鳥類、同樣是在服從「適應環境的求生 DNA」指令下,各自安居於某種特定自然生態的物種。然,牠們,因為人類的私欲,可能即將面臨喪失家園的困境。

無論是稀有的黑面琵鷺,或是常見的燕鷗,每個物種都有牠獨一無二的價值,不應該由另一個物種,來決定是否擁有生存的權利。

想像候鳥們從遙遠的北國遠渡重洋來到台灣休養生息,我折服於牠們的堅毅性格及堅強生命力。只是,牠們還能在西部鹽灘地逍遙多久?

在歐洲,發展綠能的出發點是環境保護,目標是永續經營。在台灣,政府也決定綠能是台灣必走的一條路。然而,台灣綠能政策的發展方向、形式、方法及目標何在?

總聽長輩們說:八十年代台灣經驗的成功,與台灣人天生具有強烈的向外學習精神有關。或許,二十一世紀的台灣,能向德國取經的,不光只有冷冰冰的政策,還有德國社會持續辯證真理的精神和堅持。

註一:對於鳥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去 NABU 網站看看歷屆「年度之鳥」的照片和資料唷~
註二:〈灰林鴞──高山上的貓頭鷹

《補充豆知識》
貓頭鷹:
貓頭鷹在許多文化中都有特殊意義,有興趣的讀友可以去下面附註的中文維基看看。我這裡想補充的是,對於繼承希臘文化的歐洲人而言,貓頭鷹主要還是與希臘神話中的雅典娜有關。因為牠是雅典娜女神的使者,因此被多數歐洲人認為是智慧的象徵。

在德語文化區,貓頭鷹有牠自己的意義。牠既是帶來好運的吉祥物,同時也是傳遞死亡消息的使者,甚至還是古代醫學的榮譽徽紋鳥,但又是嗜好飲酒者的保護神。可說是集矛盾為一身的特殊鳥類。

此外,在離我們很近的日本,對貓頭鷹也有異常的喜愛。

常去日本旅遊的朋友大概已經注意到了:日本大多數觀光景點賣的紀念品,都會有貓頭鷹造形的各式玩偶和手工藝品。只是你/妳知道,為什麼日本人那麼喜歡貓頭鷹嗎?

日本人相信貓頭鷹能替人帶來好運,所以喜歡用貓頭鷹造型。至於貓頭鷹是福鳥的出處已經不可考,但最可信的說法應該還是因為日本很多吉祥話正好與貓頭鷹同音。

貓頭鷹,日文叫做「ふくろう」。同音的日文詞有「不苦勞」(意思是富足順遂的生活)、福籠/福來郎(福氣到)、不老(長壽)、袋(知惠袋,智慧的聯想)、福老/富來老(寬裕的度過老年生活)、福路(旅途平安、幸福人生)等等。難怪貓頭鷹被日本人視為大吉的吉祥物了~

《參考資料》
1. 中文維基:貓頭鷹
2. NABU 網站:〈Warum ist der Waldkauz Vogel des Jahres 2017?〉
3. HIRAOKA:〈苦労知らずの人生を過ごすことができる縁起の良い象徴【フクロウ(梟)】
4. acestrategy.jp:〈ふくろうの縁起の意味は? だるまと竹とうさぎの意味も! 龍もいた!?

《關聯閱讀》
盤旋半世紀的鷹──班哲明和他的傳奇
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作品推薦》
為何對難民從接納到排斥?歐洲人內心深處的「特洛伊木馬」
從台灣學生變裝納粹,看四代德國人心中永遠的痛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vil.sandi CC BY 2.0、附圖/舒舒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