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候選人大爆冷:左派總統歐蘭德棄選,共和黨「菲永旋風」崛起

法國總統候選人大爆冷:左派總統歐蘭德棄選,共和黨「菲永旋風」崛起

 

法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弗朗索瓦 · 菲永(François Fillon)


11 月 27 日在將近 5 百萬自由登記的法國選民投票下,法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第二輪初選結果揭曉:弗朗索瓦 · 菲永(François Fillon) 以 66.5% 的高得票率擊敗在初選以前一直被看好的對手阿蘭 · 朱佩(Alain Juppé),成為法國共和黨角逐 2017 年法國總統大選的正式候選人。這個選舉結果具有雙重指標意義:它不但有可能改變法國的左派執政現況;甚至可能進一步的加速歐盟政治光譜的由左返右趨勢,造成歐洲政治的豬羊變色。

菲永和朱佩出席電視辯論。圖/舒舒 提供


一週前的法國共和黨第一輪初選結果公布時,全法國對於菲永的黑馬出線只能說是跌破眼鏡。因為早在 2013 年就宣布將角逐總統初選的菲永,直到第一輪初選前,他的民調率只在 10% 左右盤旋,因此法國政界和媒體焦點一直放在薩科奇和朱佩之戰。然而,一週前和上週日的菲永全勝,在法國激起了所謂的「菲永旋風」,也讓政治分析家和電視名嘴,開始真正的認識菲永這個人和他的政治主張。

關於菲永生平及他的政治經歷,在網路上有不少的資料,有興趣的讀者們可以花時間瀏覽一番,筆者這裡就不詳述了。

「勇於說真話」,跌破專家眼鏡的法國總統候選人

然而,從一直不被看好的選情到最後逆轉全勝,「菲永旋風」 的魅力究竟何在?

首先,法國政治分析家稱讚他是 "l' homme de de la vérité"──勇於說真話的人。

從幾世紀以來,法語一向被視為「外交辭令」的最佳語言,"la langue de bois"(註一) 讓多數法國政客的發言常流於華麗詞藻、浮而不實。特別是一旦碰到敏感的政治話題時,為了安撫選民,政客們更是避重就輕,以致讓法國政治空轉,國勢大衰,從二戰後歐洲最強淪落到今日的「德國應聲蟲」。

菲永在歷經 3 年的全法趴趴走後,2013 年正式宣布角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時的選舉口號便是"Le courage de la vérité "(說真話的勇氣)

他不畏批評的指出,法國要重返 19 世紀的輝煌,但前提是必須有勇氣去面對今日法國醜陋的真相──毫無競爭力的 35 小時最低工時規定、僵化的勞工制度導致雇主不敢聘僱員工、公務員眾多但行政效率低落、工會權力過分擴大讓法國成為全球愛罷工前三名國家。這些社會經濟因素,除了讓法國總體競爭力大幅下滑外,更使得法國失業率不但超過歐盟平均 10.1%,年輕族群近 25% 的超高失業率更讓法國名列歐盟後段班。(註二)

為了起振沉痾,菲永認為目前法國需要的是從鞏固傳統家庭倫理價值的精神改革,到社會福利制度、國家整體經濟全面體制改革的「震撼療法」。(la thérapie de choc)(註三)

雖然他知道這樣「激進」(radicalité)的競選政見勢必會激起社會一部分人對他的反對,但他不在乎,因為他的目標是在 5 年內解決法國高失業率的問題,10 年內讓法國重掌歐盟政治龍頭,法國人要嘛對他全盤接受,要嘛拒絕他,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 "c’est à prendre ou à laisser"

他也在公開場合坦白的表示,如果自己 2017 年真的當選總統,但卻不能在 5 年總統任期的前 3 個月有所作為,那麼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在往後的 4 年 9 個月中將無法實行任何政見。

極右,與保守右派之爭

有人認為,面對極右派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的日益強大,保守右派的菲永或許是唯一能與其相抗衡的人。不過,標榜激進、敢於說真話的菲永,跟走民粹路線的國民陣線並不相同。

曾經在薩柯奇執政時期當過 5 年法國總理的菲永,在決定參選法國總統初選後,便開始了他「與民意同步」的全法 3 年趴趴走。

在公開的電視辯論中,他深具信心的表示,自己的競選白皮書是在 3 年間瞭解法國「沉默的多數」(La majorité silencieuse)期間,與 1 萬 6 千多名支持者集思廣益下的產物,而這些政見目前已經有超過百萬的選民支持。

菲永說,若自己能代表共和黨在 2017 年參與法國總統大選,這將可以讓那些不得已支持極右派的法國人找到回歸正軌的理由和動機。同時,他也認為,法國目前的政黨政治已經閉塞到無法呼吸的地步,新的政府必須要海納百川,容納各派政黨菁英唯才適用,因此成立一個「開放政府」也是他的從政目標。

坦白直言、政見清楚、不打口水仗的菲永,為滯怠不前的法國政壇帶來一股清流動力,選民除了耳目一新外,並且以高投票率來展現民意對他的支持。

左右之爭,法國左派執政黨可能出局

以目前法國的政治實況而言,現在執政的左派社會黨總統歐蘭德雖然只有 4% 超低民意支持,但仍堅持要代表社會黨角逐明年總統大選。同時,他的現任總理曼紐爾 ‧ 瓦爾(Manuel Valls)也正式宣布要代表社會黨參選總統。若社會黨無法在明年 5 月前成功搓湯圓,社會黨將面臨選票分散的危機。(備註:月底歐蘭德已宣布棄選)

雪上加霜的是,歐蘭德執政下的前任經濟部長馬卡龍(Emmanuel Macron)也在今年 4 月正式脫離社會黨另組中間派運動「前進」(En Marche!),宣稱將帶領中間選民進軍艾麗榭宮。不過,多數政治分析家們認為出身社會黨的馬卡龍,雖然有「政治金童」的光環,但支持他的多數群眾還是以社會黨的支持者為主,因此預期他的參選將會進一步瓜分左派選票,大幅削減左派候選人當選總統的可能性。

依據法國總統選舉制度,若無單一候選人在第一輪選舉囊括 50% 以上多數選票,那將由選票最高的兩個候選人進行第二輪選舉。

從現在到明年 5 月若無特殊事件及因素影響,以目前的法國政治勢力分布,左派勢力很有可能在第一輪的鷸蚌相爭中完全出局,最後留下右派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和極右派的國民陣線馬琳 ‧ 雷朋(Marine Le Pen)對決。

到時,左派和中間選民可能會在無理想候選人可選的局面下,或者棄權、或者不情願的支持菲永以對抗雷朋。換言之,菲永有非常大的機會在明年 5 月的法國總統大選中勝出。

關於「菲永現象」的解析

無論菲永明年是否將取得法國總統寶座,菲永現象透露了以下幾點:

1. 為面對 21 世紀迷惘的法國重新注入動能:

對內有經濟衰退、失業率屢創新高的壓力;對外則是逐漸失去影響力的外交現實;從昔日的法德聯盟歐盟雙軸心決策,到今日的梅克爾通知、歐蘭德了解的「不對等地位」......自 2012 年完全執政的社會黨,不但沒能為法國找到 21 世紀的新出路,反而讓法國總體國力再探谷底。

面對全球化的競爭與挑戰,越來越多的法國人即使抗拒改變,但也無奈地了解到:法國若無法改變全球化趨勢,只能全力擁抱。畢竟法國是經過大小革命、不斷的破舊創新,才有今日名列聯合國五強之一的地位。如今,發揮昔日法國大革命的精神,重振法國的時刻似乎終於來到了。

就是在走出迷惘這樣的強烈願景下,法國共和黨的破天荒總統初選,吸引了超過 4 百萬不分黨派的選民參與,讓選舉投票率越來越低的法國社會,重新獲得了積極參與民主政治的動能。

2. 法國右派勢力絕地大反攻:

自 2012 年歐蘭德贏得總統選舉、社會黨取得國會多數,法國的社會黨及其左派盟友可說是「完全執政」。但是歐蘭德的不得人心和左派政黨分裂,卻讓亟需改革的法國面臨停滯不前的窘狀。菲永若能在 2017 年 5 月成功問鼎法國總統,估計將也有可能帶動 6 月的法國國會選舉豬羊變色,讓崇尚自由經濟的法國右派再度全面執政。

3. 加速歐盟政治光譜由左返右趨勢,造成政治豬羊變色:

在 2008 年的世界金融危機、 2009 年的希臘經濟崩盤引發的歐元危機、2011 年開始的中東移民潮等政治經濟雙重壓力下,歐盟成員國原本偏左的執政黨陸續在大選中失利,政治光譜漸漸從左向右移動。

放眼歐盟大國,目前除了法國左派執政外,其他國家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幾乎清一色以右派為主,例如波蘭、匈牙利、西班牙、荷蘭。

有些國家雖然標榜左右共治,例如德國和奧地利,但政府基本上還是由右派政黨主導。唯一例外的義大利左派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估計可能也會因為今年 12 月初的公民投票失利結果,喪失總理寶座。如果菲永明年總統勝選,那麼歐盟重要國家的政治光譜將全面豬羊變色,急速向右轉。

4. 從左向右,歐盟新動能還是新危機?

從傳統政治學的定義上來看,左派政黨傾向社會計畫經濟,而右派政黨則崇尚自由經濟。然而,這些年來在歐盟國家裡(特別東歐國家)新興起的右派執政黨,卻不見得支持自由經濟這個理念,他們的共通點在於慣用民粹主義號召群眾;而且傾向將難解的國內議題歸咎到外在因素,例如將外來移民和歐盟當成國內政策失敗的代罪羔羊。

在英國脫歐這顆炸彈、川普親俄政策的雙重打擊下,如果上述的這些右派政黨逐漸成為歐盟多數國家的執政黨,估計會對歐盟的未來發展,投下另一個難以預期的變數。

歐洲政治的豬羊變色,究竟會為在經濟泥沼中掙扎的歐盟注入新動能?還是帶來另一波新危機?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註一:La langue de bois──wooden language
溝通的一種形式,使用抽象的字眼來掩飾無能,或者用來迴避不願面對的主題。同義詞:陳詞濫調、華而不實的詞藻。
註二:
歐盟各國失業率統計歐盟各國青年失業率
註三:菲永的經濟十大政見

《關聯閱讀》
當社會主義的善意,變成彼此怨懟──來自敘利亞的瑟瑞娜,在法國里昂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難堪──川普當選,西歐各國為何如此冷淡不安?

《作品推薦》
【即時】民粹主義橫掃歐洲,逼出菁英危機意識:歐盟各國,已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歐盟硬起來?用「5 歐元」反制「美國老大哥」的新武器──ETIAS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European People's Party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