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民粹主義橫掃歐洲,逼出菁英危機意識:歐盟各國,已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即時】民粹主義橫掃歐洲,逼出菁英危機意識:歐盟各國,已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奧地利新科總統范德貝倫的支持者們。圖/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臉書專頁


曾幾何時,歐盟各國的 prime time news 時段的頭條新聞,已非自己國家政治的獨角戲,而是盟國的總統選舉或者內政憲法公投?!

就在 12 月 4 日晚間,奧地利左右政黨大對決的聯邦總統選舉、義大利總理倫齊賭上政治生涯的憲法公投(註),雙雙成為德、法、西、奧、義和其他歐盟成員國的黃金時段新聞頭條。

如果是三年前,像這樣某個會員國的「國內政治要聞」,可能只會獲得其他盟國媒體的關注,但卻絕對難以取得頭條新聞的地位。

然而,近幾年來隨著歐盟全體(as a whole)面臨著一波接著一波的危機來襲,歐盟境內近 510 萬的公民,似乎終於在今日領悟:

歐盟雖不是「歐洲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Europe),然而在六十多年既廣又深的政治經濟整合運動下,歐洲如今已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而各會員國更是綁在同一條繩上的螞蚱,脣亡齒寒。

極右派政黨,在歐洲快速攻城掠地

這幾年來,從重創歐盟經濟的歐元危機,到挑戰歐盟社會價值的中東百萬難民,讓歐盟境內的民粹主義運動(populists)得以烽火燎原之勢席捲歐洲;極右派政黨更趁機在地方和中央選舉中大舉攻城掠地,取得傲人成績。和新納粹主義同樣危險的極右派民粹主義的興起,讓不少歐盟菁英份子開始憂心未來歐盟的政治發展趨勢。

當歐盟各國政府忙著「滅民粹之火」的同時,英國卻在今年六月公投通過脫歐決定,替歐盟未來的不穩定性投下了一枚炸彈。而在許多人眼裡,利用民粹言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的川普,甚至比恐怖分子的炸彈更具殺傷力:因為他的勝利,已經為歐洲的民粹主義者,做出了未來可能執政的預言和示範,歐盟內部向右轉的政治氛圍再度受到鼓舞。

雪上加霜的是,在德國媽媽梅克爾(die Mutti der Nation)還來不及和最佳拍檔法國總統歐蘭德商量日後的歐美外交挑戰時,被視為極度偏右的法國前總理費永(François Fillon)在一週前的法國共和黨初選大勝,一舉拿下明年五月法國總統選舉的入場資格。而總統歐蘭德為了防止左派社會黨進一步撕裂,則在四日後黯然宣布放棄總統連任。

或許,人總要置於死地後才能生?越是驚滔駭浪,越要同舟共濟;面對越強的敵人,就越要乾坤大挪移將危機變轉機。

就是因為這一波波的內外政治衝擊,讓歐盟全體公民不敢不關注奧地利的總統選舉和義大利的憲法公投結果。

歐洲年輕人串聯大催票,奧地利綠黨總統候選人逆轉勝

就是這種 「唇亡齒寒」 的政治氛圍,讓奧地利年輕的中間派選民不敢掉以輕心、重蹈英國同儕的覆轍,彼此不斷的以社交媒體相互催票。

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更何況是千千萬萬個同心?!

在高達 74% 的投票率下,奧地利的綠黨支持候選人亞歷山大.范德貝倫(Alexandre Van der Bellen)逆轉了今年年初的首輪選舉結果,以 53.3% 的得票率打敗極右派奧地利自由黨的諾伯特.格瓦爾德.霍費爾(Norbert Gerwald Hofer),當選奧地利總統。

12 月 4 日晚間選舉結果一出,德國國家電視台、法國公共電視台、西班牙國家電視台還有其他歐洲主流媒體都以「頭條」方式立即播出此新聞。

奧地利新科總統范德貝倫在當選感言強調,他發誓一定要為下一代留下的公民義務價值為「自由」、「平等」和「團結」(Freiheit, Gleichheit und Solidarität)。

雖然奧地利的聯邦總統屬於虛位總統,沒有太多的政治實權;然而,在極右派勢力席捲歐洲的此刻,奧地利綠黨的勝利卻對歐洲政治的發展有著指標意義:

極右派民粹主義雖然來勢洶洶,但絕非無敵鐵金剛;只要每個歐洲公民願意以開放和寬容的態度去傾聽民主社會中存在的一些雜音,屏除「政治正確」的絕對權威意識去評斷(judge)他人;同時善盡公民義務──以投票來參與政治活動,並且拒絕被惡質政客或政黨綁架,公民力量是有可能力挽狂瀾的。

註:本文完成時,義大利憲法公投剛結束投票,投票率近 70%。

根據目前的開票結果,贊成票可能只有 40% 左右,而反對票則可能高達 60%。雖然開票過程尚未結束,但義大利憲政公投應是確定以「反對」收場。為此,發起人總統倫齊正在發表電視演說。

他表示這次公投是「民主的勝利」(la vittoria della democrazia),雖然他的提案是為了讓義大利更好,但公投的結果卻證明了他個人的失敗,他將會於明早率領內閣總辭,為此公投的失敗負全責。

義大利此次的憲法公投不但為義大利左派總理倫齊的個人政治生涯畫上休止符,影響更大的其實是義大利的「後倫齊」政局。

如果義大利總統提名的總理無法取得上下院的同意成立新政府,那麼義大利在下屆選舉前將面臨政治真空的狀態。

如果高舉民粹主義大旗、對歐盟存疑的「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在倫齊下台後取得中央政權,那將會是民粹主義者在歐洲的另一個勝利,也可能會對歐盟的未來投下更多的不定數。

參考資料:
奧地利總統選舉投票結果
奧地利新科總統范德貝倫

《關聯閱讀》
法國總統候選人大爆冷:左派總統歐蘭德棄選,共和黨「菲永旋風」崛起
從「新納粹大遊行」到「為難民上街頭」──德國的右派與左派
當社會主義的善意,變成彼此怨懟──來自敘利亞的瑟瑞娜,在法國里昂

《作品推薦》
歐盟硬起來?用「5 歐元」反制「美國老大哥」的新武器──ETIAS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難堪──川普當選,西歐各國為何如此冷淡不安?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