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 峰會上的最大贏家?法國總統馬克宏的「一石四鳥」

G7 峰會上的最大贏家?法國總統馬克宏的「一石四鳥」

堪稱「世界工業大國俱樂部」 的 G7 例行年會,本(8)月 26 日在法國南部大西洋岸的度假勝地比亞里茲(Biarritz),以一張集體合影, 以及圍繞著法國總統馬克宏的新聞焦點落幕。

讀者們對馬克宏的印象,或許還受到先前的黃背心事件影響;但在本次峰會前後,馬克宏可說是善用了地主國優勢,為歐盟、為法國也為自己,打了漂亮的一場外交戰。

誰是 G7?

在進一步討論馬克宏的外交策略之前,先簡單介紹一下 G7:

G7 的英文全名為 Group of Seven,中譯為「七大工業國高峰會議」,前身是為了因應 1973 年石油危機,幾個世界工業大國召集的「臨時」經濟對策討論會;之後演變成這些工業強國的定期聚會。曾有人開玩笑說,G7 就是全球最富強的幾個國家領袖,每年選定一個風景優美的度假勝地,關起門來制定全人類世界的經濟發展方向。

排除掉冷戰中的蘇聯集團,以當年的國際情勢和經濟實力而言,二戰後第一強國的美國是 G7 的老大,底下有戰勝的英法兩國、美國亟欲扶持的民主西德和東亞戰友日本。1975 年法國為了「抗衡」英美勢力,把義大利拉入;1976 年美國感到「北美勢力」勢單力孤,力邀加拿大入夥──自此 G7 的成員大致底定。

而當蘇聯瓦解、冷戰結束後,1994 年,俄羅斯得以「觀察員」身分被邀請出席高峰會;直到 1997 年正式成為會員國,組成了過去大家所熟知的 G8(八大工業國組織)。「富國俱樂部」一度相安無事,不料 2014 年卻發生了克里米亞危機,俄羅斯因「侵犯烏克蘭主權、侵吞克里米亞」,而被 G7 國家踢出,直至今日。這也是為什麼近期的許多新聞報導,都提到了各個會員國對「俄羅斯重新加入 G7」的態度。

對抗美中、奪霸歐盟,馬克宏的「俄羅斯牌」

「俄羅斯問題」看似在峰會後再度成為話題,但事實上,早在峰會揭幕前 5 日,法國總統馬克宏便在地中海的法國總統專用「夏宮」(Fort de Brégançon)接待了俄羅斯總統普丁,重新搭起歐盟和俄羅斯之間的溝通管道;也可說是透過此舉,對俄羅斯伸出了友誼的手。

法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究其原因,曾經是歐洲霸主的法國,因為總體經濟不振、歐盟重心東移,一路委屈的跟在德國老大的背後進入 21 世紀,但是其強國心志並沒有消失。

隨著德國總理梅克爾內政失利,強弩之末的她讓歐盟一時之間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可偏偏美中貿易戰才剛開打,全球第 3 大經濟體的歐盟卻被撇在一邊,讓歐洲精英忙著擔心自己的世界「經濟話語權」消逝。法國總統馬克宏抓準了這個關鍵時刻,以 G7 東道主的身分開始「出招」,儼然扮演起了歐盟領導者的角色。

在馬克宏看來,美國總統川普的霸道風格及處理國際事務(例如環保和自由貿易)的理念,與他格格不入;而法國一向「反美」的傳統,更是民意所趨。因此,拉攏普丁不僅能在 G7 中「制衡美國」,也能成為他在「後梅克爾時代」重奪歐盟主導權的政績之一。

暗度陳倉,迫使美國在伊朗問題鬆口

馬克宏的第二步,選擇了敏感的「伊朗問題」。

在台灣長大的我們,受限於親美國策的「政治正確」影響,談到「伊朗」這個多數人不熟悉的國家時,多少帶了一副「有色眼鏡」。然,對於鄰近的歐洲而言,伊朗這個全球第 18 大、掌握地緣政治關鍵的國家,卻是不可忽視的存在。

信仰伊斯蘭教(什葉派)、實行嚴格政教合一的伊朗,因為擁有核武技術,一直是歐洲國家的心頭大患。多年的外交努力下,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 5 個常任會員國(美、俄、中、英、法)加上歐盟,終於在 2015 年和伊朗簽訂了「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簡稱 JCPOA),解除了中東安全的部分危機,也替歐盟企業找到出口貿易的一個新興市場。

不料兩年後川普政權上台,不但單方面退出協議,還威脅他國企業不得與伊朗貿易,否則將對其進行貿易制裁。之前華為總裁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事件,就是一個「殺雞儆猴」的例子。

美國有自己的中東戰略考量,但卻與歐盟的利益產生衝突(歐盟為伊朗第 3 大貿易夥伴國)。今年年初,在德法英三國主導下,「促進外貿交流公司」(Instex)在法國註冊成立,歐盟希望藉此公司替歐盟企業開闢「匿名渠道」和伊朗貿易,並且以經濟利益「誘惑」伊朗廢核。然而,多數歐洲公司懼怕美國的貿易制裁,裹足不前。馬克宏看得清楚:只要美國繼續杯葛伊朗,歐盟很難解決目前的困局。

就這樣,伊朗外交部長「偶然」出現在 G7 會場的戲碼便上演了。

各國領導人第一時間的反應也十分精采:看到伊朗外長的梅克爾老神在在的表示,自己並不知情,但是非常歡迎。電視鏡頭前的川普則略顯尷尬、然後鬆口或許可在未來找機會跟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會面,重新討論兩國關係。

而面對記者詢問的馬克宏,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法國)外交部長私下邀請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巧妙的外交布局,讓歐盟駐美外交官友人 P 大讚馬克宏聰明,「這步棋既狠又猛,不但將了川普一軍,也替法國在主導歐盟外交政策上攻下一城。」

利用環保議題,塑造法國與個人形象

這還沒完,馬克宏的第三步,是利用峰會場合,展現自己對環保的「使命感」──近日,因為一張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的衛星照片,不僅揭露了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大火蔓延的事實、燃起了全人類環保的熱情,更為馬克宏點燃了 G7 的「正義聖火」。

就在高峰會開始的前一天,馬克宏在記者會上,要求於 G7 的原訂議程中,加入緊急環保議題,不給退出巴黎氣候變遷協議的美國川普任何拒絕的機會。

緊接著,隨著亞馬遜議題的全球發酵,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強硬態度,引起國際環保人士的批判。馬克宏「借力使力」,在 G7 會議中公開警告:如果巴西不積極滅火,法國將杯葛歐盟今年 6 月底和「南方共同市場」(Mercosor,巴西是成員國之一)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簡稱「EU 南美自貿協定」)。

馬克宏的「恐嚇」自然讓波索納洛極度不滿,不但引發了雙方的隔空論戰,如今甚至上升到「人身攻擊」──兩國第一夫人間的「比美」戰,成為八卦小報與兩國網友間的熱門話題。

巴西總統支持者,在網路上貼圖比較兩國第一夫人的外貌。圖/舒舒 提供

不過,無論法國和巴西的這場「環保舌戰」將如何收場,馬克宏在 G7 會議前後的環保姿態,已在國際社會上成功的塑造了法國「環保大國」的形象;更重要的是,馬克宏還同時收割了法國環保人士與農牧業者對他的支持,這點得從「EU 南美自貿協定」說起:

杯葛「EU 南美自貿協定」,擺平法國兩大利益團體

耗時多年才談成的「EU 南美自貿協定」,對於法國(特別是一般消費者)其實利大於弊;雖然短期內確實會對歐盟農牧業產生衝擊,但是長期來說或可替業者開拓新的市場,增加其市場競爭力。而經濟專業出身、又是自由貿易提倡者的馬克宏自然了解這個道理,只是要讓普羅大眾理解這個複雜的經濟議題卻不容易,更何況法國還是歐盟第一農業大國──對於習慣拿政府補助的法國農民們,一但面臨潛在的利益威脅時,抗議聲量和動員能力,都很可能釀成第 2 個黃背心。

而對於馬克宏而言,即使自貿協定能為法國整體經濟加分,黃背心卻是絕對必須避免的政治危機。環保這個「神主牌」,正好成為他此刻不得罪農民的「緩兵之計」。

根據法國權威民調機構 Ifop 最新民調看來,此舉果然奏效:馬克宏的施政滿意度已從被黃背心拖累的 18% 谷底,回升至 34%,新支持者中便是以「歐洲生態綠黨」(EELV)人士為主。

小結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法國總統馬克宏,可說是此次高峰會的最大贏家:不僅在國際外交舞台上出盡鋒頭,更奠定了自己在歐盟內部的外交主導地位。以政治謀略的角度來看,馬克宏藉著提升法國國際聲望,為自己低迷的國內支持度加分;同時借力使力,消弭了國內農民和環保團體之前對他施政的不滿。馬克宏漂亮的一石「四」鳥,或許值得其他國家領袖參考一番。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rederic Legrand - COME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