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連任、不說好聽話、拒絕假裝「救世主」!法國總統馬克宏「被討厭的勇氣」(下)

不求連任、不說好聽話、拒絕假裝「救世主」!法國總統馬克宏「被討厭的勇氣」(下)

前篇:隔壁老德讚不絕口,老法自己卻「嫌到流涎」?法國總統馬克宏「被討厭的勇氣」(上)

前文提要:

造成法國失業人口中,長期失業率高達 44.4%(美國 5.1%) 和青年失業率達 20.8%(美國 8.6%、德國 6.2%)的原因很複雜,有就業市場結構、僵固的社會保險稅制、人才教育跟不上市場需求等宏觀因素;但就個體面來看,法國人的心態是關鍵。

很多外國人覺得法國甚麼都好,就是法國人有點懶散(fainéant )。

法國人真的懶嗎?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並不公平。只能說,法國現行的社會福利制度讓部分法國人找到可以懶散的憑藉。

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法國第五共和、和其價值所在的「烏托邦社會主義」,一度很人性、也很美好,但拒絕妥協和改變的「社會慣性」,讓法國開始跟不上經濟全球化的腳步,更無法面對人口老化將帶來的福利制度破產危機。

此時有人當頭棒喝:法國每周 35 小時的工時,比他國少唷!(德國和美國為 40 小時);62 歲的法定退休年齡,比他國早唷!(德國為 65 歲以上);換句話說,法國人工作比別人少唷!

言下之意:在長壽的時代裡,法國人必須接受工時長、退休年齡延後的現實需要。可惜這樣的論點傳到法國人的耳朵中,卻被簡化成了「法國人比別人懶」的批評,而這個陳述事實、說話不動聽的人正是法國總統馬克宏。

早在馬克宏競選總統時,他的主要政見之一,便是「動員全國人民就業」;而他上台以來開始的一連串社會經濟改革計劃,很多都與刺激投資、創造就業息息相關,例如廢除「資本稅」(ISF,亦即被人批評的富人稅)、鼓勵個人投資。

然,即使將就業市場這塊餅做大,只要社會福利制度不修、法國人心態不改,要讓一群宅在家中的人重新出門找工作仍不是件易事,更何況其中某些人還承受著自尊受挫等心理層面的傷痛。

馬克宏在記者會中為自己的同理心表達不足、對個人差異性的顧慮不夠、改革的腳步沒能達到國民的期待而道歉。同時,他也強調將對社會中特定群體,尤其是單親媽媽和月退休金不滿 2,000 歐元(約新台幣 69,487 元)的年長者實行減稅、增加和保障收入的作法。

領導者的品格 :不計毀譽不媚俗

「改變現狀」永遠是一項艱難任務,從個人到社會國家。套句法國朋友 Philippe 的話:「即使馬克宏的表達方式不妥,但他畢竟做出了前任沒有勇氣採取的必要政治決定,光是這點,就讓我對他沒有怨言。」

馬克宏提出的《2025改革計畫》(Agenda 2025)跨越了他的 5 年任期(此屆任期至 2022 年),很多人質疑他藉此爭取連任的私心。在人民對現存體制信任不足、政治陰謀論盛行的今日,這樣的「解讀」和懷疑並不奇怪。不過,馬克宏的「誠實回應」卻令人驚艷、也發人省思:

「(面對反對和批評聲浪)我承認我必須修改我的改革方法,但是我不會停止改革,因為人民對我有很多的期許。」

「當我們(政治人物)尋求權力、當我們透過人民的信任而獲得權力時,我們也要接受伴隨而來的憤怒。今天任何民主政體的領導者,都必須要能坦然接受不受歡迎(的苦果)。

「我寧可負責的去實現我的執政承諾、執行我認為對國家整體有益的決定,即使結果是民意低落,我也不願違背良心去取悅大眾⋯⋯我不在乎能否連任,我只想把這個任期做好,實現我的競選承諾。」

「在民主社會中,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尋求解方」

馬克宏的記者招待會當天晚上,法國媒體都下了「審判」。有些媒體照舊批評他只會耍嘴皮、沒有具體做法;部分媒體則實際檢驗他所提的經濟數據。在舒舒看來,依據法國人的「民王」性格,只要不是一面倒的批評,幾乎就能算是肯定。只是很遺憾,沒有一個主流媒體去著墨馬克宏的「願景」(vision),反而總是執著在雞毛蒜皮的數字細節上。

在動輒強調「人民作主」的民主社會裡,公民究竟想要什麼樣的政治體系?是由上而下的指派(assign),還是由下而上的公民創議(initiate)?如果是後者,公民自身又該扮演什麼角色?

馬克宏打算將法國傳統的中央集權行政體制,轉變成地方分權(décentralisation),在當地政府、民意代表和民間組織的共同合作下,制定出因地制宜的政策,實現地方自治。然,在權力下放的過程中,伴隨而來的還有必須背負起的責任。

當法國人大聲指責馬克宏獨斷獨裁的同時,卻又矛盾的要求他必須為所有問題提出解答,說白了,就是要求他扮演救世主。他的回答是:不可能。

「(媒體記者)你們一再要求我提出具體細節,但是這卻正好和我想進行的政治改革相反。一個國家不是個體的情境總和,我無法替每個人找到解答。身為總統的我,只能提出一個架構和時限,讓地方政府、當地市民團體和公民個人一同找出最佳答案。⋯⋯在民主社會中,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去尋求問題的解決方案。

正如義大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Luigi Pirandello 所言:「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真相。」(a chacun sa vérité)。無論馬克宏的評價如何、是否能在剩餘的 3 年任期中達成部分政策目標,都可再繼續觀察。同時,不可忽略的是:馬克宏為法國社會敲響的警鐘、他所提出的改革藍圖,卻值得全世界的民主政體參考省思。

義大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Luigi Pirandello。圖/Wikipedia@Luigi Pirandello CC BY 3.0

2019 年 4 月 25 日馬克宏記者招待會內容摘要

1. 民主制度:

馬克宏贊成現行的民主代議制,但認為法國國會必須實行瘦身,並且要引入 20% 的比例代表名額,確保少數族群權益。

他拒絕實行強制投票、也不承認廢票的價值。

預備將公民倡議、國會提案表決的公投(RIP)門檻從 450 萬人連署降至 100 萬人;但不贊成實行公民提案、全民表決的公投(RIC)。

2. 落實中央分權、地方自治:

縮減中央行政體系(預計裁減 12 萬名公務員),增加任用地方官員。馬克宏希望能在 2020 年年初實行「地方分權新方案」,成立「公共服務之家」,讓地方政府更接地氣。

此外,他也決定廢除「國家行政學院」(ENA,訓練法國高級文官的菁英搖籃),廣開文官選拔系統。

3. 公共設施:

地方的醫院和學校,除非獲得鄉鎮縣長、和地方首長的同意,不得自行關閉。

馬克宏認為實現社會真平等的方法,不是去限制天生聰明有能力之人的成長空間(「齊頭式平等」),而是以教育去幫助伸展每個人的天分和能力。因此,他承諾將學前班(5-6歲的幼童)的班級人數限制在 24 人以內,以增進法國學生的基礎學科能力。

4. 稅收:

為了鼓勵就業,馬克宏承諾大幅降低工作所得稅,目標減稅額高達 50 億歐元。

不過,他拒絕重徵資本稅,但承諾會評估此政策的刺激投資效應。

5. 年金改革和贍養費:

自 2020 年起,每月低於 2,000 歐元的退休金額,將依當年通貨膨脹率調漲。自 2021 年起,所有退休金都將被納入調漲範圍。凡在法國工作、繳過稅的人,最低年金領取額為 1,000 歐元。

維持現行法定退休年齡 62 歲,但允許個人繼續工作至 65 歲,並且提高 62-65 歲間的年金累積率、以鼓勵勞工自願延後退休。

為了解決單身家庭(尤其是單親媽媽)陷入離異配偶不支付贍養費的困境,馬克宏希望能給予家庭津貼基金(CAF)直接扣押前配偶養老金的權力,以確保贍養費來源。根據統計,法國目前有超過 30 萬以上的單親家庭收不到法律規定應得的贍養費。

6. 環境生態:

宣佈成立「生態保護委員會」,而法國有名的環保人士  Nicolas Hulot 將負責提出一個社會各界可接受和易理解的「過渡方案」。

同時,他也重申將呼籲歐盟整體引進燃料稅、實現全球減碳的環保目標。

7. 歐盟:

馬克宏希望能「重塑」歐盟的移民政策、重新定義歐盟邊界。因為現行的「申根條約」和「都柏林協議」已經無法解決移民問題。

參考資料:
馬克宏記者招待會全程錄影
法國主流媒體:世界報 (Le Monde),費加洛報(Le Figaro),巴黎人報(Le Parisien),法國國家電台(France Inter),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 France)等。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RANCE 24@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