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N 延!歐盟表面通融,私下各自有戲:德國情難了,法國氣噗噗,西班牙巴不得趕快離⋯⋯

英國脫歐 N 延!歐盟表面通融,私下各自有戲:德國情難了,法國氣噗噗,西班牙巴不得趕快離⋯⋯

對於專注在明年總統大選的台灣而言,4 月 10 日(本週三)沒什麼特殊意義;然,這天晚上卻有許多歐陸人沒睡好覺──大家都想知道「英國脫歐」(Brexit)這齣政治鬧劇究竟會如何演下去。沒有意外,在一夜的「密室會談」後,歐盟的 27 國元首再度以「好好先生」角色出場,答應把英國脫歐期限延後至今年 10 月 31 日

歐陸面對「放羊的孩子」,態度各有不同

自從 2016 年 6 月 Brexit 公投結果揭曉至今,3 年來,歐陸的社會氛圍有了非常顯著的變化。

從一開始的不可置信、惋惜、尊重英國民意,隨後時時關注歐盟英國協商過程,到最後目睹雙方努力達成的脫歐協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英國國會擱淺──歐盟民意從最初的傷感遺憾,到如今的 fed up(絕望氣憤)。

氣憤的是英國既然選擇「離婚」、「拋棄」歐盟,派了代表簽下離婚協議書,但到最後關頭卻又不肯老老實實簽字履行責任,硬要阻礙歐盟追求「第二春」。絕望的是部分歐盟國家顯然對英國「餘情未了」,不願狠心一刀兩斷。

目前這樣拖拖拉拉的狀態不但可能助長「疑歐派」(Euroskepticism)聲浪,更會耽誤歐盟未來的發展願景。而 Brexit 的一再延期,也讓許多歐陸民眾開始害怕:這會不會是英國的「狼來了」?!

「大英帝國早已不存在,偏偏英國人還自我陶醉其中、自以為高人一等。」
「英國人決定讓自己這艘船沉下去,千萬別把我們(歐盟)拖下水。」
「英國政客不負責任的舉辦公投,歐盟為何需要替他們的歷史成敗背書?!」
「我受夠了Brexit,現在只求這些英佬們趕快離開⋯⋯」

「Brexit 這個議題太敏感,會員國各有盤算,沒有政府想去冒險做(或者公布)這樣的民調。搞不好,會造成脫歐骨牌效應。」一位歐盟官員匿名透露。圖/Shutterstock

即使歐陸民意趨勢明顯,但舒舒卻查不到任何公開的民意調查。

「Brexit 這個議題太敏感,會員國各有盤算,沒有政府想去冒險做(或者公布)這樣的民調。搞不好,會造成脫歐骨牌效應。」一位歐盟官員匿名透露。

目前歐盟 27 會員國對於 Brexit 的「官方立場」,大致可分為 3 派:

一、挽留派:主要代表國為德國,背後有北歐國家和部分東歐國家,例如波蘭。
二、強硬派:代表者是堅持「維護歐盟利益」的法國。
三、策略派:利用英國脫歐從中取利,例如西班牙。

失去重要盟友,德國一直很糾結

如果說歐盟內部的「政治平衡」是建立在德法「雙軸心」的佈局上;那麼「若即若離」的英國則扮演著重要的「緩衝者」(buffer)角色。

話說 1972 年英國加入歐盟之前(時稱「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ies),歐盟的實質「話語權」和「影響力」掌握在法國手中。

首先,當初提議建立歐洲共同體、享有「歐盟之父」美稱的舒曼(Robert Schuman)莫內(Jean Monet)均是法國人。其次,德國是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沒有什麼地位發言,而歐盟草創時期的核心會員國荷比盧又都曾受德國侵略,法國因此眾望所歸的成為歐盟內的意見領袖,這也是法語成為歐盟內部唯一工作語言(working language)的背景。

隨著英國、北歐、東歐國家陸續加入歐盟,歐盟內部氛圍開始產生變化。雖然「英國從來沒有真心參與歐盟事務、甚至還經常拖歐盟後腿」(歐盟官員對英國的評語),但是英國在遵守遊戲規則的「守法執行」態度上,其實和凡事認真的德國比較契合。

北歐國家一直和英國關係密切,加上北歐人多精通英語,北歐菁英進入歐盟組織後,和英德兩國同事溝通順利,但是和只習慣說法語的「法國派」人士卻格格不入。

「歐盟巨人」的背後,是親英派的東歐諸國

近年來外界看歐盟以德國馬首是瞻,但真正讓德國地位抬頭的關鍵因素,卻是歐盟的「東進政策」。這個政策將歐盟的政治重心從傳統西歐(荷比盧法)轉移到了中歐,德國憑藉著歷史因緣(奧匈帝國)、地域優勢以及德國企業在東歐投資布局的經濟條件下,成為 21 世紀歐盟新霸主。這些東歐新會員國的政治菁英和年輕族群在美國流行文化影響下成為「親英派」,傾向跟英國保持良好關係。

面臨 Brexit,即使經濟學者認為歐陸的最大輸家可能是法國,法國仍是歐盟 27 國中態度最強硬的國家,而總統馬克宏也一再喊話:英國將會是「硬脫歐」(no-deal Brexit)的最大輸家,歐盟 27 國必須團結對外。有人批評馬克宏的「作戲」是為了提升他在國內低迷不振的民意,然,他的堅持確實也是法國之民意所趨。圖/Shutterstock

法國積怨已久,馬克宏:沒你我們會更好!

英法不合絕對不是刻板印象。從眾人孰悉的英法百年戰爭開始、到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的殖民競賽,英法之爭有史可查,兩國的心結到了歐盟時代裡更變本加厲。

無論是歐盟政策主導權、還是英法語使用優勢權,雙方都競爭激烈;加上「殖民史觀」的影響,英法對於中東和非洲的政治立場經常相左。

在歐盟內部,法國官員批評英國「身在曹營心在漢」(暗指英國幫助美國在歐盟內部搞破壞),英國官員則嘲笑法國「光說不練」(諷刺法國執行歐盟法規不力)。

面臨 Brexit,即使經濟學者認為歐陸的最大輸家可能是法國,法國仍是歐盟 27 國中態度最強硬的國家,而總統馬克宏也一再喊話:英國將會是「硬脫歐」(no-deal Brexit)的最大輸家,歐盟 27 國必須團結對外。有人批評馬克宏的「作戲」是為了提升他在國內低迷不振的民意,然,他的堅持確實也是法國之民意所趨。

西班牙的宿願:夢中的「直布羅陀」⋯⋯

西班牙和 Brexit 的關係,得要追溯到歐盟內部的「不成文規定」──會員國之間、地區之間,不可重定邊界(boundary change)。

此共識是為了避免會員國間因為領土糾紛而破壞歐盟內部和平,同時也為防止某些地區以歐盟為藉口追求獨立(例如前年的加泰隆尼亞)。而位於伊比利半島最南端的直布羅陀港在 1713 年西班牙王位戰爭中被西班牙割讓給英國後,長久以來始終是西班牙心中的痛。

礙於西英雙方都是歐盟會員國,西班牙只能望地中海興嘆。如今在 Brexit 的「外患」下,歐盟 27 國必須要能「統一戰線,一致對外」,間接給了西班牙重啟直布羅陀主權談判的斡旋空間。

歐盟釋出善意,不願淪為「歷史罪人」

整體而言,歐盟對英國脫歐的立場還是「懷柔」,主要原因在於不想成為「歷史罪人」。

「我們都知道 Brexit 帶來的結果是『雙輸』,對歐盟而言,懸宕不定的風險可能比英國硬脫歐的代價更高。但是歐盟絕不能背上『趕』英國出去的歷史罪名,我們有責任讓英國民眾了解:不是歐盟拋棄英國、而是英國不要歐盟。此外,延後 Brexit 的日期或許還能替反對脫歐人士爭取一線生機?!」在歐洲議會工作的律師 Michael 透露。

且看歐盟展現的 bona fide(善意),是否能在未來 6 個月解開假新聞在英國民眾身上所施的「仇歐魔咒」;同時,這也將是英國人民重新檢驗民意代表的政治擔當和誠信人格的最好時機。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