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前的綻放──日本的「臨終活動」熱潮

凋零前的綻放──日本的「臨終活動」熱潮

他爬入棺材。

一個大男人的身軀,在窄小的空間裡顯得有些侷促。他調整好一會兒,才將自己擺放好,而那一刻起,時間慢了下來,彷彿預見死亡。

他說:「好像也沒有那麼可怕。」 

如果死都不可怕,那麼一直以來忐忑於心的夢想又何憂何懼。

日本的「終活」熱潮

電影《相愛相親》中的阿達,躺進姥姥的棺材中,在腦海中描繪起死亡的模樣。而冰冷的死寂喚醒了他,阿達忽然明瞭,自己必須走出去,不能還沒試過就這樣老去。

揭下文藝電影的佈景,來到日本一家知名的量販店。相類似的「入棺體驗」設置在賣場的一隅——幾疊榻榻米的大小,規劃出諮詢區、遺照拍攝區、棺材體驗區,以及祭壇區等。

這是日本近幾年正流行的「終活」。

終活,是「迎向生命終點活動」的簡稱(人生の終わりのための活動),在 2010 年前後,曾幾度被選為流行語,其相關的商業活動,更於近年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面對即將來臨的「百歲人生時代」,日本各業界更紛紛推出因應市場需求的「終活方案」:譬如旅遊業者祭出的「靈園 X 溫泉一日遊」——上午參觀墓園,下午泡湯,有別於過往對死亡兩個字充滿忌諱的印象,而多了幾分禪靜之感。

「終活」從一般可得聯想的殯葬業、醫療照護,一路擴及至量販業、旅遊業、終活諮商,甚至於去年底,一群東大生透過群眾募資成立了一家終活的平台網站。業者提供的終活服務,不斷地推陳出新,據說,實體的遺物整理還不夠,針對現代資通訊社會,亦涵蓋了數位遺產的打理,好比常用的 FB、IG、手機裡的照片、網路銀行等,都可以交由業者一手包辦。

然而,終活除了橫向的產業擴散,也由形式上的生前準備,轉向強調內心的觀照,意即,透過思索人生終點來找尋自己。

正因思考了死亡的意義,越發肯定生命必須活出自我定義的價值。

正因思考了死亡的意義,越發肯定生命必須活出自我定義的價值。圖/Shutterstock


一個人的終點,越發強調「個人意志」

日本的終活風潮方興未艾,許多專家提出,其主因是來自於「死亡個人化」的時代到來——因家庭結構上的變遷、老齡化進程的加速,未來有更多人,將會面臨到孤獨終老的問題,再加上日本人「不願造成他人的困擾」的民族性,都突顯了「一個人」的社會性需求。

其實死亡,終究是個人必須獨自面對的局面,也因如此,不論是葬儀方式、遺囑起草、甚或老後生活,如今都在在強調個人的自由意志。而其背後所連動的「個人對於生命的哲思」,也反脫了過往傳統消極式的死亡觀,轉以健康、正向的心態來看待生命的終站。從身後事到老後規劃,強調「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積極開創新的生命形態」。

問及幾位熟識的日本長輩對於終活的想法,大抵的回答皆是「不想給孩子添麻煩」。他們認為,自己永遠是孩子的避風港,但不代表颳風下雨會總是隨侍在側;晚輩雖然孝順,但仍有自己的人生要追求。

其中一位長輩笑說:「兒女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必須想辦法打起精神來把自己打理好。」有別過往以子女為重心,維繫於家人之間的情感是一種正向的牽絆,彼此皆能保有個體獨立的空間。而現今,許多日本長者亦透過各種方式積極參與社會,嘗試在親子情感連結以外建立其他的情感樞紐,在面對身體老化的同時,綻放生命的活力。

預見死亡、坦然面對人生,從而再次學習生活,「未知死,焉知生」——這句話或可如是改寫。

因為,也許只有在用想像力描繪死亡的那一刻起,我們才會醒悟到些什麼。說到底,不論未來終活的商業模式延燒至何方,本質上,它仍是個重新省思自我生命的契機。

而「終活」的目的,也不過是為了在即將遠行的那天,我們都能不愧此生。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旅行喫茶店 臉書專頁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