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酒場的繁文縟節
圖片

「我們這邊要 5 杯啤酒,1 杯現榨葡萄柚沙瓦!」

不消幾分鐘,服務生端上了 5 杯啤酒。

正當教授提起前方的啤酒一面吆喝著大夥乾杯,說時遲那時快,有人眼尖地發現我的桌前空無一物。

「等等啊,她的沙瓦還沒來呢。」

大夥原本握住啤酒杯的手一一垂下。頓時,我感到有些難為情。

不料,更教人尷尬的戲碼還在後面──現榨葡萄柚沙瓦,真是親手現榨。一分鐘後,一杯清如水的透明酒精,連同半顆葡萄柚與榨汁器一起上桌。

當下我真傻了,周遭也忽然一陣靜默。眾目睽睽之下,我只有趕忙轉了幾下葡萄柚,並飛速地倒入杯中胡亂攪拌一番。

「真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大家辛苦了,乾杯!」
「乾杯!」

這會兒,此起彼落的輕脆玻璃杯碰撞聲才總算驅走了我的尷尬。

「第一杯」的乾杯文化

這是十年前,我在日本居酒屋學到的第一課:第一杯,絕不標新立異。

這「第一杯」的乾杯儀式,是日本飯局、應酬文化中極為重要的餐桌禮儀,地位甚至有如「開幕式」──必須待全員的飲料皆上齊,大夥舉杯碰撞後,飯局才能就此拉開序幕。

也因此,為避免麻煩,許多人的第一杯,會直接點選最大眾化的啤酒,即便點了其他飲料,也會選擇快速、便於上桌的品項。若遇上忘年會等大型團體餐聚的場合,有些店家的服務生更會貼心地提醒客人,第一杯是否改成瓶裝的飲品,以免上桌速度不一,影響乾杯時間。

日本的「乾杯」,是擊杯碰撞,無須一口飲盡,僅存於第一杯,之後各自開喝。然而,雖省了吃飯途中得不斷乾杯的麻煩,但日本飲酒文化的繁文縟節卻展現於他處。正式一點的場合裡,仍存有許許多多需要讀空氣的眉眉角角:

對我而言,新來乍到時,最不習慣的是必須隨時留意對方的杯子是否快要見底。好一點的情況,得詢問對方下一杯要點什麼並幫之加點;麻煩一點的情況則是,旁邊已有酒瓶,得先拿起酒瓶幫對方斟酒,而後再把酒瓶交給對方,讓他來幫自己倒酒。

日本傳統甚至有一說:若自己幫自己倒酒,無法「出世」(出人頭地)。雖然此說一點都不科學,但在正式的飯局中,相互倒酒已成為了潛規則,甚或有時見狀我們兀自倒酒,反倒會讓對方覺得是自我疏失下的照顧不周、失了禮數。

說穿了,按住性子,等待對方幫忙倒酒,又是心思細膩的日本人對他人貼心的「不作為」。

其他於酒場中互動的基本禮節,還有諸如替對方斟酒時必須將酒標朝上、依身分地位排定座位、吃串燒時後輩必須將食物從竹籤全數取下後再分食......等等。

稱兄道弟,僅在酬酢間

繁複的規則之外,酒場的「逢場作戲」也是極為重要的一課。

酒場中,常能見到日本人有別於平日嚴謹的形象,往往幾杯黃湯下肚後,氛圍便異常活絡,儼然成為另一個人。

然而,日本人所講究的「適時適所」──不同時空表現不同的自我樣貌──在喝酒文化中亦不例外。

公司同僚的酒聚場合更是如此:無論喝到多晚,第二天仍需準時上班不帶一絲疲態;不管前晚話匣子打多開,隔天碰面,依舊得客客氣氣點頭招呼,私交不因此而有更進一步地發展。

日本繁複的禮數文化隨著酒精的催發,可說無一遺漏地凝縮在酒場之中──從商業談判應酬、公司同仁聚餐,到學生社團聚會、聯誼活動等等,日本存在著各式各樣大宴小酌的「酒局」,而不同的酒局,又存在著不同的次文化。

有人曾開玩笑說:「能夠在不同酒局中擔任幹事(總召)的傢伙,想必非常八面玲瓏,將來一定可以出人頭地。」

的確,除了餐廳選擇和座位安排之外,開場、結束與氣氛的帶動,更得做好十足的準備,各環節縫隙無一不是學問。

想感受日本特有的繁文縟節?參加一場酒局準沒錯;而若欲徹底了解過程的瑣碎鋪排,自告奮勇擔任總召就對了。

補遺──飲酒禮儀的革新

夜晚瀰漫著濃濃酒氣的車廂,以及醉倒在車站前的上班族大叔們,常令許多觀光客備感衝擊,我亦不例外,也因此總先入為主的認為,參加日本酒聚就得跟著「拚酒」。

直到參加後才發現,雖免不了仍會偶遇勸酒者,卻其實這樣的情況絕非多數,反倒較常遇到前輩們溫柔地提醒:「如果不想喝,就別勉強。」

而此亦為日本自 1990 年以來,廣泛提倡的飲酒禮儀──禁止アルハラ(註一),即不逼迫、不一飲而盡等各種「藉酒造成他人困擾」的行為。

近期,日本政府為防止過度飲酒,厚生省更成立酒精健康障害對策推進室(註二),希冀透過管制,達成有效監控國民健康。

然而,面對研擬推動的相關規制,如禁止於戶外公眾場所飲酒、禁止店家提供喝到飽方案等,卻也帶出了許多民眾的反對聲浪:不論是春櫻爛漫、盛夏煙花佐以啤酒,還是學生迎新的豪快暢飲,都已是行之有年的傳統習俗,飲酒早已滲入日本文化之中,舉凡婚喪喜慶皆可湊上一腳。日本政府若欲嚴加控管,未來即有可能會面臨到各式挑戰以及適應上的問題。

註一:酒精騷擾,為アルコール ・ ハラスメント alcohol harassment 之簡稱。
註二:研擬內容參照歐美各國,包括:

1. 禁止於公共場所飲酒。
2. 禁止餐飲業提供暢飲方案。
3. 限制酒類廣告播放。
4. 提高酒稅。

《關聯閱讀》
「下次一起吃飯吧!」=「我不討厭你,有機會再見面?」──搞不懂的日本「社交辞令」
日、韓、台、柬團隊齊聚一堂的職場點滴──柬埔寨日企工作紀實

《作品推薦》
求職路漫漫,日本就活賽局──高達97.5%的本國大學生就業「內定率」背後
失控的精準度──東京變奏曲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dres Garcia Martin@Shutterstock

九怪/東京異日常

擁有一身狂妄無比的負標籤:沒賣雞排的博士、吃不飽的社會學、留日的可愛女性?
不解純愛害怕心靈煲湯,看好萊塢芭樂片也讀瑪格麗特.愛特伍。時而離地時而著地,認為人生因矛盾而完整。
兒時留日2年、少時留日7年,從滴酒不沾到習得微醺下做正事的好本領。預計老後退休,把日本做為後花園,再續十年情。
臉書專頁:九怪@東京異日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