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啊,說好的禮貌呢!?──離開保護傘之後,貼近真正的異國民情

日本啊,說好的禮貌呢!?──離開保護傘之後,貼近真正的異國民情

在關西旅遊的老弟,某天晚上傳了 Line 說踩到雷店:「店員發現我們是外國人還翻了白眼,第一次看到態度那麼差的日本人!」

我回了:「恭喜你,這也是異國體驗的一環。」 

剛到日本的第一年,讀的是語言學校。當時和班上幾位韓國同學交情還不錯,偶爾會相約吃飯。我們的課安排在下午,許多人會利用早上或晚上兼差打工,吃飯時大夥便免不了輪番抒發打工的怨氣。

有一次,一位男同學抱怨打掃旅館時被日本人當下人使喚,他一邊咒罵,一邊唱作俱佳地模仿著對方的嘴臉。

說到激動處,他把筷子往桌子一甩,倏然轉過頭來對著我說:「欸!所以你說日本人哪裡親切了,那是服務客人裝出來的吧,他們骨子裡根本超級排外又歧視。你說用『外人』來形容我們不是歧視是什麼!對吧?!」

我還記得自己很認真地想了一下才回道:「可是......我怎麼不覺得,會不會是你想太多。」

「哎呀,那就是你見聞還不夠廣,過太舒服囉!」他斜眼掃向我。

哇靠,這人也太狂妄了吧!當下我只覺得有些不爽,簡直莫名其妙被掃到。

直到過了一年,自己脫離了保護傘翼,獨立在日本生活後才逐漸明白。

脫離保護傘之後,一個「外人」打工仔在日本

2007 年的我沒打工、有父親作陪、不需為生活費折腰、拿的是依親簽證,唯一的煩惱大概只剩下桃花遲遲不開。

沒看過日本人臉色的我,完全窩在舒適圈中而不自覺。

後來雷曼兄弟帶來一場金融風暴,父親回到了台灣,我也離開了語言學校準備進入研究所。少了父親庇蔭的日子,除了必須獨立自強外,也不能再以外國人的姿態寬容自我。

一年的蜜月期結束,往後的日子裡,我撞見了更多的人性。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站上咖啡店的收銀台位置,心中的鼓棒像要跳出體外般狂亂衝撞。即便不斷地祈禱著,卻還是遇上了一位嚴厲的客人。

當時,來了一位老先生對著我說:「ホット。」(Hot)

我傻了幾秒,隨即故作鎮定的指著桌上菜單:「請問您要哪一種熱飲?我們有熱美式、熱拿鐵、熱可可......」

「ホット、だからホット!!ホットコーヒー!お嬢様わからないの?」(熱的,就是熱的!!熱咖啡!這位大小姐連這都不懂嗎?)老先生瞪大著眼睛,提高分貝說著。

「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我微微的低下頭示意,抬起頭的瞬間發現他的視線停留在我胸前的名牌。

「すみませんじゃねぇよ!外国人だから理解できないだ!」(不是說不好意思吧!就是外國人難怪聽不懂!)

老先生以輕蔑的口氣說著,一面用指關節敲著桌面。

「根本就不是語言的問題」

你說的每一句我都聽得懂,根本就不是語言的問題。我繃著臉強壓住心中的不滿,卻又不知該如何回應是好。

本來在洗碗的領班聽到了前方的聲響,趕緊跑到我身旁,立刻向老先生鞠躬道歉:「真的很抱歉。他剛來不久,又是外國人比較不懂。我馬上幫您做杯您常點的美式咖啡。」

領班戳了一下我的腰,小小聲地說:「快,道歉!」

「先程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でした。(註)」(方才真是非常抱歉)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把身體折成了直角狀,頭一低血液也隨著往前衝,我感覺到自己的臉燙得像塊烙鐵,深嵌在掌心肉的指甲一路刺入了心窩。

老先生嘖了嘖嘴,取走領班做好的熱咖啡之前,再度打量了我一眼。

「嗯,算了算了,反正你記得有些熟客說 Hot,意思就是指 American Coffee 或 Blend Coffee。」領班深深地嘆口氣,補了句:「不過你也真是的。」便轉身回去繼續清洗杯盤,留下挫敗氣餒的我。

老實說,當下我真的不覺得自己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要被這樣刮鬍子。

我繼續裝著笑容撐完最後二小時的工作,心裡著實委屈,不斷閃過辭職的念頭,卻又覺得不甘心。不甘心為了一件倒楣事、不甘心好不容易找到了咖啡店的工作、不甘心被日本人看扁。

下班前,目睹整個過程的女大生對我說:「今天辛苦了,不要太在意,日本神經有問題的客人從來也沒少過。」

忽然間,我為自己的大驚小怪感到羞赧。讓一位比我小 5、6 歲的年輕人安慰,我似乎真的被保護得太好了。

在日本工作後才明白道歉的潛規則

類似這般與日本人一視同仁的要求,對待上卻是外國人所面臨的不平等,在往後的異鄉生活中,還是免不了遇上幾次,雖然偶爾仍不免被氣得直跺腳,卻也正因如此,生活中的大大小小溫情更顯得彌足珍貴,成為自己每一次前進的勇氣,時時提醒著自己要以更成熟、柔軟的心去面對。

後來,我也明白了原來「道歉」是日本文化的潛規則。道歉背後的意涵不一定是承認自己的錯誤,而是抓緊第一時間安撫對方,避免衝突無限上綱。在日本的社會中,有時候放低姿態是一種讓對方閉上嘴無話可說的方式,反而更能證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即便遇上奧客,仍要透過道歉把衝突降至最低,避免波及到其他客人的情緒。我想,這是當時領班對我搖頭嘆氣的原因吧。

相機光圈的調整,必須依場景的明暗來決定對應模式,面對這些碰撞也是如此,選擇一笑置之,或是運用智慧化解,每一個舒適範圍圈外,都是絕佳的練習場域。

而所謂的文化衝擊,不是僅止於風俗民情的衝撞,還包含人類言行所帶來的種種不快,以及彼此相處上極度不協調等層面。身處異地最無價的收穫,便是透過這樣的文化撞擊,破除對外國人刻板印象的迷思,拓展眼界,成為滋養自我的養分。

我並非老氣橫秋或是自以為是,才這樣回答老弟。

短暫的旅程中,能夠同時看到光明與黑暗,尤其在一個極度注重印象整飾(Impression Management)的國度,這樣的碰撞真的夠值了!

註:原文直譯:我不應有任何藉口為自己辯解。是最正式且慎重的道歉用語,工作場合上最好採此說法,以免顯得誠意不足。

《關聯閱讀》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我在日本「女僕店」打工──高壓社會下的「夢之王國」,跟你想的不一樣
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日本人的「知心好友」?──禮貌與距離的國度

《作品推薦》
發泡酒的滋味──經濟不景氣、雷曼兄弟與我的父親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Akuppa John Wigham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