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起,就不用再見到討厭的上司了!」──日本公司推出「代客辭職」服務

「明天起,就不用再見到討厭的上司了!」──日本公司推出「代客辭職」服務

下定決心提離職的那一刻起,心情輕盈的有如飛上天,然而腦海中的小劇場旋即紛至沓來:「要是不放我走怎麼辦?」、「還得和討厭的上司進行離職面談」、「這時候提離職會不會被討厭啊?」⋯⋯等諸多緊張、矛盾的情緒交雜。

瞄準這般「離職之意口難開」的心情,日本近期興起了新型態的公司──「代理辭職服務」(日文:退職代行),打出「明日起,即可不必上班!」的廣告詞,一時之間在網路上蔚為話題。

代理辭職,顧名思義就是由顧客委託代理公司,替自己提辭呈。服務費用約莫為新台幣 1 萬多元(以 EXIT 代客辭職公司為例,正職員工: 5 萬日圓;打工非正職: 4 萬日圓),委託者付款後,透過電話或通訊軟體與代理公司聯繫,辭職等一切手續便交由專員代行──若有需要,甚至還可以委託代理業者併同轉告公司「勿與本人連絡」。

針對此服務,日本網友評價兩極──有人認為不過就是請辭,有什麼好不能自己來的?有人則認為推出這項服務很方便,不排除未來有機會試試。

據 EXIT 業者統計指出,使用該服務者大致上可分為兩種:其一是「不敢」提離職的人,特別是進公司沒多久的菜鳥們;第二種則是「屢次提離職,卻一直被無視」的人。而使用者又以飲食、營造、護理業界居多──由於這些產業在日本,長久以來因不時被與「過勞」、「黑心」、「人手不足」等印象有所連結,也衍生出許多聯想。

圖/Shutterstock

日本辭職,難?

有需求就有供給,說是因應日本勞動環境,出現這樣的「代客辭職」服務,似乎並不為過。

曾於日本上述業界待過的我,看到這則報導時,不由得搖頭苦笑──面對長期處於缺人狀態的公司,「農繁期」好似永不停歇,欲抓準提離職的最佳時機,真的挺不容易;然一旦鼓起勇氣提了辭呈,卻又常常被上級以「人手不足」為由打槍。

尤其,日本是個普遍講究「不要造成別人困擾」的社會,即使心理早已想離職,但一想到這會造成公司、同事、主管困擾,很多人真的會因此一拖再拖,甚至打退堂鼓。

「啊!這時候離開好像真的不太厚道,算了,還是再撐一下吧⋯⋯」在資方與「奴工」自我雙重洗腦下的結果,疲憊與自咎交雜的情緒下,日復一日的循環。於是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就這麼過去,「想離開、卻始終離不開。」

為什麼日本人會「害怕」轉職?──環境變化、「終生僱用制」正逐漸瓦解

最近和幾位日本朋友人敘舊,提及到轉換工作,他們除了讚賞我的勇氣外,也不免憂心忡忡地問道:「在台灣,轉職不難嗎?」

就個人經驗而言,相較於日本轉職面試時的各種「嚴厲拷問」,台灣對於跳槽的審問,可說是十分和緩,社會上對於辭職、轉職人的眼光,也相對寬鬆。我反問朋友,既然對工作抱怨這麼多,何不也考慮換工作?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不約而同認為:「轉職是一大冒險/賭注」。

其中有位朋友更直白的說:「跳槽轉職是給菁英玩的遊戲,一般人搞不好一輩子就再也無法回到正社員(正職人員)的身分。」

這背後透露出另外一個訊息:以日本目前整體的就業環境而言,近年傳統典型的雇傭關係鬆動,「終生僱用制度」逐漸走向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派遣勞動」等非典型就業人員的數量大幅增加──相較於典型正職勞動者,非典型勞動者的薪資低廉、福利差,且缺乏日本傳統「勞動神器」之一的「年功序列保障」。

即便時至今日,日本轉職率有逐年升高的趨勢,但整體而言勞動環境、雇主心態仍舊趨於保守,對於辭職、轉職有許多負面的想像──因此許多人不敢輕言轉換跑道,深怕自己因此會成為所謂的「非典型勞動者」。

圖/Shutterstock

選擇的權利,非關「良心」

在日本社會這樣的勞動氛圍下,若要擁有所謂的安適人生,克忠職守、不輕易轉職,或許仍然是「正解」──然而過度忍耐、壓抑的工作環境,卻也極可能成為員工在黑心企業中過勞死的元兇。

基於對社會現實面、被社會排斥的恐懼,因而不敢提辭呈,不敢與黑心企業、慣老闆「告別不見」,是日本職場上許多人的真實心聲──因此不少人認為透過「代理辭職服務」的出現,可以協助委託者快速「脫離苦海」,甚至或許是個抵制黑心企業,讓業界得以反思、改革自身體制的契機。

在日本,不論是 2012 年開始推出的「黑心企業大賞」(ブラック企業大賞)、還是現今正夯的「勞動方式改革修法」,從各個角度來看,確實顯示了日本社會對於職業的想法正積極的轉變。

然而只要辭職、轉職是「惡」的想法仍舊是主流,許多較保守或黑心的企業,還是會利用「良心」去痛擊有意轉職者的軟肋。

關於工作,每個人因性格不同都有各自的想法與立場:嚮往安穩生活的人,適合在同樣的職場環境中規劃自我的職涯發展;喜歡處於挑戰多變的人,或許更適合透過不同環境的衝擊來壯大自我。

這些職涯選擇並無優劣之別,但每個人在職場上,至少都應該都要能各有其所,擁有更多元、自由選擇的權利。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