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失去了所有積蓄──莫斯科失竊記

那一夜,我失去了所有積蓄──莫斯科失竊記

以前聽過不少旅行者訴說,關於全世界各大城市小偷多麼猖獗的事蹟,但從沒真正放在心裡過。畢竟住在台灣的我們,似乎相對安全許多。

直到自己來了莫斯科求學,這才把警覺心提高──因為在莫斯科,外國人被偷、被搶、甚至被劫持的案例可不在少數。不只隨時隨地都得留意著身旁人的一舉一動;在地鐵月台上候車時甚至不敢靠近鐵軌、總是站得遠遠的──這兒每年都會有幾則旅客被人無意或有意推下鐵軌的新聞出現。

當然,這個巨大的城市並不是只有嚇人的一面──莫斯科仍然是個很美麗的城市。

今年二月的謝肉祭(Масленица)剛過,俄羅斯終於要迎春了。溫度逐漸回升、伴隨著陣雨,異鄉學子的心中好是期待著陽光普照大地、百花盛開的溫暖時刻。漫長的冬季總算結束了,那個泥濘不堪與潔淨白雪並存的雪地也逐漸消逝。這不才嘀咕著呢!「但願是個充滿希望與喜樂的時節。」

然而,我春天的美夢在今年突然徹底毀滅──才剛將辛苦掙來的盧布換成美金,打算存進銀行,我就發生了人生中第一次失竊案。

某天早上,正準備出門去銀行存錢、去學校練琴時,竟發現後背包中的管風琴鞋少了一隻。當下有些煩躁,翻遍了宿舍房間就是找不到,正仔細回想上一次看到它是何時,又赫然發現背包中的錢包也不見了。

這下可慘了!錢包中這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現金,是過去一年多來擠出時間努力工作、扣掉生活費和一切雜支後所存下來的錢。我本來計畫著要存到畢業那年,讓家人可以用這筆錢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來看看我生活六年的地方。

腦中不斷模擬著過去幾天一切行程,思索著到底是何時被盜、還是自己丟在房間某個角落沒注意到,左思右想,最後很篤定失竊前晚,錢包都還好端端的在背包中。唯二的可能性是傍晚從超市走到宿舍的十分鐘路程中被偷、或者是晚上在宿舍內被偷。

詢問宿舍管理員,請她協助調出監視錄影器,管理員竟告訴我,宿舍的監視錄影器畫質很差,宿舍多年來也常有被偷的事件發生,但每次有人來詢問,最後結果都是連個人影都看不清楚、更別說辨識出是誰、有些房間甚至不在監視範圍內。去警衛室看了影片後,果然發現我們房門根本連照都照不到、且好多時間影片連找都找不到。這位管理員一直待我很好,雖然有些學生覺得她很討厭、很機車,但我知道她是個很有條理、能力很強的人,如果能幫我她也一定會幫。

那麼如果是在路上被偷呢?

詢問了學姊,據說在這裡失竊基本上是不可能找回的。去警察局報案,只會拿到一張證明的單子,警察不會給予任何協助或調查。(後來我還是去報案了,請看下篇文章

只有在極少數狀況下,遇到善心人士、或是善良主動的警察,能提供一些幫助,例如去調街上的監視器畫面等。而可能發生的時間點,在我的感官記憶中,並沒有外人接近我、甚至拉開拉鍊的感覺。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在莫斯科的路上,只要有任何人突然靠近或一直跟我走,我會自動地走到另一邊去,盡量避開奇怪的人。但事情還是發生了,且小偷高明到令我毫無知覺。

在把所有卡片進行掛失手續、確認沒被盜刷盜領後,我的心還是痛到了極致。這筆錢與這雙鞋對我而言充滿著祝福與力量,當中有太多太多珍貴的經歷與回憶。如只是拿來給自己娛樂消費用,我大概不會這麼難過。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痛楚──那是難以言喻的悲傷,如海浪般一波一波、無止盡地打來。除了內心的難受外,那天身無分文的我,總覺得自己快要被這個巨大的世界吞沒。

我不曉得我究竟是如何撐過那個下著雨的初春夜晚。只知道,在我最難過、最無助時,家人、好幾位朋友、老師都不斷從遠方傳來安慰與力量,在莫斯科的朋友也慷慨借錢給我。爸爸說當作花錢買一次經驗。自以為已經很注意的我,終究還是付出了這樣的代價。但我不該埋怨任何人;入了夜,甚至有種要「謝天」的感受。謝謝上天,讓我只是失了錢和鞋、心痛了一陣子,但身體無受到任何損傷、也沒有傷害到其他人,平安度過這一天──「平安就是福」。

錢和鞋沒了,人彷彿也重生了,一切從零開始。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努力生活、努力學習,相信未來有一天,所失去的,會以更好的形式回到我身邊。

《關聯閱讀》
(希望此生不再有下一次的)莫斯科警察局報案記
在俄國,護照是外國人的第二條生命──關於當地的警察大人
在了解當地習慣前別先發怒──一窺俄國的排隊文化

《作品推薦》
活在象牙塔中的音樂家?──我在莫斯科音樂院留學(上)
從熱愛藝術的莫斯科,反思台灣音樂人的未來──象牙塔中的音樂家?(下)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 A. Alb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