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熱愛藝術的莫斯科,反思台灣音樂人的未來──象牙塔中的音樂家?(下)

從熱愛藝術的莫斯科,反思台灣音樂人的未來──象牙塔中的音樂家?(下)

古典音樂發展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歷史。儘管在二十一世紀的潮流下,不斷有古典即將凋零之說,以古典音樂作為專業與職業彷彿愈來愈困難,但我們無法否定古典音樂的內涵與其形成的力量──那是無論老少、無關職業,都會為之動容的生命脈動,一個音符,足以使人落淚。

熱愛表演藝術、以傳統為傲的莫斯科人

剛來到莫斯科求學時,對俄羅斯的藝術環境並不是非常了解。看到大街小巷都是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心中默默嘀咕著:「要是在台灣,這些劇院和演奏廳肯定會倒光吧!」但在莫斯科,這些場所竟是人們平常休閒娛樂之所在。

再小的劇院,每到傍晚時仍是人聲鼎沸,幾乎不用廣告就能吸引俄羅斯人前來欣賞。每當新一季的票券開賣時,總會在售票口前看到排隊的人潮,老太太們甚至會站在那興奮地討論節目。在美術館中,天天都可見到小學生的校外教學團──那些才 10 歲不到的孩子,能靜靜地聆聽導覽老師的介紹、興致勃勃地參與討論。除此之外,俄國人為了參觀美術館與博物館,能頂著風雪在外頭排一兩小時以上的隊。

在莫斯科,24 小時營業的不是便利商店,而是花店。俄羅斯人在各種大小節日都會送花,想當然爾,在演出結束後,送花也是一種常態。演出者收到親朋好友、學生的花一點也不見怪,奇妙的是,有時演出者甚至會收到不認識觀眾的花束。望著送花的老太太臉上滿足的神情,這個國度過去一切的苦難恍若不曾發生、時光只停留在此時此刻。

我想可以說,俄羅斯是一個尚未「被全球化」的國家,且以傳統為傲。俄國人引以為豪的藝術傳統,更不允許被侵犯或同化。

反思台灣的音樂、藝術環境

我能夠在這樣的世界學習音樂是幸福的。然而,人出了台灣,在愈行愈遠的同時,對家鄉的期待與掛念是等比例增加的。

台灣不是古典音樂的發源地,我們的文化中本來就沒有這樣的傳統,想要全面複製歐洲的藝術環境是不可能的。也因此,對於廣義的藝術人而言,我們不斷在掙扎:留在台灣,到底能做什麼、要做什麼?到底該明哲保身、還是孤注一擲,承擔經濟上的一切風險?

以音樂領域而言,台灣音樂系的學生在畢業後,大都以跑家教、開工作室、在音樂教室接學生等來謀生。進入音樂科班體系教學以及考入職業樂團當然也是種選擇,可惜的是台灣目前在這兩者上都呈現相當飽和的狀態。所以,在台灣學音樂真的吃不飽?

倒不盡然如此。

我算是半路出家的音樂人──直到大學以前,我都還在自己的舒適圈內轉來轉去。在扭曲的價值觀中,我是現行升學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成績好、能力強,在學習過程中沒碰過什麼大挫折。還沒踏入音樂圈前,曾接觸了很多領域:小學時參加游泳校隊、躲避球校隊,後來練直排輪,曾幾度入選國手、到國外參賽。國中時熱愛理化,參加學校的科學競賽團隊,高中時投入資訊領域,寫程式、參加資訊競賽。

在進入音樂圈後,我才發現台灣的音樂圈是如此狹隘──許多學音樂的孩子沒時間讀書,只要術科成績漂亮就好,缺乏整體人文素養。一旦完成學業,匱乏的內涵與過度單一的能力,導致畢業的一大票人,都只能去競爭少子化時代下的家教工作。僧多粥少,市場的惡性循環、種種亂象因此而來,不尊重專業的情況也愈演愈烈,更別提要如何為台灣的環境耕耘?

然而,音樂不該如此。一百個音樂系學生中,也許只有不到一個是天生的演奏家,且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教學。但我覺得,學習音樂之所以可貴,並不在於彈得多好、得了多好的名次(當然,無論從事何種工作,都需要良好的專業素養。哪怕是當小小孩的家教老師,都不表示不需要繼續練習、精進自我),而是學音樂的過程其實在無形中鍛鍊了人的意志力、抗壓性、分析統整、以及閱讀與獨立思考的能力。

想想看,面對一份樂譜,我們需要花多少時間、要有多少背景知識,才能解讀譜上的資訊,而不只是把音符彈對拉對?上台演出前,要經過幾百甚至幾千個小時的練習,才能夠有好的呈現?

學音樂的出路,其實可以無限寬廣

在這個跨領域的新世代,學習古典音樂的學生其實不必自我設限,而更該清楚了解自己的優缺點與定位,探索未來的可能。與醫學領域結合的音樂治療、精神分析;與資訊領域結合的電腦音樂,乃至於行政、政治、跨國合作等,都有音樂人可發揮所長之處、都需要專業的音樂人才。

尤其在現今「重理工、輕人文」的台灣社會,我們相當需要更多領域的人帶來改變,才有可能讓社會大眾認識不同的專業、營造更好的環境。否則,一群人在象牙塔中不斷競爭、活在自己的利益中,象牙塔外的世界並不會因此而不一樣。

我曾後悔沒有從小就讀音樂班,但出了國後才知道過去的所有經驗很特別,也很珍貴。年輕的我們,如果不滿於現有的制度,就更該培養自己的各種專長、能力。我們沒有包袱、不分領域,有朝一日才能抓住機會,為台灣的未來貢獻一己之力。

《關聯閱讀》
當音樂不再遙不可及,而是隨時隨地──波士頓渾然天成的音樂風景
出走社會學家的音樂之旅

《作品推薦》
活在象牙塔中的音樂家?──我在莫斯科音樂院留學(上)
「戰鬥民族」的第一印象—是性好爭鬥,還是害怕再度失去?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arlie Nguyen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