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民族」的第一印象—是性好爭鬥,還是害怕再度失去?

「戰鬥民族」的第一印象—是性好爭鬥,還是害怕再度失去?

Умом Россию не понять,

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
Аршином общим не измерить:
以一般標準無法衡量她:
У ней особенная стать―
她有自身獨特的氣質―─
В Россию можно только верить.
只能信仰俄羅斯。

――Федор Тютчев(費多爾‧丘特切夫),1866

"Attention , ladies and gentlemen . Emirates Airlines flight xxx to Moscow , is now boarding at Gate 23 . Please have your boarding pass ready . "熟悉的登機廣播在杜拜機場響起,下一次降落之時,便是第四年留學生活的開始。

儘管不是第一次,長途飛行與轉機的過程仍是百感交集。除了搭飛機的疲倦與不適外,更多的感覺是捨不得離開台灣,但也期待著異國的磨練。與孤寂共處的留學時光雖漫長難熬,卻是一生難以忘懷的經歷。在過程中,淚水往往多了好幾倍,但當能真正笑出來時,卻是無比甜美。

在俄羅斯,就算已經逐漸掌握俄文,溝通大致無礙,每每還是會遇見許多「驚喜」。

「戰鬥民族」的形容,確實有跡可循

這次一上機,便發現前方堵住無法移動,原來是在我前面的男士正在尋找仍有空間的行李架。為了擺放手提包,這位先生將原本已放在某行李架上的手提袋稍微挪動了一下(大約往左移了 5 公分),沒想到這看似平常的「挪動」竟引發了軒然大波。

座位上的中年婦女跳起來用俄文大吼:「你為什麼亂碰我的東西!是誰允許你動的?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

男士:「因為其他架子已經沒空間了,我只是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這樣大家都好放。」

中年婦女:「(怒氣沖沖)不行!你給我擺回去!這是我的位置!不能放!(繼續碎碎念)這什麼人啊!亂動東西還有理由......」

這種現今多數人無法諒解的爭執,在三年前剛踏上這塊土地時,我也不太能理解。但隨著時光流逝,內在逐漸充滿了這個國家的養分後,不解還是有的,卻多了分淡然,「罷了,這是俄羅斯古老生命力仍未凋零的象徵」。

飛機降落莫斯科多莫傑多沃國際機場(Domodedovo)機場,今天很順利地通關、領行李、搭上預約好的車。一小時過後,我出現在莫斯科音樂院的宿舍。之後去了趟超市,又碰上了奇妙的事。

在排隊等候結帳時,一位年輕女性走了過來,詢問結帳的店員:「請問這桃子的標價在哪裡?為什麼我都找不到?」店員有些理所當然地答說:「這個我不知道,不關我的事。」敏感的讀者可能會開始猜測,這後續又要發生什麼事呢?

這女生聽到回答後,馬上變臉,並大聲質問店員:「你不告訴我還有誰能告訴我?你們這個超市難道沒有一個人可以回答我的問題嗎?」這次,店員連回答都省了,直接埋頭繼續結帳。一旁的保全也只是冷眼旁觀,看著這場戲上演。兩方對質了近一分鐘後,又聽到一陣大吼:「你們誰是經理?叫他出來!」再過了幾分鐘,依舊是零溝通狀態,女子索性把已裝好袋的桃子大力一扔,離開超市。在場的顧客與店員無一露出驚訝的神情,仍繼續他們手邊的作業。

強悍好爭的印象,或許是時代產物

這些生活小劇場,的確時常出現在俄羅斯的各個角落。當放上網路時,更常常會引起一連串對「戰鬥民族」的討論與嘲諷。身處台灣的我們,不免俗地早已習慣各種人性化的便利,也享受著資訊化所帶來的一切。然而,「方便、快速就是好」以及過度單一的價值觀,在許多國家並不適用。

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問題,我也曾經納悶,為何俄國人這麼笨、這麼不通情理,不懂得用更簡單的方式解決,非得鬧到如此不愉快?但探究其歷史與文化,方才發現,這些看似「戰鬥民族」的行為,是時代下的產物。

經過幾年生活,和當地同儕、師長討論,我才明白,蘇聯時期一直延續至今的政治冷感,伴隨著對極權的恐懼,讓許多俄國人對「所有權」的概念,有著不同於我們所認知的詮釋。因為曾經歷過成天提心吊膽、害怕被「奪走」的時代與社會風氣,儘管今日的俄羅斯早已開放,但人們對「所有」的界線,還是格外敏感。上面小故事中,中年婦女的暴怒乍看之下很誇張,卻不失為一個老時代見證。

這讓我又憶起了某一次在學校辦公室處理簽證,手不小心碰到辦事人員所謂「我的桌子」的範圍內,立刻惹毛該職員,被大罵說「這是『我的桌子』,妳不准碰」。當下心裡著實有無限委屈,怎麼會莫名其妙被罵了一頓,然而如今回頭想想,倒也領悟了背後複雜錯綜的原因。

類似的場景對生活在這的人們而言,早已司空見慣,對初來乍到的外國人,卻往往需要長時間的思考與體會。面對截然不同的民族與文化,我們絕不能以自身經歷所形塑的價值觀來一視同仁,而要以開放的心去探尋其意義。在莫斯科,儘管撞過無數次的牆,我卻也因此練就了一套生存之道。

漸漸的,我感覺到自己的思考中,開始愈來愈沒有「立即」與「絕對」,而是努力將事情做盡量完整的認識與分析後,再下定論。而這,也許是留學生活所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

《關聯閱讀》
俄羅斯的「酷刑」──暴力桑拿Banya的全記錄
我們繳的稅,換來更好的生活嗎?──俄羅斯福利制度的真相(上)
「俄文好,月薪100K不是夢?」──過來人告訴你真相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yeowatzup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