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海外志工?──純粹的體驗、學習與分享,還是用來說嘴的「偉大經歷」?

所以,海外志工?──純粹的體驗、學習與分享,還是用來說嘴的「偉大經歷」?

在台灣,海外志工,一直是個具有爭議性的話題。

「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去做志工?」
「出去幫別人幹嘛?難道在台灣就沒有需要幫助的人嗎?」
「說穿了,只是藉著海外志工的名義花錢出去玩吧!」
「就是一群付出自以為是的服務,覺得自己很高尚的一群人。」

這是許多人,在網路論壇上或私下聊天中,對於海外志工們的疑慮與批評。

然而,我是一個從小就很嚮往當志工的人,也很喜歡、享受當志工這件事情。在實際參與海外志工活動之後,這個想法,依然沒有太大的改變。


海外志工的初衷

大三那年,在學校的服務學習課程中,我特別選擇偏鄉教育的遠距教學志工,希望能藉由自己的微薄力量,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好一些──我知道這樣講,在部分人眼中或許是一件很「浮誇」的事情,但我真心相信,即使只能夠稍微帶給一個人正面的幫助與影響,對她/他而言,那很可能就是全世界。

或許也是因為那一年,遇上一個很喜歡的小朋友,得到滿滿的收穫和回饋,才會讓自己在大四這一年,勇敢地踏出舒適圈,決定體驗海外志工。

但說實在的,在踏出這一步之前,對於海外志工,我曾充滿疑慮。我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否能和想像中一樣:先花時間認識地方文化,然後透過實質作為幫助他們,一如期許地在當地留下一些有用的價值──對於他們而言真正有用的價值,而不是我們自以為的那樣。

因此,我報名了 VYA 的「尼泊爾社區建設與兒童陪伴計畫」。

我最初有著些許天真的想法:就算整個團最後不幸「走歪」,至少在強震過後,幫忙當地社區蓋房子,還是能成為具有一定實質效益的事情吧!

讓世界距離更近的方法

確實,海外志工的費用不便宜,尤其對一個尚未有足夠經濟能力的大學生來說,這不是一件可以隨心所欲的事情。

因此,在報名海外志工前,我明確地先詢問過我媽的意見,問她能不能贊助我部分的經費。但私心當然還是希望能靠自己打工存錢,不當「靠媽族」。

於是我開始投履歷,密集地努力了一個多月,經歷一段混亂的打工、上課、比賽的日子,並且嘗試申請學校的海外志工補助──最後加總起來,我的「自付額」總算是有達到一個標準。

然後,我們踏上雲林台西,參加了第一次的培訓。

培訓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人提到參與海外志工,就像是嘗試找到一種「讓世界中的彼此,距離更近的方法」。

「如果你自詡是那 1% 的高知識份子,對於剩下 99% 的那些人,你想要拉開距離,還是更接近他們?你期待的是自己越來越好,還是讓大家一起變得更好?」

這幾乎是我第一次在年紀相仿的同儕中,聽到對海外志工的正向解讀,很是震撼。

最純粹的體驗和分享

然後,我們走過那 12 天的尼泊爾,結束了這次的旅程。

不論是對於想要體驗海外志工,或是對於海外志工保留卻步的人,如今我都很想說些話:

對於海外志工,我自己完全不認為它是一個「幫助弱勢」,抑或是「可以拿來說嘴的偉大經歷」──嚴格來說,根本沒有人可以去定義誰是強者誰是弱者,在海外志工的這段時間中,只有最純粹的體驗和分享。

如果你可以好好享受海外志工的每一天──你能接受語言的隔閡,也能接受你口中所說的不方便,那它絕對是一種最放鬆的旅行方式。這裡有發自內心的笑容,最純粹的學習生活。

當你的腦海中不小心出現比較的念頭後,更會發現自己越來越能有包容心與同理心,懂得什麼叫做尊重──了解自己該如何誠實地面對生活和自我本身,並且不會隨意依照自己的觀點,去批評與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或價值。

當然,或許還是存在著少數人,在海外志工的旅程中有著不滿與抱怨,抑或是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樣的旅行方式。

但我想,走過這趟旅程的我們,絕大多數心底都還是有著滿滿的感動──不論對於那個遠方的社區,或是對於自己。

學會問自己「為什麼?」

我很喜歡海外志工,透過這樣的旅行方式,我覺得自己更能了解一個國家、一個社區、一個家庭的文化。

在尼泊爾服務的社區,當然沒有五光十色的都會生活,但每個傍晚都有「漂亮到誇張」的夕陽、每晚都有最耀眼的星空。

那裡有路上常見的牛、羊、雞,不小心撞上的黑白豬,偶爾會聽到野生狐狸的叫聲,途中遇見的每一個路人,都大聲地使用當地語言彼此打招呼。

那裡有最原始的咖啡和奶茶,配上萬年不變但每天都還覺得是新口味的蔬菜咖哩。我突然發現自己的眼光變得比以往更加細微:每一件事情、每一個動作、每一個人與人的相處互動,我開始會在心裡問自己很多問題:「為什麼我是這樣?而不是那樣?」

我有成長嗎?我不知道。

膚淺點來說,對於「物慾」這件事情,確實明顯地降低很多。
深奧點來說,對於「自省」這件事情,正持續地在進行當中。

我依然相信並實踐愛與付出

所以,海外志工?

若以金錢衡量價值,或許這十幾天的旅程,不過就等同一次出國旅行,只是名為「海外志工」而已。

但若你剛好也想要付出愛,或是期待自己能給予一些正面的影響力,那就勇敢地去嘗試吧!

愛與付出,從來不限制於任何地區──我對於台灣的愛、對於尼泊爾的愛,兩者間從來沒有發生任何衝突,我依然會選擇我能做的、想做的,去實現。

參與海外志工,最重要的是心態問題:你是真心地想要體驗當地文化、享受付出?或是浪費一堆錢,去那邊體驗12天不能洗澡的窘境,然後回來說嘴或抱怨?

其實,沒有人能為別人定義何謂服務、何謂愛,更不能定義誰才是「真正懂得愛與服務的人」。我們永遠只能從生活中、實踐中,實際地摸索與體會,這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媽媽寫給我的卡片很簡單,簡單卻也深刻:「能付出就是快樂,有機會就要幫助有需要的人。」

所以,海外志工,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更有愛的旅行方式。

《關於作者》
曹尹真
喜歡拍照,喜歡記錄,喜歡那些關於靈魂的文字救贖。自大學以來,一直期待自己能有所堅持地朝著溫柔而前進,帶著堅強、力量與愛,認真的感受生活,並試圖地努力著,透過自己的視界,影響著下一個人、下一個世界,你的與我的那些世界。

《關聯閱讀》
不幸的悲劇之中,仍然由衷關心他人──尼泊爾人,我永遠的家人
25歲的危機──在烏干達兩年志工後回台灣,問題變多了、相信的事情卻變少了

《作品推薦》
尼泊爾強震過後:一起重建社區,一起放鬆大笑
「人人都是國民外交官」:我把台灣帶到了芬蘭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曹尹真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