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個故鄉的可能性:連續三年到菲律賓擔任志工,我最難忘的十大體驗

多一個故鄉的可能性:連續三年到菲律賓擔任志工,我最難忘的十大體驗

談起菲律賓,你會想到什麼呢?觀光度假、年節慶典或外籍移工?若詢問 VYA「菲越貧窮」志工夥伴的菲律賓印象,大家一定會異口同聲地說:「溫暖、熱情和很多很多好朋友!」

我從大學時期第一次到宿霧東南方的小島 Olango 擔任志工,就愛上這個像是我「第二個家鄉」的熱情島嶼。後來也像候鳥一般,每年以志工的身分回鄉已有三次。以下十個濃縮的特點,紀錄我眼中最特別的菲律賓:

1. 伊係阮ㄟ賀厝邊(他是我們的好鄰居)

菲律賓,住在臺灣「樓下」的國家,是我們貿易最密切的夥伴之一。同時,部分地區甚至和某些臺灣原住民共享南島語系的語言、歷史及文化脈絡。除此之外,全臺外籍移工 57 萬 9 千人中,約有 11 萬 9 千人屬於菲律賓籍,而菲籍配偶約有 3,483人(註一)。由此可見,菲律賓和我們真的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不僅是合作無間的經濟盟友,更進一步擁有姻親關係,果真是「阮ㄟ賀厝邊」。

若再將「厝邊」的範圍縮小,把 A 點設在桃園國際機場,而 B 點則是菲律賓 7,107 座島的其中一座──VYA 國際工作營的據點 Olango 島,雖然中間相距約 1,662 公里;但是,人和人之間,沒有距離!

2. 歡迎回來,親愛的候鳥!

宿霧市區(Cebu City)東南方的 Olango 島,最廣為人知的非占地 10 公頃的「生態保護區」(Olango Wildlife Sanctuary)(註二)莫屬!由於位處於全球候鳥遷移七大路線之一,每年保護區便會張開雙臂,歡迎一萬多隻來自西伯利亞、中國北方及日本的候鳥回島上過冬,當地存有紀錄的 97 種鳥類中,就有 48 種屬於候鳥。此外,生態保護區也致力於濕地生態復育、紅樹林保育,期盼能開闢屬於動植物的生態天堂。

通常在計畫第一天,志工首先前往生態保育區朝聖。原因無他,濕地生態和紅樹林之於 Olango,實在太重要了!除了為當地帶來觀光收入,更能保護家園,不受地震與海嘯侵襲。這時候,志工也有機會採集成熟水筆仔,體驗種植的樂趣。儘管大夥常搆不到水筆仔而摔到濕地裡,弄得滿身是泥,仍樂在其中,不亦樂乎!

3. 迎風奔馳的哈噗哈噗車(Habal-habal)

每當志工團隊下了飛機、坐上巴士,便筆直地一路往港邊前進。抵達後,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艘艘螃蟹船(Pump Boat),而這些船便是通往 Olango 唯一的路!當船夫以熟練的動作靠岸,便能望見不遠處,停著一排長相有趣的車。一問才曉得,那是哈噗哈噗車(Habal-habal),相當於當地的計程車。在島上的日子,總靠著酷炫的哈噗哈噗檔車載著大家東奔西跑。一開始擔心車身大幅晃動和路面凹凸所發出的「匡噹匡噹」聲,日漸習慣後,便享受在風中自由奔馳的快感。除了哈噗哈噗響徹雲霄的音樂聲,伴著移動的是騎士誠摯的心。雖然對乘客而言,哈噗哈噗僅只是交通服務,但對司機大哥而言則是一肩扛起家中經濟的生財工具。到時候搭上哈噗哈噗車,別忘了向司機大哥們說聲:「Salamat(謝謝)!」。

4. 可可納(Coconut)和芭娜娜(Banana),迸出新滋味!

每一趟異地生活,食物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重要地位,在 Olango 也不例外。舉凡大家熟悉的熱帶水果:椰子、香蕉和芒果,島上應有盡有。不同於臺灣的改良種,當地的「原味」水果嚐起來特別單純,酸甜滋味在炎炎夏日的唇齒間游仰式。執行完整天的計畫,大夥喜歡到村子入口喝上一顆新鮮現剖的椰子,除了天然消暑,比起玻璃罐裝的氣泡飲料,更能將消費直接地回饋當地,豈不是一舉數得?

不只椰子,當地的香蕉亦是難以忘懷的好味道。除了傳統吃法,更有 Banana cue & Banana Fan(炸香蕉、煎香蕉和裹糖香蕉)等料理方式。當地創業家 Nita 更和 VYA 商業設計團隊合作,用志工設計的包裝,販售屬於當地特有的香蕉乾,正港"MIO──Made in Olango"──送禮自用兩相宜,更符合公平旅遊(Fair Tourism)的原則。

5. 充斥著音樂與舞蹈的熱情島嶼

從起床睜開眼直到晚上就寢前,街上總會傳來陣陣音樂聲,因為 Olango 是座充斥著音樂與舞蹈的熱情島嶼!無論男女老幼,身上都流著熱愛音樂舞蹈的血液,無關舞技、音準和節奏感,而是單純享受的生活態度。從街頭到街尾,隨處可見的舞王舞后,整個村落都是他們的 Dance Floor!

此外,每逢年節的宗教慶典(Fiesta),當地學校舞蹈隊更定期排練舞蹈表演榮耀天主。

音樂同樣是 Olango 居民的精神食糧,怪不得許多人擁有天生好歌喉。當初在中學執行計畫,耳邊傳來熟悉的優美旋律。仔細一聽,原來是當年火紅的《流星花園》主題曲!不只他加洛語(Tagalog)版本,中文版也難不倒他們。除了《流星》系列,還有歷久不衰的〈我難過〉,諧音聽起來就像 Olango!和當地朋友共享跨時代神曲,是不是親切感十足?(註三)

6. 重新認識一桶水的價值

Olango 島四面環海,看似擁有豐富的水資源,其實能利用的淡水資源十分有限。因此,當地居民大多以地下水和儲存雨水作為民生用水。來自臺灣的志工團隊則購買桶裝飲用水及使用來自城市的淡水。想像著一桶桶水從城市坐船到島上,便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出發前,早已叮嚀大家關於「一桶水洗全身」和「手動沖水馬桶」等特別生活習慣。但到了現場,看到五公升的桶子和無蓋的矮馬桶,還是傻了半晌。第一天晚上洗澡時,所有人傷著一模一樣的腦筋:一桶水怎麼夠洗!但隨著一天天的學習和適應,更有夥伴舉辦「看誰洗完澡還有剩水」的比賽。在島上,大夥無時無刻都在練習「將不必要的浪費降至零」,並反思過去的生活習慣,希望未來能持續投入愛地球的環保行動。

7. お元気ですか(你好)!──日本爺爺的卡兒哈甘島

每當工作營告一段落時,大家會乘著浪,跳島拜訪隔壁鄰居──卡兒哈甘島(Caohagan Island)。卡島是座珊瑚礁島,面積約 15,000 坪,環島一周約一小時足矣。1987 年,日本的崎山克彥(Sakiyama Katsuhiko)從出版業退休,以一千萬日幣的儲蓄買下這座島。崎山爺爺不希望成為統治者,而是和居民一同打造夢想的島主。舉凡發電、水資源、醫療、教育和生活細節,崎山爺爺總利用智慧,在自然與文明間達成平衡。(註四)

初至卡兒哈甘島,迎面吹拂的暖風和乾淨沙灘,加上湛藍海水與和煦暖陽,讓人誤以為闖進風景畫。整齊的房屋、學校、攤販與公共建設,代表著崎山爺爺努力不懈的日本精神。他曾說:「卡島上的每一個人都很快樂。這裡甚麼都沒有,卻是最富裕的小島。」我想,這就是馬斯洛金字塔頂端「自我實現」的最高境界吧!

8. 一見你就笑:忘不了的朵朵笑靨

踏上島的那一刻,拜訪過 Olango 的夥伴一定記憶猶新:乘著哈噗哈車的一路上,沿街人人向你招手、擊掌、大聲說嗨,如同遊行般熱鬧精彩,而往後的每一天皆是如此,顯示當地朋友的熱情和歡迎。

街上小朋友的挑眉、燦爛笑容和毫無防備地牽起你的手,將會是旅程中最美好且溫暖的眷戀。儘管擁有的物質資源不充足,當地朋友仍樂於和我們共享:一朵花、一串香蕉或是一抹夕陽,他們是「分享」這門藝術的佼佼者。此外,當地孩子的學習資源較少,但一有機會,他們便全力以赴;生活環境也沒有臺灣來的優渥,卻擁有更寬闊的視野與胸襟。雖然他們物質貧窮,卻讓我們看見心靈的富足,更使我們對貧窮與富足下了嶄新的定義。

9. 暫停、深呼吸,離天空和海洋更接近

完成整天的計畫後,我們最喜歡跑到海邊,望著漸漸西下的夕陽和遠方的水筆仔樹林,腳踏著淺灘的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邊談天說笑,一邊等待上夜班的滿天星斗。或者,在晨陽劃破天際的片刻,漫步到沙灘,欣賞出海漁夫專注工作的樣子,一面伸伸懶腰,大口呼吸著 Olango 風味的海洋氣息。一旦靜下心來,俛仰間,便能感受到自然的壯闊無邊和人類的渺小無知。

在島上的日子,我們忘掉科技和網路的快捷與束縛,停下腳步和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自己對話,也能從當地朋友和團隊夥伴身上,感受到人性中美善的純粹。暫停、深呼吸,我們離天空和海洋其實很接近!

10. 多一個故鄉的可能性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淚腺太發達,或者感情太豐富,一次、兩次、三次,總是忍不住淚眼模糊地和 Olango 說再見,然後信口開河地向當地朋友和自己承諾:「嗯,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而許多「菲越貧窮」計畫的志工夥伴,也如同南飛的候鳥般,在不同階段回到島上,為生活充電,並渡過各種形式的寒冬。自 2008 年開始,VYA「菲越貧窮」計畫以接力的方式,至今已有超過 57 個團隊和 1,200 位志工的參與,形成了一個子孫滿堂的大家庭!

經過幾趟的菲律賓 Olango 之行,我學習到當地的浪漫、樂觀以及對生命的熱情和溫度,不知不覺中,生命中多了一群讓我牽掛的人們,他們毫無疑問地就是家人;而那座名為 Olango 的島嶼,我們稱之為家鄉。

資料來源:
註一:
內政統計通報 104 年第 32 週
註二:
Olango Wildlife Sanctuary
註三:
延伸閱讀──
神曲「神」到菲律賓:十年前我們有「無可取代」的流星花園,十年後呢?
註四:
我有一個島 卡兒哈甘 Caohagan Island 臺灣粉絲專頁
參考書籍──《
我買了一個島—卡兒哈甘
「買下一個島的夢想」日高管傾盡家財 海島寄餘生

《關聯閱讀》
我的小小英文老師,哈娜──說著一口流利英語的樂天派菲人(上)
短期國際志工,只是一個虛幻的「彩色泡泡」嗎?──我的國際志工紀實 (中)
狂人總統之外,你了解菲律賓多少?

《作品推薦》
日本里山志工行,給自己十個特別的「森日里物」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ia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