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西醫的我,第一次在美國看中醫:「傳統醫學」轉變中,「只要對病人好,為什麼不」?

學西醫的我,第一次在美國看中醫:「傳統醫學」轉變中,「只要對病人好,為什麼不」?

這裡是洛杉磯的華人區,我走進一個毫不起眼的診所,灰暗的牆壁、老舊的地毯,看得出來這間診所的陳設風格,還停滯在幾十年前──牆壁上掛著一幅幅的圖畫,從風景到動物,各個栩栩如生,逼真又吸睛。

雖說裝潢品味實在有待商榷,開門更才一個小時不到,但診間裡卻已經坐著滿滿的病人。

我原以為這間華人區的診所,應該 90% 以上是東亞裔的病人,但仔細一看才發現我錯了──病人並非全是黑頭髮黃皮膚,白人、墨西哥裔、印度裔的病人,至少占了一半以上。

我在櫃台填寫了表單。今天以一個病人而非醫師的身分前來「光顧」診所,最大的原因,就是西醫診斷不出我身體的問題。

在來到這間診所之前,我作了許多項身體的檢查,卻完全沒有結果,西醫師們抓破腦袋也不知道為甚麼,走投無路之際,只好求助於在美國的中醫師。

成年之後,第一次在美國看中醫

可別被診所的外表給騙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家診所極其熱門,甚至到了連預先掛號都一位難求的地步──診所只收現金,且平常就算人都到了,還是不讓你掛號,得等到每個禮拜六,診所開放出半天的「掛號專線時間」來電預約。(預約電話不是「控八控控⋯⋯」)

總之,我撥了 55 次都是忙線狀態,到最後第 56 次終於接通的時候,我只覺得有中頭獎的感覺。

由於住在美國多年,這是我成年之後,第一次在美國看中醫。中醫師頭髮灰白,酷酷地帶著眼鏡,背後放著聲量不小的搖滾樂,只見他熟稔地開始把脈、檢查舌頭、耳朵、手掌等等。接著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他就有如 X 光機一樣,把我多年的病史一字一句地吐露出來,而且和西醫師的診斷完全吻合。除此之外,那些我沒有好好被西醫師檢查過的器官功能,他也都直截了當的告訴我現今狀態,甚至我脾氣好不好、平日心情如何等,都逃不過他的診斷。

看診完畢之後,他針對我的身體問題,開了一瓶中藥,要幫我治療一個月。

西醫老公的質疑:「藥包裡面是什麼?治療方式有根據嗎?」

我帶著那瓶中藥,回家和我的西醫老公分享整個看診經驗,換來的卻是他的大翻白眼。

他問我:「知不知道這瓶中藥裡面,到底包的是甚麼?」我說不知道,但我只覺得這中醫師太神準了,而且從來沒有任何一位西醫師,能夠把我的身體狀況分析得如此正確又透徹。

但在西醫出身的老公眼裡,還是對這種種的治療半信半疑──畢竟西醫講求的是證據,是科學實驗證明,是EBM(Evidence Based Medicine),不然在他們眼中,一切中醫的治療,就和「控八控控」推銷的膏丹丸散沒啥差異。

我至今還是不知道,到底中藥裡包的是甚麼,但我只知道,在被中醫師開的藥調理之後,我的症狀完全改善,且有了非常好的結果。

最後連我那西醫老公都嘖嘖稱奇,且不得不承認單就這場「 PK 」的最終結果而言,是中國人幾千年的老祖宗智慧,打敗了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

專業分工制度,撐起全球主流的西醫體系

不得不說,西方醫學多多少少有些優越感,由其是美國醫學,講究的是「術業有專攻」:將人體劃分為各個不同的部位,比如心臟有問題看心臟科、扭到手腳看骨科、心情不好看精神科⋯⋯等等。

專科之間,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不能逾越「其它科的專業」。例如牙科不能隨便對腸胃炎下定論、腸胃科醫師不能回答有關神經內科用藥的問題,除非和你自己的專科有關係,不然通通要請病人去看該看的專科醫師。

除了前述專業分工的理由之外,另一方面這也是為了保護醫生自己──因為萬一醫師給的建議超出其專業範圍,誤了該有的診斷,病人是可以事後提告的。

因此在美國,和我們在全球各地多已習慣的西醫系統中,各個專科間往往「井水不犯河水」。醫師們秉持著專業精神,在自己的專科裡,更加鑽精地研究和臨床,長久以來,撐起了整個西醫醫療體系。

這樣的制度固然很好,就像每個螺絲釘都深度了解自己的位子,讓病人不論是看哪一個專科,都能得到該科最專業的建議──不過以病人看病時的實際狀況來說,其中最大的問題之一,便是很多時候在看了好幾個專科之後,仍然找不到病因或不見好轉:

因為每個專科在作了該作的檢查之後,常互相將問題「踢給其他專科」——反正只要顧好自己這部分,這科檢查不出問題、或檢查出是「別科的問題」,就可以對病人(和法律)有個交代了。

然而病人的症狀不得好轉,兜兜轉轉好幾個專科都不見果效,其中所要承受的心理壓力不小,更別提高額的診療費用所給予的經濟壓力。

西方醫學的優越感,觀念正在逐漸改變

於是在美國這樣的體制之下,開始有越來越多人轉向中醫治療,或者政治正確地來說,叫作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非傳統醫學治療,在美國的「傳統醫學」為西醫治療,中醫治療才是歸類於「非傳統」)。

很多美國的大型醫院如 Mayo Clinic、 UCSD、Duke Medical Center,甚至是大型 VA 系統(相當於台灣的榮院)等等,也都開始將中醫治療,含括為病人的選項之一。

根據US News的報導,目前已有 30% 的美國人,願意接受這些非傳統醫學治療:包括針灸、推拿、拔罐、中藥草藥等等。而根據 UCSD 的ㄧ項研究指出,針灸對於 20 種憂鬱症、高血壓和心臟病的症狀,都有極大的幫助。

很多時候這些非傳統醫學治療,也會配合著傳統醫學(西醫)治療,給予病人最佳的綜合治療效果,比如 2014 年的研究就指出,西醫不孕症手術搭配中醫治療的病人,遠比單純只作西醫的不孕症手術,有著更好的結果。

一位在維吉尼亞州執業的中醫師也指出,她的病患裡面有 90% 都是非亞裔人士,而大都因為無法治療長期性的疼痛來找上中醫,且得到了改善。(順道一題,慢性疼痛在美國是個龐大的醫療問題,也是引發美國目前鴉片危機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西醫療法的「相輔相成」,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另一個「非傳統醫學治療」在美國越來越受歡迎的原因,則是他的價錢。

在我看西醫的時候,我用了非常好的 PPO 保險,大部分的檢查和部分的治療,都包括給付範圍內──但仍不是100%,而是包個 60-80% 左右,其餘得由病人自行負擔。對於在美國的西醫醫療費用來說,不用全額付費,我已經謝天謝地了。

但在看中醫師的時候,診所只收現金、而且不收任何的保險,但掛號費外加一個月的草藥費用,總共卻只要西醫看診費用的五分之一(更別提其他的檢查了)──想當然爾即便有保險,我花在西醫上面的費用,仍比中醫高而又高。

當然這也反應在美國中醫師的薪水行情上面根據統計,如果在美國從事執業中醫師,ㄧ年的平均薪水為 $73,412 美元(約新台幣 218.6 萬元);若單純只是針灸師的話,則降到了 $48,735 美元(約新台幣 148.5 萬元)。這和西醫師 $156,000 美元起跳的年薪(約新台幣 464.5 萬),還是有著極大的落差。

而對於美國病人來說,或許中醫治療終究是不會取代西醫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但目前在美國已有超過 27,000 位擁有執照的針灸師,若西醫無法檢測出的問題在這裡得以改善,大部分的病人如今已不會排斥支付小額的費用,來試試看中醫治療的管道。

美國的西醫體制相當成熟完善,且我不認為這套體系在不遠的未來,有任何被中醫取代的可能性。但有意思的是,中西醫在美國從原本的「對立角度」,已經慢慢在轉變為「相輔相成」的關係──「只要對病人好,為什麼不」的微妙轉變,在包括前述「輔助療法」的接納,和中醫科學化等努力中,正在發生。

但我認為中醫始終還是能在美國擁有自己的市場,歸根究柢的原因,還是所謂「老祖宗的智慧」,一如 Dr. David Miller ,一位同時擁有西醫小兒科執照和中醫師執照的芝加哥醫師所說:「中醫本身,其實就是個歷時 2,500 年的綜合臨床實驗。」在西方醫學上,或許還沒辦法完全證明為甚麼「中醫」、「中藥」會有效──

但對許多病人來說,問題很簡單:只要有效,就足夠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FS11 @ 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