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的「美國夢」:當「比父母富裕」變得遙不可及,不如放膽追求「令人稱羨的生命經歷」

新一代的「美國夢」:當「比父母富裕」變得遙不可及,不如放膽追求「令人稱羨的生命經歷」

和 C 醫師聊天,他是一位從小在美國生長,那種連中文都不會講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指華裔美國人)。他告訴我,他的夢想很老派,卻也很實際:

「我想要擁有一棟自己的房子,然後在車庫前面洗車。」

聽到這「洗車說」,當時正在吃飯的我,噗哧一聲,差點沒噴出食物來。「什麼跟什麼?能夠自己洗車有什麼了不起?直接去洗車中心請人洗得乾淨不就好?省事又省時!」對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用一點點的金錢去購買洗車的人力物力和時間,相當合理。

「不不!你不懂!那是給沒有車庫、沒有自己家的人使用的服務!如今在加州的市區裡有自己的房子,是多困難的事情?還要有自己車庫的 House,房價更是天價!能夠在自己買的房子前面洗自己的車子,就表示"You made it!"──這才是實現了美國夢呀!」

「老派」的美國夢:有房有車、安身立命

在他跟我解釋完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樣看似平凡的夢想,如今在寸土寸金的加州都會區,已經越來越難實現。

的確,想在加州買一棟房子,除非你願意住在鳥不生蛋、方圓五百里外內連個超市都沒有的地方,不然想要在學區好、生活機能完整的「好區」買房子,可說是難上加難(先前在明星高中文提到,好學區的房子動輒上百萬美元起跳不說,要買房還得用搶的)。C 醫師已經是醫師群裡面少數的幸運兒──他完全沒有學貸要還,如今也有著很不錯的收入。但即便他已經畢業多年,如今還是沒有辦法以自己的資產來購屋。

而 C 醫師所描繪的,是「上個年代的美國夢」,他的想法很「傳統」,我甚至懷疑他和我是不是同輩的人──感覺這席話,更經常從我父母那一輩的人嘴裡說出來:

在美國,傳統上「一般人」(非指華爾街或華盛頓野心勃勃的菁英們)對「實現美國夢」的刻板印象,不外乎是夫妻有車有房,兩個小孩,旁邊再站一隻黃金獵犬,就是一幅完美的圖畫。

更深一層來說,工作最好找大公司,有保險補助等福利(美國保費非常高昂)保護你和家人一輩子,職業選擇則以專業、穩定、有前景的工作為佳。同時,在一個地方工作得越久,越表示你是個可靠的員工,離升遷和更多福利,也等於更靠近一些。

因此,從找工作,回推到大學選擇科系、甚至是在高中準備大學申請的時候,要知道許多「美國一般人」和「亞洲一般人」的選擇邏輯,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異──都以如何快速抓牢一個可靠工作為主要指標。

找個好工作,工作幾年便可賺取一定的買房基金,然後討個老婆(嫁個老公)好過年。

圖/Andrey Bayda@Shutterstock


「92% 子女比父母有錢」的黃金年代,一去不回頭

所謂的「美國夢」這個如今廣為人知的說法,其實是在 1931 年的大蕭條年代,由歷史學者詹姆斯.亞當斯(James Truslow Adams)所著的《美國史詩》(The Epic of America)出版後,才日漸普及。

根據亞當斯和後世學者的定義,美國從西部拓荒時代、加州淘金熱潮、到 20 世紀中的高速工業化,都是「美國夢」最盛行的年代──它代表著這個移民國度,正面積極地追求自由和機會的精神,也被擴大解讀為對人權和政治體制的美好嚮往,例如馬丁.路德.金恩知名的「I have a dream」演說,將美國夢的精神重新闡釋,更被視為黑人民權運動的經典。

在經濟上,「美國夢」更代表著吸引全球人才的強大磁場──尤其在二戰之後,美國經濟迎來連續數十年的正成長,在那個年代的美國,彷彿可以實現任何夢想,無論是更富有、更自由、更快樂,這塊土地似乎充滿著無限的可能。

而對個人生活來說,「實現美國夢」與否最簡單、最直接的指標,不外乎「下一代比上一代更有錢、過得更好」──外來的移民普遍有這樣的夢想,美國本地人也是如此:

根據《紐約時報》American Dreams, Quantified at Last 報導,大部分的人都會下意識地以父母的經濟水準或財力為目標,以自己能夠超越父母為「成功實現夢想」的指標之一。

一群經濟學家更做了一個有趣的深入調查──他們以匿名的方式,收集高達數百萬份的歷史報稅資料,用以審查美國各個世代,各有多少比例的人比父母親有錢或貧窮──換言之,有多少比例的人,「真正的」實現了「美國夢」。

而根據調查:在二戰過後,美國經濟起飛的時期,高達 92% 的人都比父母富裕。對於這一代的人來說,達到美國夢,幾乎就像是「掛保證」一樣。

而在 1950 到 1970 年代,經濟成長速度雖然逐漸下滑,但卻也有79%的人比父母富有。

但自從 1980 年之後,美國貧富差距越拉越大,這數字就開始迅速下降,到今天幾乎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可能超越父母的經濟能力。

而千禧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呢?雖說他們的資料目前還不夠完善,但可想而知,金融海嘯之後,這個數字正持續下滑當中。

要實現當年的「美國夢」,如今已是越來越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代的「美國夢」,快速凋零中

不得不說,C 醫師的想法,以及這個「舊有的美國夢」,其實正在凋零。

在矽谷當牙醫,我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年薪破百萬甚至兩百萬(台幣)的工程師,甚至是人們口中的「天龍國強者菁英」。

但薪水雖說看似充裕,房地產價格卻升得更快,導致他們即便學貸還完,工作大半輩子,除非是「靠爸靠媽族」,依然沒有能力獨自在加州買一棟好學區的房子。

更不用提本地的勞工階層,整日辛苦的打拼,但高價位的日常開銷,讓他們這一生基本上和在加州購屋無緣。

「共享經濟」的崛起和快速變遷的時局,更讓有房有車這件事情,如今在年輕一代之中,顯得遠不如以往重要:畢竟那會讓你只能侷限於一個地方。

誰知道買房之後,會不會在下個月或另一個城市找到更合適的工作?2007 年美國次貸風暴造成房地產全面崩盤,也還讓大家記憶猶新──先不說一般人的銀行借貸越來越不容易,能夠負擔得起的地方又可能是地方財政不彰、基礎建設不足的區域;另外一方面,誰知道找到房子之後,房屋的價值會不會又因為下一次金融危機大幅腰斬下跌?

還不如租房子,哪裡有機會哪裡去,來得更加自由輕鬆。

新興一代的「美國夢」:不再收集「財產」,我們收集「體驗」

於是我看到新興一代的「美國夢」漸漸崛起:

「與其安定,我們寧可要自由。

與其仰賴著同一間大公司直到退休,我們寧可選擇自己有熱情、願意投入的產業,當「個體戶」也無所謂。

賺足房屋頭期款不是我們的目標,而是如何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更最好有彈性的上下班,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 Schedule 和工作時數。

存錢去買名牌包,像慾望城市的凱莉一樣擁有一大鞋櫃鞋子已成過去式──畢竟工作不喜歡隨時在換,一大鞋櫃的鞋子搬起家來真的很麻煩......」

我們收集的,不再是物質上的「資產」,反而更熱衷於一個「值得打卡上傳」的「經歷」。

我問過身邊的助理小妹、和許多同樣年輕的朋友:「你們會為了什麼而存錢?」

他們的答案包羅萬象:包括長時間出走的旅行、吃一頓米其林的大餐、喝一瓶十幾萬的紅酒、去搭頭等艙,甚至是隆出讓自己滿意的雙峰......但我還真沒聽過他們為了買房而存頭期款。

有些人說新一代的年輕人是「享樂主義至上」,是「虛無主義的一代」。但在我看來,這行為倒比較像是收集自己熱衷,同時令人稱羨、最好令人忌妒的「生命經驗」。

如今年輕一代,炫耀自己買房子、買跑車的人已經越來越少,反倒是炫耀自己到過多少個國家(尤其是背包旅行到人跡罕至的地區),更受大家的歡迎。

對新一代的美國人來說,比父母更加的富裕,幾乎要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與其投資在一個看不見的未來,倒不如好好享受現今的生活──我們或許永遠也無法累積父母現今所擁有的財富,但至少,我們可以說,我們追隨我們想要的夢想(即便這夢想可能每年都在修正改變),盡可能讓自己擁有萬般的選擇,和自主的權力──

或許這,才是新一代的「美國夢」。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pisaphotography@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