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小看臥虎藏龍的矽谷媽媽:三位母親聯手,打造嶄新托兒平台──最另類的矽谷醫師娘專訪(創業篇)
圖片

前文〈從小在原始叢林中成長,卻培養出更寬闊的心──最另類的矽谷醫師娘專訪(人生篇)〉提到這位「另類」矽谷醫師娘 Y,有別於多數人的成長經驗和價值主張,接下來這一篇,讓我們看看她的職業背景和創業故事:

實際體驗美國托兒制度的問題,萌生創業念頭

在 Y 步入家庭之前,她在美國拿了公衛碩士,另外又拿了傳播博士。她從肯亞回來之後,先到科技公司去上班,走的是大眾網路市場分析,並慢慢地在科技公司做到主管的職務。

走入婚姻之後,小孩出生,公司肯定 Y 的能力,讓她搬到加州,並且還可以在家工作

於是 Y 開始尋找美國的托兒機構──畢竟即便她在家裡上班,有小孩在旁邊吵鬧,通常還是甚麼班都不能上。結果,Y 因此發現美國托兒體系普遍非常昂貴,也異常的過時

Y 告訴我,在矽谷南灣區,通常一個禮拜三天,一個小孩的托兒費用,一個月就高達 1,700 美元(約新台幣 5.1 萬元),一年下來則高達 20,400 美元(約新台幣 60 萬元),金額相當可觀。

而繳交了高昂的費用之後,機構的規定卻缺乏彈性──例如即便三不五時她有家人來訪並代為照顧小孩,就算沒有去托兒所,仍必須繳交同樣的費用,提供各項支出與開銷。

除此之外,尋找托兒所的方式一樣相當令人頭痛:網路上的資訊有限,還得翻找舊式的電話簿來查找。即便找到了,有時候打電話、寫信、甚至是傳真都沒有著落,千辛萬苦找到了一家,又得花約 50 美元才能被放到候補名單上。

三位矽谷媽媽聯手,打造「托兒版的 Airbnb 」

「看到問題,就用創新創業來解決它。」這是在矽谷當地自然瀰漫,特別強烈的創業氛圍與文化。

移居到此地的 Y 也不例外,她在這個時候開始萌生「若有類似 Airbnb 式的托兒制度,那該有多好」的想法,並且和她大兒子幼稚園的老師 K,聊起了這個構想──

K 本身也是位媽媽,而且是那種「所有生日派對點心和裝飾都要自己 DIY」的巧手媽媽,同時間她又有著名校教育碩士的學歷(在矽谷天龍國,連幼稚園老師都一定要有碩士學歷),非常了解家長和老師們的需求──但即便兩個人對想法都極為契合,還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在矽谷創業。

這時候第三位創辦人 J 出現了:她也是一位矽谷的媽媽,因為兩人的兒子玩在一起而彼此認識。

而就像其他許多「臥虎藏龍」的矽谷媽媽一樣:「J 媽」在辭掉工作之前,畢業於耶魯大學,在 Google 和臉書的財務部門都分別待過──專門替公司處理併購案。

不但工作上是女強人一枚,閒暇時候還另外考取了專業侍酒師的證照(話說矽谷媽媽們還真的是臥虎藏龍,單一工作和身分對他們太無聊就是了)。

不同於身旁的媽媽們,通常在結婚生子後仍急著重新回到職場,繼續女強人生活,為了盡量給予孩子最多的時間,J 忍痛放棄了高薪的工作,開始了全職媽媽的人生。

但在和 Y 一見如故聊開來之後,J 決定用她的專長來加入,負責規劃公司的營運和財務。

就這樣,三位矽谷媽媽開始走向創業之路,成立了 Roovillage。我問 Y 這名字的代表意義,她說 Roovillage 要拆解成兩個字彙:一個是 Roo,代表的是袋鼠 Kangaroo 的縮寫──她們的創意靈感,來自於一個袋鼠媽媽抱著強褓中的小袋鼠,在城鎮裡跑來跑去。

而 Village,所謂城鎮,則是來自於英文諺語"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要撫養一個孩子,得靠全村鎮的力量)。意思是,孩子的生命裡不是只有父母(雖說父母的影響力居首),更需要其他人所給予的照顧和關心,才能安然成長。

而 RooVillage 希望當這城鎮的媒介,幫助媽媽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夠獲得幫助,找到可信賴、可負擔的托兒所來照顧自己的孩子。

Roovillage 首頁。

真誠無修飾的品牌文化,快速打動矽谷媽媽心

但當然這樣的創業故事,並不是一直充滿著粉紅色泡泡的:小至能夠得到老公完全的肯定與支持、大至將一個點子落實成商業模式,她們共花了兩年的時間才完成這家新創公司的開設,Y 中間還「順便」生了第二胎,充分反映媽媽的真實人生。

剛開始,每一步都是無比的微小──不同於部分新創企業一開始就畫了大餅到處找人找資金,她們決定穩扎穩打,一點一滴慢慢把每一步做好。三位媽媽從開始利用自己的空閒時間進行這個計畫,到後來發現越做越順,Y 便辭掉她的工作,慢慢將整個時間心力都投注進去,也以「蝸牛般的速度」,打動了身邊的家人。

不同於一般創業家,總是穿著光鮮亮麗去提案談合作,這三位媽媽在考察托兒所的時候,往往是披頭散髮,素顏揹著個大背包,拉著小孩去觀摩。不過 Y 也說這似乎反倒讓托兒所的人更加肯定她們的點子,也更願意和他們合作──因為她們反映出來的,才是最真實的媽咪面貌。

Y 也希望這個剛成立的品牌,能夠和世界各地的更多媽媽們合作──連公司的 LOGO,都是由某位「台灣正媽」在懷孕七個月時所構思的靈感,繼而衍伸出的作品。

Y 的運行模式靈感來自於 Airbnb──在這個共享經濟取勝的年代,屋主不在,可以將屋子出租並收取費用;同樣道理,當托兒所有學生請假的時候,可將名額藉由 Roovillage 的網站即時通知父母,並快速安排托兒。而對父母來說,即使臨時只需要托兒一兩個小時,也能夠以極低的價格,將小孩安置在一個有證照的托兒所裏面。

雖說是剛剛創業,但大多數的媽媽對這個點子的反應,都相當熱烈與支持。於是 Y 開始和南灣區的托兒所們接洽,目前已正式和 30 家托兒所合作,並有 50 家的托兒所正在洽談當中。她們也打算將這項服務,慢慢由矽谷的南灣區開拓至東灣區 East Bay。

Roovillage 合作托兒所

「當媽媽們卯起來的時候,就直接打造一個新系統給你看」

我問起 Y 和矽谷媽媽們一起工作創業,是什麼感覺?她說,有種高效率高效能的體驗,同時也多了一種媽媽間的彼此體諒。

比如因為小孩忽然生病等突發狀況而請假,在高度競爭的矽谷職場,就算會被允許,通常也不會帶來主管或同僚的好印象──但在這媽媽群裡的新創公司,卻是大家都能真心諒解(而且會叫妳千萬不要來開會,因為萬一來傳染到另外兩個媽媽,後果更不堪設想)的理由。

開會一開始,大家先吐槽的也不再是主管的八卦,而是昨天晚上睡了幾個小時,有時候笑罵彼此「豬隊友」,有時候開玩笑罵罵自己小孩,變成非常療癒的職場開會文化。

不過,也由於媽媽們創業初期的每日兩小時開會時間,是用零碎時間外加小孩的睡覺時間擠出來的,分分秒秒都無比珍貴,因此她們也會把兩小時當四小時用,以手刀光速的時間,快速殺光所有的必討論案件。

Y 說即便創業,讓她如今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更少,但卻也讓她更滿足開心──例如對小孩的耐心,如今就多到她自己都沒預料到,平常小孩重複問五次問題就會受不了的她,現在回個二十次都沒有問題。

「畢竟,你知道的,媽媽快樂,全家就快樂!」Y 笑著這麼對我說。

這樣由媽媽們親手打造的品牌文化,少了很多修片裝飾的時間,多了很多大哭大笑的素顏時刻,以及因為孩子而被迫中斷的會議或討論──我必須說我被 Roovillage 打動,是它的真實不矯情。他們不用兒女的過份修圖照來營造瑰麗形象刷存在感,而是面對在面對許多媽媽都面臨的問題時,挺身而出找出解決方式。

她們的創業故事,也證明了媽媽們從不只會溫良恭儉讓:當一個不完善、甚至不合理的托兒制度惹毛媽媽們的時候,請千萬不要小看她們的力量。

因為當媽媽們「卯起來」的時候,就會直接創立一個新的系統給你好看。

《關聯閱讀》
生完孩子,然後呢──誰才是「全民托嬰社會」,日本還是台灣?
矽谷媽媽們的人生下半場──誰說當少奶奶相夫教子,就是唯一「圓滿的結局」?

《作品推薦》
從小在原始叢林中成長,卻培養出更寬闊的心──最另類的矽谷醫師娘專訪(人生篇)
「國中之國」──近身觀察,猶太人在美國的超高影響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r.Phoebe 提供
 

Dr.Phoebe/小牙醫的觀察站

我是Dr. Phoebe,從台灣小學畢業就背著行囊到美國當起小留學生,開始像候鳥一樣的飄泊飛行。大學畢業於UCLA分子生物系,研究所畢業於NYU牙醫系,曾走跳於紐約和洛杉磯,目前在舊金山執業的小牙醫師。熱愛牙醫的工作,尤其傾聽病患訴說千奇百怪的真實故事。同時熱愛到處旅行,因而愛上寫作,成為兼職旅遊作家。
臉書專頁:Dr. Phoebe愛旅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