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之國」──近身觀察,猶太人在美國的超高影響力
圖片

「我必定賜福給你,必使你的後裔繁多,像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的後裔必佔領仇敵的城門。地上萬國都要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聖經》

根據「希伯來聖經」──創世紀的敘述:5,000 多年前,全能的上帝和一位 75 歲,名叫亞伯拉罕的「阿伯」立約,說道只要亞伯拉罕真心相信他,就會讓他的子孫如海邊的沙一樣多。不過上帝挺有幽默感的,因為上帝兌現承諾,亞伯拉罕太太懷孕那年,他 99 歳。

亞伯拉罕於是成為現今猶太人的始祖。歷經過一段漫長的歲月,猶太人們顛沛流離了許多年,他的子孫是否有像海邊細沙這麼多我不確定,可是快轉至 21 世紀的今天,他的後代子孫「富到流油」倒是真的:

猶太人在美國的超高影響力

根據一項有趣的統計,在美國最有錢的宗教團體,不是發聲最大、人數最多的基督教,反倒是向心力最強的猶太教。富比世雜誌每年公布的 400 位全美最有錢的億萬富翁排行榜上,超過 100 位全都是猶太人。

如果說美國是全球最富庶、最強大的國家之一,那麼猶太人在全球的影響力,的確不可小覷──全世界的猶太人人口,第一多的在以色列,第二多的,在美國。

根據統計指出,目前居住在美國的猶太人為 530 萬人,佔總人口的 2.2%。且不說億萬富翁的排行榜上年年有名,他們的身影更遍布美國政界、金融界,以及好萊塢娛樂圈:

現任的美國 8 位大法官中,有 3 位是猶太人;20 世紀最重要的科學家愛因斯坦、研發小兒麻痺疫苗的沙克、名導演伍迪艾倫、化妝品界的始祖雅詩蘭黛、臉書的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川普的女婿庫許納家族等等......也通通都是猶太人。而每年的諾貝爾獎得主,猶太裔得獎者更是高得不成比例

我一直到搬去紐約住之後,才徹底體驗猶太人在當地的影響力:大部分的人對猶太人的了解,或許只到「納粹集中營」的悲劇,或是「上帝的子民」而已。但如果你在紐約長大,不但一般的國定假日有假可放,猶太人的宗教節日也常能跟著一併放假──即便沒有放假,比如我當初所在的 NYU 牙科門診,那麼不論是醫生教授還是學生病患,都全都瞬間少了三分之一。走在第五大道上,街道兩旁的大樓,更一大半都鑲上猶太姓氏,好紀念捐贈者。

近身觀察「猶太人的世界」:高度重視教育、家庭關係

NYU 畢業之後,我進到一家位於布魯克林區的猶太醫院,在那裡替猶太醫師老闆工作,順便交了兩個猶太姊妹淘──艾莉森和米雪兒。

這樣的經驗,讓我得以一窺猶太裔美國人的世界,也令我發現相對於注重個體獨立和創新能力的所謂「美國文化」,高度重視家庭和群體的猶太文化,反倒和大家印象中的「東方或亞洲」社會的文化,有著更多相似之處:

例如,許多人對猶太人有著「精明、節省,在金錢上斤斤計較」的印象,想和他們殺價根本比登天還難。但在同時間,他們大都高度重視教育,平日再怎麼省錢,錢花在學費上眼睛卻完全不眨一下。

艾莉森和米雪兒從小就在猶太教的私立學校中長大,自然也送入同樣體系的初中、高中就讀。艾莉森給我看過她兒子幼稚園的課表:除了午餐時間之外,幾乎是排得滿滿滿,一般的英語電腦歷史不說,另外還要上倫理課和猶太教的課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幼稚園時只學會不要欺負隔壁同學 XD)。而相較於我們 95% 的同學一從 NYU 牙醫系畢業就欠了一屁股學貸,她們兩家的家人早已經幫忙付完所有學費。

安息日的習俗──週五日落絕不工作

猶太人在每個禮拜五太陽下山時,便會進行所謂的安息日,說穿了,就是「強迫休息不准工作日」,一直持續至禮拜六太陽下山後結束。

這段期間,不能工作、不能上班、不能開車、不能用電(沒錯,包括手機和電腦),龜毛到連電梯按鈕都不能按,得請大樓管理員幫忙。回到家裡,連用電開關都得事先設定好,強迫於晚上十點準時熄燈。

到了禮拜六早上,則通常會看到一大群的猶太家庭,攜家帶眷地在路上行走,到各自的親戚家聚餐。

艾莉森向我解釋:安息日的用意,除了強迫嗜工作如生命的猶太人暫時停下腳步休息之外,也鼓勵他們用這段時間和親戚家人相聚,每週都是如此。

相較於「美國文化」之下較為疏離的親子關係,猶太人和家族的關係更緊密到分不開。當然這樣的家庭力量,連帶的也讓他們對於和非猶太教徒嫁娶的行為異常感冒,就連當初篤信基督教的川普女兒伊凡卡在和現任丈夫傑瑞德 · 庫許納(Jared Kushner)交往時期,也曾因為不同信仰分開一陣子。最後伊凡卡還是在猶太傳統前讓步,改信猶太教,兩人才得以結為連理。

更不用提那些親戚之間不論暖心還是討厭的關切,比如何時交女朋友、何時結婚、何時生小孩、甚至小孩該取甚麼名字之類的問題,我們往往過年過節才會籌謀著如何應對,他們卻是一個禮拜一次。

緊密的家庭關係,成為猶太人的堅強後盾

但如此緊密的家庭關係,卻也連帶成為猶太人在美國社會闖蕩的一大後盾──可別認為她們因此就是「靠爸、靠媽」或「啃老一族」,在猶太人的社會裡,家族親戚互相幫忙照顧是理所當然的事。父母年邁時回過頭來由兒女照顧,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米雪兒告訴我,多數猶太孩子自小便在耳濡目染下,吸收、學習許多經商之道,日積月累之下,許多人甚至一大學畢業就直接出來闖盪事業。而他們勤勉努力又精打細算的個性,往往也讓他們在商場上大顯身手。以我觀察到的猶太商店來說,即便他們安息日時全心休息,工作時數卻比其他店家長,工作態度也比其他人更加拚命。

我被受邀參加艾莉森新生兒子的割禮時(題外話,猶太人堅持男嬰兒出生第七日便割除包皮,好將自己分別出來,作為上帝子民的一大記號。),也一窺了猶太人對美食的執著。烤牛排和各類海鮮、數不清的義大利麵種類、各式各樣的甜點一字排開,讓我看得眼花撩亂。仔細回想著過去在美國參加過的各種婚禮菜餚,還不及艾莉森兒子割禮的一半豐盛。

「這真的沒什麼,你真該看看我們猶太人的婚禮的。」艾莉森如此對我說。

與亞洲意外相似的文化資產

艾莉森告訴我,猶太人的婚禮開席時間一律是晚上九點起跳,正式開席時間一定是十點,原因就是他們都工作到那麼晚,而且愛在婚禮上遲到。

但猶太人的婚禮,絕對是在經濟能力許可下,辦得「風光澎派」:美食、美酒、佳餚豐富到讓人開眼界,不鬧到凌晨兩三點絕對結束不了。而對猶太人來說,婚禮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美食。食物不好吃,不但會令諸親友議論紛紛,更會令準新人的家庭顔面掃地(有沒有聽起來隔外熟悉?)。

在猶太人身上,我看見了許多和亞洲文化的重疊之處,那種對於教育的執著、家庭的緊密連結、以及傳統文化的傳承,成為猶太人在美國社會裡異常珍貴的資產。

猶太人對於家庭的執著,所衍生出來的禮教和典章,並不少於東方人。猶太文化和我們認知的「西方文化」相互牴觸的地方,更是比比皆是,但他們仍堅持著自己的傳統價值。

不少亞洲人在美國面對西方文化時,常會秉持著「西方的月亮比較圓」,或「入境外國要隨俗」的心態,因此自我退縮或完全放棄東方傳統文化的價值。尤其是面對家庭倫理/關係,更常認為那是「過時守舊」的文化。

然而猶太人卻反其道而行,把鞏固家族關係、遵循固有文化放在第一位,成為美國社會中不一樣的光景。更因他們的勤奮和互相幫助,在美國建立起一個自己的猶太王國。

《關聯閱讀》
「同文同種」是獨立建國的必要條件嗎?我在以色列尋求到答案
在上帝的「應許之地」,執行「不可能的任務」──以色列將軍之子:我為什麼支持巴勒斯坦

《作品推薦》
閃亮矽谷的陰暗面──各行各業出「色胚」,無所不在的職場性騷擾
別忘了呼吸──致外表堅強專業,實則身心俱疲的醫療人員們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lredosaz@Shutterstock

Dr.Phoebe/小牙醫的觀察站

我是Dr. Phoebe,從台灣小學畢業就背著行囊到美國當起小留學生,開始像候鳥一樣的飄泊飛行。大學畢業於UCLA分子生物系,研究所畢業於NYU牙醫系,曾走跳於紐約和洛杉磯,目前在舊金山執業的小牙醫師。熱愛牙醫的工作,尤其傾聽病患訴說千奇百怪的真實故事。同時熱愛到處旅行,因而愛上寫作,成為兼職旅遊作家。
臉書專頁:Dr. Phoebe愛旅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