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媽媽們的人生下半場──誰說當少奶奶相夫教子,就是唯一「圓滿的結局」?

矽谷媽媽們的人生下半場──誰說當少奶奶相夫教子,就是唯一「圓滿的結局」?

美國西岸灣區的舊金山、矽谷,被我稱之為「天龍國」──這裡的人才濟濟、臥虎藏龍,另一方面大家瘋創業、愛有機、對綠化有著莫名奇妙的執著。而矽谷的媽媽們,更是我見過最有見地,有著奇妙堅持的一群。

身在「天龍國」,她們不是一般人刻板印象中唯唯諾諾的家庭主婦,大都受過高等教育,還很有可能曾經是某公司的高級主管,有著名校碩士、博士的頭銜。平時會關注時事(當初在川普就職,舊金山女人齊上街頭時一大部分就是她們的身影),話題不會永遠只有老公與小孩。

說到小孩,大部分產婦在被推進醫院之後,通常都是聽命於醫生或護士,但天龍國媽媽不是,她們會事先擬定一個極為完善仔細的「生小孩計畫」(birth plan),在到達醫院之後,護士問的不會是你開幾指?陣痛幾分鐘?而是會叫你先把你的生小孩計畫拿出來,好讓醫護人員照著你要的 SOP 走。

小孩生出來當然是單純餵母奶、吃有機食物、包布尿布(因為紙尿布實在是太不環保),然後孩子稍長,一有機會就去搶好校區的幼稚園名額。曾經有一個媽媽告訴我,為了進私立雙語幼稚園,她得替她三歲的女兒填寫冗長的申請表,就像她當年申請研究所一樣(上面會寫,你認為你女兒優缺點是甚麼?能夠為這所幼兒園帶來甚麼樣的資產?),之後父母還得接受面試,確認她女兒能坐在椅子上吃完餅乾,並且不會揍身邊小孩。等到千辛萬苦結束,在歷經百裡選一的過程後終於進入幼稚園,在進去之後,該位天龍國媽媽說,

「你知道嗎?那種開心到飛上天的感覺,明明只是進了小班,我卻覺得像是我女兒進了柏克萊!!!」

叱吒職場的矽谷媽媽,不甘只能「相夫教子」

矽谷有著龐大的外來遷入人口,大部分的夫妻都鮮少有家人能夠幫忙帶小孩,美國托嬰又不是普通的貴。在灣區的托嬰價格,一個月的平均為 $1900 - $3300 美金不等(約台幣 6-10 萬元)。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少的天龍國媽媽都在陪伴孩子和職場衝刺的權衡之下,毅然決然地辭去工作帶小孩。

雖說看似個老梗的故事,但如果你認為她們這些「家庭主婦」,就只是在家當黃臉婆,專心相夫教子、不問世事的話,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畢竟對於這些曾經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矽谷媽媽們來說,叫她們往後的日子就全程與尿布、奶瓶、接送小孩為伍,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即便原本的工作回不去,但如何在兼顧家庭第一的準則之下,重新回到職場,或是重新創立新的職場,成為這些矽谷媽媽們的一大課題。

Y 就是天龍國媽媽的其中一位,也是我見過最不像醫師娘的......醫師娘。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她素顏,穿著牛仔褲、棉質寬鬆又完全不顯身材的外衣,帶著一個大背包,一邊餵母奶一邊和我聊天(然後一邊叫她的大兒子不要亂跑。)和那些精緻妝容,全身名牌,連頭髮都"Sedo"過的醫師娘相比,Y看起來真的比較像個路人。

Y 是位日裔美國人,拿了碩士之後進入教育軟體公司當 IT 部門的經理。在和醫師老公結婚之後,撲通撲通的生了長相近乎完美的混血寶寶。小兒科醫師診所、婦科診所、托兒所、學校成為她最常光顧的地方。

但就在這樣看似一成不變的生活當中,讓她萌生了創業靈感。Y 告訴我,她即將推出托嬰版本的 AirBnb:讓臨時需要托嬰一兩小時的媽媽們,藉由他們的網站與有執照的托兒所聯結,用相對較低的價錢,完成托嬰的媒合工作。

在她的創業團隊裡面,其中一位也是「天龍國」的全職媽媽,之前曾是 IBM 的金融分析師,兩人因為在同一托兒所而認識結緣,就這樣和那所托兒所的老師結盟成為合作團隊。

E 太太便是另外一個例子。E 太太的先生是工程師,有著固定薪水,和兩個可愛到不行的小孩。E太太自己本身拿個教育碩士,原本安安穩穩的當老師,但因為連生兩胎而被迫離開職場,在尿布和拍嗝中間,無意間摸索出自己喜歡刺繡棉被 Quilting。就這樣,利用小孩睡著的時間縫縫補補,做出一床又一床的棉被和枕頭套,也為此做出了興趣。最近即將把她的作品搬上網路販售,成立小小的網路店鋪。

「結婚生子」,不該是女性唯一「圓滿的結局」

不得不說,這樣的現象跟矽谷對創業的支持氛圍有著密切的關係。在舊金山天龍國,舉凡大家耳熟能詳的 Uber、AirBnB、更別提臉書或谷歌,都是在灣區創業成功。不論最佳創業地點或是對中小企業最友善的城市裡,舊金山灣區通通榜上有名(註一、二),灣區的「天龍人」,也熱衷於支持本地產業。與其去購買名牌衣服和包包,他們寧可去逛本地的小店,購買手工製作,最好還是獨一無二的飾品或衣服。

對於這些媽媽來說,結婚生子後的下半場,最吸引他們的不全然是高薪的工作、稱頭的職銜。反倒是彈性的工作性質,讓她們能夠坦然地把家人擺第一才是主要目標──創業,便成為十分吸引人的選項。而 Businss Insider 雜誌也專訪其中13 位產後創業的媽媽們,領域包括生技、美容、教育、投資等等。

其中一位媽媽創業者 Park 在受訪時表示,她本來以為在結婚生子後會對工作減少熱情,但生孩子之後反倒讓她創意性的靈感大發,無處發洩,於是走到創業路上。其他幾位媽媽也分別表示,在當媽媽之後,生活上學會了快、狠、準的節奏,為了保障和家庭及小孩的時間,反倒讓她們工作上更加有效率。而這些媽媽們所創立的企業,也比其他大公司更鼓勵員工在家裡工作,重視 Work Life Balance,更鼓勵員工不要在家人的重要節日中缺席。

許多台灣女孩在長大的過程中被教導著,找個如意郎君結婚生小孩,最好還是嫁個有錢人當個少奶奶,把小孩安安穩穩的拉拔大,才算是一個圓滿順遂的人生。但在矽谷媽媽的身上,我看到,結婚生子對她們來說,不是人生的終點,而是人生的中場休息,讓她們有機會投入下半場的轉捩點。她們追求的是不斷的自我挑戰,不斷的發掘無限可能,而不因有了孩子就放棄挑戰人生。她們看似閒不下來,永遠被時間追著跑,一天 24 小時被當 48 小時來使用,甚至可能只能利用孩子睡著以後的時間忙自己的創業,到現在都還沒睡超過五個小時,

可如此認真努力的媽媽們,在我看來,卻是比誰都來的迷人。

註一:This is the best city for small business in America: Survey
註二:10 best cities to launch a start-up

《關聯閱讀》
上海全職媽媽的減法哲學:先生不回家、親友愛比較,妳更要多替自己想一點
我的義大利人生──義大利「Mamma」教會我的事

《作品推薦》
「就算我只能當個小螺絲釘,也要為我認同的機器努力」──轉換跑道的勇氣
美國醫療的悲歌:當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時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本人)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