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療的悲歌:當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時

美國醫療的悲歌:當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時

美國的醫療體系(Healthcare System)既不健康(Health)、亦不照顧人(Care)、更不是一個體系(System)。」──CBS 明星主播:華特 · 克朗凱

剛畢業於牙醫學院的第一年,我在紐約布魯克林的黑人區醫院工作。(在美國,政治正確的說法必須稱「非裔美國人」,此處方便中文讀者了解,無任何偏見或歧視之意)

所有的美國牙醫在畢業之後,通通都可以直接進診所工作,唯獨驕傲的紐約市例外。在紐約州,畢業之後還必須在醫院當一年的牙科住院醫師,才可以讓你拿到牙醫執照,正式在紐約州的診所上班。

而在當住院醫師這一年,除了加深你各項牙醫技能之外,另外還得到急診室實習,幫忙急診室的醫生和護士,並看各種和口腔有關的問題。

我當時工作的醫院,位於紐約地鐵的最終站,最後下車的幾乎清一色全是黑人的地區。家家戶戶都裝有鐵窗,牆壁和門上的塗鴉比黑壓壓的人群來得醒目。我彷彿走進電影所描繪的,刻板印象裡的黑人區。常常環顧四周只見黑影幢幢,然而,這是我真實工作的地方。

在低收入區醫院急診室,看盡人生百態

那段時間的經歷,讓我看盡了急診室的人生百態,以及美國醫療系統的悲哀。在那之前,我猜想著大部分急診室的病人,不是被車撞、要不然就是有槍傷(槍傷在我們那個區域算是非常常見),或者就是年老長者的心臟病發。總之,我估計通常都是很嚴重快要 GG 的情況,才會讓人來急診室。

畢竟,美國的急診室不是個好玩的地方,來急診室就醫,少說 5、6 個小時,長則 24 小時都不嫌短,最多的時間就是花在等待上面,是非常沒有效率的地方。若不是開始和死神拔河,誰會想來急診室坐著枯等?

後來我才發現我的學識短淺,原本的認知完全被顛覆。急診室不但是這個區域美國人民的最愛,而且幾乎是:有事就來,沒事也可以順便來逛一下的地方。熱鬧滾滾,我懷疑甚至在這裡開轟趴都不嫌過分。

我所在的布魯克林這一區,大部分的居民都拿低收入戶政府補助保險(俗稱的 Medicaid)。這類的保險,通常很難得到好的醫療品質。我舉個例子好了,今天同樣是看洗牙,一般好的私人保險,或許會付牙醫 100-200 美元,但政府低收入戶的保險,只會付給牙醫 5 美元。同一位醫生、同樣的診所,但不同的保險,醫生所拿到的酬勞也會不同。

大部分的醫生如果診所有一定的基礎,通常不太願意收這類的政府保險,畢竟看 40 個政府保險的病人才會等於看一個私人保險的病人,是非常不划算的。就算有願意看的醫生,大多也是隨便看看、敷衍了事,畢竟他拿的酬勞根本不夠付他的診所租金和開銷,他憑甚麼認真地給予專業意見?能夠給你 5 分鐘就算是相當不錯了。

好了,所以看不到好醫生、找不到診所是吧?美國公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所有的大小疑難雜症,全部都掛上急診的名義,來急診室就診。

為什麼呢?首先,在急診室,就算是等 6 個小時,醫生依法必須做所有的檢驗和報告,會比那些隨便亂看的醫生來得詳細許多。但最最最重要的重點是這項:

對這些低收入戶來說,他 ‧ 們 ‧ 一 ‧ 毛 ‧ 錢 ‧ 都 ‧ 不 ‧ 必 ‧ 付。

驗孕、拿藥都「急診」,更把救護車當計程車

他們繞過那些私人診所的繁複手續,直接來急診室就醫,把急診室當作內科/婦產科/精神科......隨便你想看甚麼科。我也因此親眼見到許多有趣的故事,比如:

A 病人說他來急診室是因為他屁股癢(他在告訴我的時候,我必須很努力不笑場,之後再重複一次給急診室醫師聽,急診室醫生直接對我說:「他在暗示你該幫他抓呀!你沒聽懂嗎?」),之後我直接請精神科醫師來給他會診。

B 小姐來急診室想知道自己有沒有懷孕,因為去附近的藥妝店買驗孕棒要 10美金,很貴,但來急診室驗孕?免費!

C 先生來急診室,因為他今天覺得有點累,所以想來醫院看一下(急診室醫生心裡 OS:那我值班值了一整天也很累,誰來幫我看一下?)

D 小姐藥吃完了,但懶得去請主治醫師開藥和藥局拿藥,因此決定直接來急診室請醫師開單子,畢竟她週末還要出遠門,耽誤到她的旅行可要不得。為什麼在快吃完前就先向醫生拿藥?這不是常識嗎?但 D 小姐是大忙人,而病人的 Schedule 永遠比醫護人員的重要,就是這麼簡單。

但我認為經典代表還是 E 先生,本身就是個奇葩來著。E 先生來急診室,是因為「我那裏不行了」(那裏是哪裡不用我明講了吧?)問他有多久這樣,E 先生說:「我上次也發生過一次,因為那裏不行,所以來急診室,他們幫我打一針就好了!但他們叫我吃的藥我都懶得吃,所以我那裏又不行了,因此我就回來了。」

一查 E 先生的資料,他得的是傳染性性病 Chlamydia,天知道他明知道性病會傳染,還是我行我素,傳染給眾多床伴。我甚至懷疑,把他治好,他會去傳染給別人,殃及無辜女性。不把他治好,頂多就是聽他在急診室抱怨,乾脆讓他一輩子不舉算了(我承認我黑心)。順帶一提,E 先生不是熱力四射的年輕小夥子,而是中老年的阿伯,但對他來說,這就是天塌下來的急事。

謝天謝地我不是急診室醫生,光是看到這些案例我就覺得有夠頭痛了。

至於救護車,則變成病人的專屬計程車。只要是頭痛、肚子痛、身體不舒服,或是任何微恙的狀況,當然不可能搭地鐵轉公車來醫院,還是免費的救護車最划算。(在美國救護車自費一趟 224-2204 美金不等,平均一趟大約 1200 美金)(註1),但因為這些是低收入戶的病人,救護車的費用全民買單。我看過最誇張的,是一位老太太病人搭乘救護車來調整假牙。問她為什麼搭救護車來?為什麼不用其他交通工具,她回我說,她最近輪椅怪怪的(哪裡怪也解釋不清楚),還是搭乘救護車比較保險。

醫療資源的浪費,不可能永遠持續

根據統計,美國每年花費在急診室上面的金額,約為 140 億美金(註2),很多不必要的開銷,都來自於病人把急診室當作普通小診所來看。當然,不可能因為這些老鼠屎般大的案例,就通通打破急診室的 SOP,因為的確也有其他的病人,是真的有緊急的事情才過來急診室的。只是這樣的案例,讓 40% 的急診室病人都是因為非急事來就診(註3)。當然這也讓急診室這龐大的體系運作非常不方便,連帶影響真正處理緊急案例的時間。

就某些角度來看,其實上面的故事,也和台灣健保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既然便宜就給他用到爽的例子,在台灣也是層出不窮。

各位也請先別急著嚷嚷「還是台灣健保好」。要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健保制度的背後被壓榨的是醫療人員和醫療品質,最終崩壞的,也是自己醫療體系。

「我告訴你,這個國家會下地獄,不是沒有原因的。」布魯克林急診室的醫師這樣告訴我,而我永遠記得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任何表情,而且形容枯槁,但是牙齒咬緊,清晰的吐出每個字的神情。

註1:《Los Angeles Tomes》:〈Who pays for the ambulance?〉
註2:《CNN》:〈Health care' s big money wasters
註3:這個主觀數字是我和在急診室工作多年的紐約醫生朋友打聽的,僅供參考。

《關聯閱讀》
加拿大媽媽看診經驗談:住在台灣的你,真的要珍惜醫療資源
大醫生挺小醫生,英國醫護罷工上街頭──同樣被制度剝削的台灣醫護們呢?

《作品推薦》
千錯萬錯,都是老闆的錯?──美國職場的「公主病」們
當醫療專業變成服務業──美國大城市小醫生的辛酸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ameleonsEye@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