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求平等的美國,高學歷女性為何仍然低薪?從身邊友人的案例說起

在講求平等的美國,高學歷女性為何仍然低薪?從身邊友人的案例說起

「我的母親總是教導著我,凡事講求平等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家庭倫理──而我認為,薪資議題則是攸關所有人的平等。」──美國政治家 Mike Honda

美國是一個提倡男女平等的國家。從 1820 年蘇珊安東尼為女性爭取到投票權,一路走到了今日,美國女人在社會上的地位已經大幅提高。甚至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的資料顯示,近年來女人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上,已經悄悄的超越男人。光是美國碩士學位中,就有三分之二由女人拿下;而在其他專業訓練(如醫學院、法學院、藥學院等等)的比例中,女人的比例又超過四分之三。

職場上,各行各業都主張男女平等,各大公司也喜愛營造不會歧視也不會為難女人的形象。但是即便男女平權的口號再響亮,若以同樣的工作和背景來討論,女性在薪資上往往比男性同事還要低 19.3% 左右。

女性的薪水難以超越男性同事已經不是新聞,但是為什麼女生同樣會念書,荷包卻不見得比較飽滿?這數字的背後有諸多的原因,請容我來一一探討:

托嬰、幼教資源不足,女性只得回家顧小孩

根據哈佛大學教授 Mary Brinton 指出,男女薪資永遠不平等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女人被要求同時兼顧家庭與工作,導致她們無法和男性同事一樣委身大量的時間在工作上面。

女性因著家庭而放棄事業的比例比男性更高,在2015年時,白宮曾經釋放出一份資料,說明若真的順利提升女性的就業機會,比如提供更加有彈性的工作時數,以及給予更多的產後育嬰假,則女人的就業能為美國 GDP 提高 9%。但美國政府對於這部分做的依然有限,美國是少數到現在還沒有全面性給予育嬰假的已開發國家,大部分的育嬰假也都採用無薪制,媽媽們若決定生小孩,則要有荷包拉緊、盡早存錢的心理準備。

我住在瑞典的友人阿丹告訴我,瑞典有著非常完善的育嬰體制。他說若是在街上看到兩個男性推著嬰兒車,可別馬上認定就是同志伴侶──因為秉持著父母都應該和新生兒相處的理想,在瑞典,無論父母都可以索取高達 390 天的有薪產假(領取大約 80% 的薪水),所以爸爸們在家照顧孩子,甚至相偕推孩子出門散步、採買者也不在少數。

我在懷孕時期曾經拜讀過一本有關於法國教育文化的親子書《Bringing Up The Bebe》,其中提到法國母親不但被鼓勵盡早恢復身材、回到職場,同時法國的相關配套也很完善:托嬰和幼兒教育的教師培訓過程非常嚴謹,必須經過一關關的關卡、過五關斬六將的考試面試等過程,才能成為托兒所的員工──照顧幼兒是一種被尊敬的專業,因為他們讓不論是職業婦女還是家庭主婦,都能放心的能將小孩托嬰。

反倒是美國就算有所謂的證照,但不論是保母還是托兒所的師資都良莠不齊,又加上美國政府長年以來對於幼兒教育的預算給予補助的有限,美國各地有不少地區都沒有好的托嬰服務,或者是托嬰價格昂貴,導致於許多母親們無法回去工作。

住在灣區矽谷的 E 太太在生小孩之前是個老師,但隨著三個小孩的出世,她算了算,必須賺取年薪大約 9 萬美金(約新台幣 270 萬),才能打平托嬰費用,等於自己教師薪水全不賠上去都不夠,決定還是自己在家帶小孩比較划算。

根據哈佛大學教授 Mary Brinton 指出,男女薪資永遠不平等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女人被要求同時兼顧家庭與工作,導致她們無法和男性同事一樣委身大量的時間在工作上面。圖/Shutterstock

薪資不平等,高薪科技業尤為嚴重

當《Business Insider》更進一步的在美國各大主要城市內分析男女薪資比例差異時,發現薪資懸殊差距最大的在科技重鎮,包括天龍國舊金山和西雅圖,而最少的則在洛杉磯。

根據 Economy Policy Institute 的調查發現,女性占為多數的工作往往薪資比較低、時數比較長、工作也往比較沒有保障。根據這篇的報導,在大學選擇科系時,理工、電機、電腦、物理等相關科系的男性都高於女性許多。而少數真的進入這行的女性,往往在進去之後才發現面對的是對女性極為不友善的工作環境。

2008 年就有一份調查發現,有 52% 的女性都因著科技業對女性不友善和極高的工作壓力而求去──這導致了一個惡性循環,讓女性不被鼓勵著進入這些由男性主導但卻是高收入的職業。即便女性奮發自強,大力進攻某種行業,研究指出,這被女性佔據的工作也會在 10 年過後薪資下降,反倒是當男人佔據這些工作的時候,薪資會往上漲。

朋友 C 的表妹是名在矽谷的工程師,由柏克萊大學畢業的她,順利的在矽谷找到一份高薪的工程師職位,但卻在一年左右就跳槽到谷歌去工作。問她為什麼,她直截了當的說,進去之後才發現,和她類似經歷、且同樣職位的男同事薪資比她高上一截,她和主管以及人事部攤牌之後,他們卻不願調漲,讓她嚥不下這口氣,下定決心在合約到期的一年後走人。

文憑不為工作,而是為了⋯⋯

當然,女性持有光鮮亮麗的文憑,並不代表就一定得在職場上能發光發熱;甚至對於某些女性來說,文憑並不是去社會闖蕩的門票,而是就如同長相、家世、身材一樣,用來幫她找尋找長期飯票。許多家世良好的男性在選擇伴侶時,並不只會想要選擇只有身材沒有腦子的辣妻,而是希望談吐、學歷都能多少幫襯她的女性。但這些男性在結婚後並不期待或希望老婆辛苦的工作,而是希望她打扮美美的去社區舉辦慈善晚宴,我在過去同學中就遇過這樣的女性。

有些男性在結婚後並不期待或希望老婆辛苦的工作,而是希望她打扮美美的去社區舉辦慈善晚宴,我在過去同學中就遇過這樣的女性。圖/Shutterstock

麗迪是我在 NYU 牙醫學院認識的同學,在那個 97% 的學生都必須貸款的情況下,家境優渥的麗迪一毛學貸也不必背,全由富爸爸買單。麗迪一頭棕髮,長相甜美,人緣也不賴,唯一的缺點,大概是手的技巧差強人意。不過在牙醫學院,大家都在學習當中,鑽牙沒鑽好倒也不是甚麼天大的新聞。

只不過畢業之後,麗迪一個病人都沒看過,透過父母安排的相親,迅速結婚生子,老公可以直截了當地和別人炫耀自己娶了一個(從沒執業過的)牙醫,但有沒有執業大家也不一定會問,都是牙醫不需要分那麼細。

這類型的女性雖不佔多數,但一生志向本就沒考慮過「是否和男性平起平坐」的問題,更遑論理解男女薪資不公。當然,持有高學歷,要怎麼用本來就是個人選擇,外人無從置喙;但私以為「用學歷換飯票兼不太實在的炫耀」,無形間也讓部分男性對於「高學歷女性就是陪襯,顯得我娶妻也娶得很有文化,但平常還不是要靠男人養家」之印象根深蒂固。

飾演《飢餓遊戲》的好萊塢知名女明星珍妮佛羅倫斯,被公認為全世界最富有的女演員之一,2015 年時卻在所屬的新力電影公司薪資相關資料外洩之後,發現自己的薪資和其他男明星有著非常大的落差,讓珍妮佛羅倫斯感到忿忿不平。

她在被《紐約時報》訪問時說到,自己並不氣新力公司,氣的是自己太早放棄談判,當其他男明星都努力周旋,拿到非常優渥的片酬,甚至被稱讚為非常懂談判技巧、積極進取,她卻得忙著擔心自己爭取酬勞會不會像個討厭鬼。

寫到這裡,不禁感慨:或許困住女人薪資的,除了傳統框架、不公平的薪資系統、各項歧視以外,有的時候,還是我們自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