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史以來最駭人的「美國入學醜聞」:基金會洗錢 20 年,服務富家子弟作弊錄取一流大學

有史以來最駭人的「美國入學醜聞」:基金會洗錢 20 年,服務富家子弟作弊錄取一流大學

「進美國大學有兩種方法,一種就是走前門,用你自己的方法進去。另外一種則是走側門,也就是用制度改造的方法進去,但會花你 10 倍多的價錢。而我創造這個側門……好讓有這些有錢人的小孩可以進大學。」──入學醜聞的主要操盤手 William Singer

美國驚傳大學入學醜聞,揭露「文憑的代價」

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美國大學文憑值多少〉,探討美國大學貴鬆鬆之外,其實要進去一點都不容易。為了拿到大學的錄取信,許多學生都使出渾身解數,除了成績必須想辦法頂尖、努力取得大學先修 AP 課程,閒暇之餘還得去醫院做志工,或到圖書館當家教,好讓自己的履歷看起來與眾不同又亮眼。

如果想擠進美國大學,高中生活絕對不能只是跑趴和交男女朋友,而是利用任何閒暇的時間,把自己打造成一名值得被錄取的對象──即便這代表接下來 10 年都必須揹起沉甸甸的學貸,也在所不辭。

根據報導,從美國一流的大學畢業,獲得的平均薪水比起其他大學高了 12-18%,更別提那些一流大學所能提供的校友關係和優質的工作機會。因此對於身在美國菁英圈、少部分金字塔頂端那些「錢不成問題」的父母來說,拿到這文憑所付上的代價,不只是升斗小民眼中的天價,還包括泯滅的良心,以及無所不用其極的作弊手段,比電影情節還要精彩刺激。

在過去這一個禮拜中,美國爆出有史以來最大的大學入學醜聞,而且一案扯出一案,到現在還在持續連環爆當中:相關的大學包括眾所皆知的南加大、我的母校 UCLA、全美最難進的史丹福大學、專門出美國總統的耶魯大學等等,引發美國社會的激動憤慨。

走側門的兩種方法:作弊代考,或者化身「體育選手」

根據 CNN 的新聞報導,The Key 是一間專門幫助學生錄取大學的公司 ,其 CEO William Singer 用兩種方式,為口袋夠深的客戶,開啟進入一流美國大學的「側門」:

第一種是作弊衝高 SAT 或 ACT 的成績(題外話,美國沒有聯考,因此所有的高中生在申請大學時,統一都要考 SAT 或 ACT,作成為申請大學時的考量之一。我自己本身當年在念 SAT 時,就花了 5 年的暑假做準備),代價是每次美金 15 到 74 萬(約新台幣 463-2285 萬元)不等。

Singer 會先請學生的爸媽到 Singer 熟識的醫生那裏,為學生開立假的醫學證明,證實其因為心理或生理因素,必須在考試的時候給予更多時間、或是特殊的環境;換言之,就是不和所有的人一起考試。

接著,Singer 會買通提供考試的公立高中監考人員,請第三方(一名叫 Mark Riddell,同時也是哈佛校友的專考人員)來幫忙代考,或是將學生的解答改為更多正確答案。Riddell 可說身懷絕技,不但能任意模仿任何學生的筆跡,也非常的會考試,在從來沒有拿到答案卷的前提下,替學生們考出一個又一個亮眼的分數。也因此,Singer 會請 Riddell 飛往全美的各個城市替學生代考,這些機票和住宿費用,當然是有錢的爸媽們買單。

圖/截自 Breaking News Today

第二種方案,則是買通這些頂尖大學的校隊教練,利用「體育選手」的身分,讓這些有錢人家的小孩入學。美國會如此瘋迷體育球類不是沒有原因的,真正有本事進大學各項體育校隊的人物,通常在高中就是校隊裡的運動明星。為了讓大學校隊能有好的成績,許多教練甚至會到高中用大學獎學金來搶人。

我在念 UCLA 的時候,在同學中也都有個你知我知、卻不可說的公開秘密,就是交朋友要交體育選手,因為他們有特殊的講義資料,好幫助他們在」替學校比賽、不得出席一堂又一堂的課程時,還是能夠順利 all pass。

體育選手甚至連在選課或選系的時候,校方也都會請輔導人員幫忙,選出不會太困難的教授與課程。大部分的學生也都知道,在考試成績和高中在校成績上面,體育生往往輸正規生一大節,但為了學校能在和其他學校開打足球的時候不會丟臉,說甚麼也要讓他們安安全全的畢業。而不只是 UCLA,美國其他頂尖大學也都有類似的狀況。

看準了這一點,Singer 的公司收取了 50 萬左右的「服務費」,替好萊塢知名女星 Lori Loughlin(她的代表作是美國 80 年代的知名影集 Full House)和她的設計師丈夫 Mossimo Giannulli 所生的兩個女兒,在南加大安插了「划船隊」的校隊名額,但其實兩個女兒根本不會划船。

而其中一名女兒 Olivia Jade Giannulli 目前是人氣破百萬的網紅,在 Youtube 和 Instagram 上面都有眾多的追蹤人數,她曾經在社群媒體上抱怨過,2018 年南加大秋季班的課程,將和她打算去紐約和斐濟的旅行計畫衝突,「我其實對於我即將要去念的大學不太了解,不過我會試著和校長談談看,能不能找出(和旅行)平衡的方式。但你們知道的,我其實更想不太在乎上學,但我想體驗大學生活比如開轟趴和 game day(註)。」

Olivia 的這番言論,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其中一名網友回應,「你的言論冒犯了每一個努力上學,並且還背負學貸的大學生們。」逼得 Olivia 不得不在 Youtube 上為此番言論道歉。當然 Singer 的合作對象不僅止於此,還包括耶魯大學的女子足球明星教練 Rudolph Meredith、喬治城大學的教練、史丹佛大學的教練等等。

圖/Olivia Jade Instagram

基金會洗錢 20 年,「保送」超過 9 萬人

你或許會好奇:Singer 要如何處理這些鉅額的支票?要做生意,當然就要有辦法把它洗白──於是 Singer 也成立了一個看似公益的基金會,名叫 Key Worldwide Foundation(簡稱 KWF)。當家長支付這些貴鬆鬆的服務費時,則會以幫助弱勢力、作公益的名義捐給 KWF,但其實內部的錢往往都是拿去買通教練和每個環節該打點的人士。

在過去的 20 年裡面,Singer 和他的團隊服務了超過 9 萬人進入美國大學或研究所。在被美國檢察官起訴的時候,Riddell 請律師發表道歉聲明,Singer 承認他所犯下的罪刑,並且說,「我們就是幫助美國最有錢的家庭,讓他們的孩子得以順利進大學。」而目前看來,Singer 有可能會面臨 65 年的牢獄之災。

貧富差距被討論,一流大學信譽遭挑戰

新聞引爆之後,美國多年來的貧富兩極化問題,又再次受到討論,「每當一個學生藉由欺騙取巧而被錄取,就代表著一個學生藉由誠實的努力被拒絕。」麻州檢察官 Lelling 在 3 月 12 日宣布起訴時表示。

這件案子還沒有了結,被點名的美國大學目前都強調全然不知情,但是無可避免的傷害已經造成。Singer 不是唯一的側門創造者,被踢爆的也只不過是冰山一角,連帶牽扯出的遠不止新聞上公布的 33人,還有更多類似的案件正浮出水面,如同滾雪球效應般越滾越大。

許多民眾感嘆,貧富差距不止是孩子的教育輸在起跑點上而已,而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道理,再次在美國社會中被印證。另一方面,美國社會大眾也懷疑,這些名校的不透明招生制度,是否從頭到尾就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有錢人才能夠操弄的系統?被點名的一流大學能否全身而退,保住學校品牌,讓我們拭目以待。

註:game day 是美國大學的某個重要球賽在體育場開打的那天,全校全部的師生都會一起關心球賽(通常以足球為主),替自己的學校加油,其氣勢不輸台灣的選前之夜。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USA TODAY、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