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搬回去和父母住了──美國的「迴力鏢」世代,與改變中的美國夢

親愛的,我搬回去和父母住了──美國的「迴力鏢」世代,與改變中的美國夢

在台灣和其他許多亞洲社會中,「成年子女和父母同住」,或許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因為父母往往把自身的資產都投資在孩子身上,並且期許在年老之後,也能夠從孩子身上得到妥善、近身的照顧。

但在美國社會中,多數父母對子女的投資,都在孩子 18 歲成年或大學畢業時結束,把剩餘的存款留給自己的退休生活──孩子憑自己的實力,獨當一面地在美國置產買房,並和另一半共組新的家庭,才是實現「美國夢」的理想典範。

美國人如果在大學畢業之後還和父母同住,往往會被冠上「媽寶」、「爸寶」的標籤、或被定義為沒有能力獨立自主。不少人也在約會時,會因仍與父母同住而被大大扣分。

不過,這樣的「美國夢」,卻在千禧世代中悄悄地轉變。

「迴力鏢」世代:35%年輕夫妻「回鍋」與父母同住

首先,千禧世代注重的,不見得是物質的擁有,而是經歷、體驗的追求──許多年輕小夫妻遊遍全世界,存款卻少得可憐。

其次,即便仍是「刻苦耐勞」,但在近年美國都會區房地產大漲、平均薪資漲幅卻未見顯著提昇的狀況下,許多人努力大半輩子,但想要在美國的好學區裡置產,還是相當不容易──根據 CNBC 的調查,美國 18-34 歲的千禧世代,高達 78% 的人都背負著(高於目前資產的)貸款,導致兩夫妻都必須辛苦工作。

「因此,」 CNBC 報導指出,「美國如今大約有 35%的千禧世代小夫妻,都選擇回鍋和父母同住。」──畢竟省房租又省保姆費,何樂而不為?

而美國社會,也給了這些「回鍋和父母同住的千禧世代」族群一個標籤,叫做"Boomerang"。(中譯:迴力鏢)

不只新婚不久的小家庭如此、年輕的單身者們亦然:根據美國知名的房地產網站 Zillow 調查指出,如今美國共有高達 23% 以上的千禧世代成年人( 18 - 34 歲)和父母同住──這個數字,比起 2005 年時同年齡者的不到 14% ,成長了將近一倍。《美國華爾街日報》( Wall Street Journal )也在同時公佈了一項資料:在 2016 年,美國 18-34 歲成年人「和父母同住」的比例達 32.1% ,破天荒地第一次超出「和伴侶同住」的比例 31.6% 。

至於離家後回鍋與父母同住的時間,有的屬於暫時狀況,但越來越多案例,是長達好幾年、甚至 10 年以上:

這當中,有許多「迴力鏢」們是因為讀大學時,扛了沉甸甸的學貸,不得不「暫時」回鍋和父母同住(延伸閱讀:〈美國大學文憑值多少?〉)。但是儘管取得大學學歷,薪水卻沒有跟著調漲──根據資料顯示,美國 2016 年畢業的大學生,平均薪水比 10 年前低了 2.4% (同時間,美國各項房地產價格指數卻從金融海嘯前高點到近年再創歷史新高, 10 年漲幅約 30% );換言之,獨立在外置產成家的夢想,只是越來越困難。

這樣的情況,在美國各大城市裡尤其嚴重──在加州的河濱市,就有高達 51.5% 的新科畢業生,因此選擇繼續、或回家和父母同住。

圖/Jorge Alcala on Unsplash

必須重新適應的家庭關係

這些千禧世代的迴力鏢們,幸運者能在和父母同住的短期之內,瘋狂存錢清償學貸,並且努力讓自己工作穩定,乃至能成就足夠的經濟能力,再搬出去住。

但這樣的決定,往往也會導致結婚生子等人生大事的延後:美國平均結婚年齡從 1960 年代的 23 歲(男性)和 20 歲(女性);一路攀升至 2016 年的 29 歲(男性)和 27 歲(女性)。同時更多的情況是,即使住在家裏,仍難在短期內打平收入與貸款支出(如學貸、生活和旅遊花費等),導致住在家裡的時間一延再延,「暫時」變成了「長期」。

除此之外,這樣的情況在很多時候,也打亂了父母原本規劃好的生活:除了因著孩子回鍋而增加的開銷,導致不少父母必須暫緩退休計畫外;原本在孩子獨立之後的親子關係,也會因為孩子重新回歸家庭而產生了變化──父母的角色很容易從「監護者」變成「朋友」,又變回「監護者」。

種種價值觀的衝突,更非常容易在此時發生:例如《紐約時報》甚至報導過一名年過 30 的兒子,因著賴在父母家中不走,不付房租、也不願找工作,而被父母一狀告上法院,由司法介入後必須強制搬離的故事──但「有意思」的是,該名兒子在受訪時卻忿忿不平,覺得父母「心好狠」,不但不再煮飯給他吃、也不再替他支付手機費用⋯⋯。

如何在「朋友」、「房東—房客」、和「父母—孩子」的三種關係中拿捏得宜,成為如今「迴力鏢」家庭中,父母和子女雙方的一門大學問。

美國各個主流媒體,也提供了許多不同的撇步和策略,來幫助父母兒女「重新適應彼此」:比如建議孩子多陪父母吃晚餐、記得還是要積極找份工作、別忘了找機會替父母買菜、別忘了疊被子⋯⋯等等。同時也告誡父母和孩子,在考慮重新同住之前,要如何「醜話講在前頭」,在尊重彼此的前提之下,重新劃清界線。比如:打算在家裡住多久?是否該給予父母房租?(密西根州的財務管理公司 McKague Financial 董事長 Gina McKague 建議,父母不要事事都讓孩子免費或給孩子方便,不然孩子可能在家賴一輩子不離開);是否會回家吃晚餐?⋯⋯等。

這些「生活公約」的用意,是讓雙方都知道自己的規範在哪裡,好讓孩子在重新以成人的姿態與父母同住時盡快適應;孩子同時也要為自己打算,好能夠盡早搬離,重新回歸獨立的生活。

圖/Michael Browning on Unsplash

「迴力鏢」等於「啃老族」?未必,端看有無「退場計畫」並「落實執行」

我在紐約有個朋友凱蒂,她是名小學老師,和當牧師的老公結婚時在外租房,卻因懷孕須要更大的空間,而決定暫時搬回父母家住──因為以兩人合併下來的薪水,在紐約就算是一房一廳也難負擔得起,夫婦倆於是想「等有了足夠的存款,再搬出去。」

只不過這個「暫住的情況」,一住就是 10 年,孩子都生了 3 個,存款還是不夠。

凱蒂的母親雖說很開心能夠天天見到孫子,但白天忙了一整天的郵局工作,晚上還必須起來替凱蒂看小孩,讓凱蒂母親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同時,凱蒂也時常和母親因為生活中瑣碎的小事爭吵不斷,但礙於經濟問題,以及紐約只漲不跌、看似永遠如天價的房地產,他們也只能繼續這樣住下去。

我的另一名亞裔友人曉黎,則是在大學畢業之後選擇回鍋和父母同住。在水電房租全免的狀態下,工作賺的錢全放自己口袋,平日裡衣服不用自己洗、家人還會替她準備便當。

但曉黎同時間也拼命工作,慢慢在公司裡攀升,在畢業近 10 年之後,終於擁有足夠的存款搬出家裡,在市中心買下屬於自己的小公寓。而在與父母同住這段時間裡,她常常陪家人吃飯、和父母親散步,讓親子關係非但不受影響,反而較過去升溫。曉黎在決定買房子的時候,父母也由衷地替她高興。

很多人在探討這個話題時,往往將與父母同住的年輕人和「啃老族」劃上等號,但其實未必。畢竟這個世代年輕人所面對的大環境,往往要比上一世代還「辛苦」──至少單從各大都會區的「房價所得比」來看就可以知道,確實對許多年輕世代來說,「獨立搬出去住」,已遠不如過去那麼容易。

因此,很多時候,與父母同住的年輕世代,只是需要一個能好好存錢的機會,讓自己儲備「重新獨立」的能量。在雙方都同意條件的前提下,和父母同住未必是件壞事,反倒可以趁著這個機會,重新以朋友的眼光來認識彼此,並且給予彼此更多的體諒、幫助和支持。

同時,「迴力鏢」們更要利用這段時間裡好好檢視自己,不論是存錢理財、還是工作方向,都要為自己制定一個合理的目標並落實執行,才能找到機會重新出發。

祝福所有正在和父母同住的朋友們,希望你們將來都能成功「再單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oa Heftiba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