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基督徒都支持共和黨「老白男」?年輕教徒打破偏見:即使政治立場不同,我們也能相愛

美國基督徒都支持共和黨「老白男」?年輕教徒打破偏見:即使政治立場不同,我們也能相愛

在經歷幾個月的吵吵鬧鬧之後,美國期中選舉終於落幕。不過這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大選前夕所讀到的,來自《紐約時報》刊登出的一篇文章:他們找來了遍布於美國 48 州(因阿拉斯加和佛蒙特州沒有讀者回應)的 1,500 位年輕基督徒讀者,談自身信仰和政治之間的關係。

在這些讀者回應裡面,《紐約時報》指出,「許多年輕一代的基督徒,嚴重懷疑共和黨和基督教之間的關係,甚至因為這些政治議題,而導致家中老一代和新一代基督徒的意見嚴重分歧。同時,他們也因著現在共和黨對新移民、穆斯林、同志和貧者等弱勢族群的敵對態度,感到十分的掙扎。因為他們覺得這不但泯滅人性,同時也和他們在屬靈上的呼召有所衝突。」

「福音派基督徒」給人的刻板印象

近年來,美國福音派基督徒給人的刻版印象,不外乎是恐同反同、熱愛槍枝、無條件的熱愛川普、反墮胎、反對外來者、不尊重女性等等。曾幾何時,美國的教會被保守派共和黨綁架,彷彿教會在議題上面通通都是共和黨說了算。

究竟何謂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 Christians)?回到最基本的定義,是相信《聖經》為真理,並且強調和耶穌建立個人的關係的基督徒們。福音派基督徒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慢慢的在美國社會中站穩腳跟,成為主流社會中的基督教派,同時也成為過去幾十年來共和黨的主要票源。

2016 年總統大選,更是因著保守派基督徒的大力支持,將川普推上了總統寶座(根據 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 的資料顯示,在 2016 年總統大選,58% 的基督徒都投給川普,在白人基督徒的族群中,川普的支持度更是高達 80%)。

在這樣的情況下,其他基督徒的聲音被迫消音。身為一名基督徒,我的信仰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祂影響著我生命中的近乎每個決定,同時也成為我度過患難和難關的主要力量。

但是,這不代表著我同意共和黨的每項政策,比如認為政教應該混為一談、應該砍掉低收入戶的醫療保險、男女平權不重要,甚至將外來者驅逐出境,是符合《聖經》的教導。順帶一提,上帝曾對祂的以色列子民說,「和你們同居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未記〉‬19:34)。‬‬

相反的,我所認識的上帝,對於弱勢族群充滿了愛心,對於被壓迫的人充滿了憐憫。但許多美國政客打著上帝的旗幟,綁架上帝的名,然後要求基督徒選民去投一些跟《聖經》根本八竿子打不著的法案:

‬其中ㄧ位受訪者 Rebekah Hopper(無政黨傾向、26 歲)說,「很多共和黨『老白男』,會將基督教當作武器,好讓他們自身當選。但我要告訴你,我們不會上當。這些人所闡述的耶穌並不是那個醫治受傷、打破社會階級高牆的耶穌。我希望人們可以看到,我們不隸屬於那些人口中的信仰。」

另一位受訪者 Hannah Flaming(共和黨、27 歲)則說,「現今的人對於年輕的福音派基督徒有著許多錯誤的迷思,認為我們是偽君子、或是異教徒,隨時隨地都準備絞死那些和我們不同信仰的人。不,我們不是鼻子被牽著走的盲從者。但我擔心的是,我們的聲音被那些叫得更大聲的聲音所掩蓋。」

年輕多元的聲音出現

不過,這些老一代的福音派基督徒正在凋零中。根據資料統計,這些自稱福音派基督徒的平均年齡是 55 歲,占美國人口的 15%,而 12 年前則占 23%,可見其明顯下滑。

更有趣的是,因著美國有多而又多的新移民的關係,新一代的基督徒也越來越多元,更多年輕族群雖自認為基督徒,並堅守《聖經》的教導和立場,卻不見得和共和黨或福音派基督徒的立場一致。同時,在針對不同種族或是性向的族群,也比老一代的福音派基督徒保持更開放的立場。

這也導致美國基督徒家庭在政治議題上面,老少兩代的意見嚴重分歧。34 歲的 Bethany Walker 在受訪時指出,「我的父母在政治議題上越來偏右,特別是在川普總統上台之後。我和他們的關係緊張到我發現我們最好還是不要有太多交集,會對彼此比較好。」

31 歲的 Ashley Ekmay 則說,「我們最大的分歧大概是在經濟方面,我堅信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t),但我的家人則認為福音派和資本主義的婚姻結合,是所有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案。」

我的強者菁英友人 S 畢業於哈佛,從小於教會中長大,身邊的基督徒全都是死忠的民主黨支持者,偏偏父母兩人都是超級大川粉,他告訴我說,「我覺得我像被夾在中間。雖說川普連〈哥林多後書〉都不會念(題外話,川普在競選的時候把聖經中〈哥林多後書〉2 Corinthians 念為 Two Corinthians,而非 Second Corinthians,顯示出他和《聖經》有多麼不熟),個人操守有著多而又多的問題,但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我的父母永遠支持他,因為川普願意守護他們認定為重要的政治議題。」

我的醫師友人 L 也是多年的基督徒,告訴我說,「我愛我的父母,但他們對於共和黨的狂熱簡直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彷彿除了同志和墮胎兩個議題,就沒有其他議題是重要的。而只要我跟他們見面,我就盡量避免和他們聊政治議題,免得他們又開始說川普好川普妙川普呱呱叫,而我也必須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翻白眼。」

基督教不屬於任何政黨

然而,難道新一代的基督徒就一定和民主黨靠攏嗎?事實也並非如此紐約長老教會牧師 Tim Keller 指出,基督教並不能單純的被放置在美國兩黨政治裡面,「雖說不同的基督徒可以有不同的政黨傾向,但卻不應該將教會或是對於單一政黨的信仰,認定為所有基督徒的信仰……比如說,若要順從《聖經》和早期教會的教導,基督徒被教導著必須致力於種族平等和接濟貧窮,但同時也被教導著性行為是保留給婚姻中的伴侶。

這其中一個面像是偏保守派、另一面像則是偏向自由派,顯示出基督徒在社會議題上面的立場,並不能被放置到現今政治的框框裡面。」

(題外話,這名牧師在紐約成立的 Redeemer Church,目前已有超過 5,000 名的會眾,他同時也被許多基督教界的其他牧者打趣為「美國基督教新教的教宗」。)

追根究柢,基督教其實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或許上一時代的福音派基督徒有著同樣的政治理念、同樣的種族背景,但是我也非常欣慰的看到新一代的基督徒,慢慢脫離傳統福音派基督徒和政治結合的框架,有了新的面孔。

因為我所認識的耶穌,祂為了愛而醫治、原諒、犧牲自己的生命,好修復人們與上帝的關係。在祂裡面,不論種族、年紀、背景或是政治理念,都能獲得祂的慈愛與憐憫。因著祂,我們不需要有一樣的立場,投給同一位候選人,但我們卻能夠彼此相愛,去包容並且愛那些和我們理念不同的人。

曾經有一位律師問耶穌,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永生,耶穌回答,「愛你的鄰舍如同自己。」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izkes@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