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相信「小確幸」,但求能夠「給出去」──從絕望到希望:「鳥人爸爸」的創業人生故事(下)

不再相信「小確幸」,但求能夠「給出去」──從絕望到希望:「鳥人爸爸」的創業人生故事(下)

上篇請見《半導體業 20 年資歷,為何執起咖啡壺?──從絕望到希望:「鳥人爸爸」的創業人生故事(上)

「希望種子」的誕生

就這樣照顧著約瑟兩年多,於 2012 年,鳥媽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再次懷孕。

雖然說鳥爸、鳥媽對即將擁有一個新的生命,仍非常開心、期待,但照顧約瑟,已幾乎占據了他們的所有時間和生活,讓他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騰出多餘的心力,照顧第二個小孩。

於是鳥爸在這個時間點,下定決心告別半導體產業,邁向已醞釀許久、開一間咖啡店的創業之路──但此刻「創業」不再單是為了實現夢想,更是為了擁有更多的自主時間,能夠陪伴、照顧家人。而鳥爸鳥媽的家人們,也從一開始的反對,轉為大力的支持。「希望種子咖啡」便就此誕生。

但「開咖啡店」的創業過程,其實絕不如未曾實際經歷過的人們所訴說、想像,那般地美好浪漫、充滿著「小確幸」的泡泡:

鳥爸共花了一、兩年的時間,才將咖啡店的營運真正帶上軌道──且在此之前,鳥爸更早已灑種灌溉了許多年:他在任職寧波的半導體公司時期,便已在假日免費開設許多不藏私的「咖啡教學班」,在社區內建立好的口碑。

鳥爸下定決心告別半導體產業,邁向已醞釀許久、開一間咖啡店的創業之路。圖/Dr.Phoebe 提供

創業,其實是「無限的責任等你去扛」

鳥爸說,和朝九晚五、高薪也高壓的科技業主管工作相比;拿出自己的積蓄開店,儘管在實際的「勞動」上會有人手幫忙、也有充裕許多的自主時間,但「只要是創業,身為老闆,其實就是有無限的責任等著你去扛」,而不單只是所謂「份內的工作做好了就可以下班」的員工。

對鳥爸而言,由於需要兼顧家人的醫療、生活開支,創業開咖啡店,儘管並不追求「賺大錢」、而是要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卻同樣也有著營收、財務上的壓力。同時,找到值得信賴、理念相同的員工,能讓放心地交接責任,也是創業的另一大挑戰。

即便如此,鳥爸説「創業」對他而言,仍然充滿魅力。其中最吸引他的點,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畢竟在半導體行業工作,碰到的人都是那麼幾位,而且都是類似背景、思考模式也頗為相近的人。但創業之後,員工、供應商,尤其是來來往往的客人,都讓他有著大量與有著不同背景、不同故事的人們接觸的機會。

不只是咖啡店,也是能夠「給出去」的地方

除此之外,鳥爸也期盼「希望種子」不只是間咖啡店,也是能夠「給出去」的地方。

在成立希望種子之後,鳥爸和雲南的宣教士合作,以希望種子咖啡店的店面募集舊衣物、書籍等,給予偏遠山區的孩童們。結果在短短一個禮拜內,就拿到好幾千件的衣物、上千本的書籍和無數玩具、用品等等。

最後鳥爸利用時間,與教士一起將物資親自送到雲南山區──他們共募得了約兩公噸(2,000公斤)左右的物資,一路上開車、轉摩托車、外加走路,最後才終於交到山區小朋友的手上。

雖說過程需要很多人力、物力和金錢的付出,但在看到孩童們的滿足笑臉後,讓鳥爸覺得這一切都非常值得。

我問鳥爸說,很多人若遇到類似他們的人生變故,總會認為處在嚴酷挑戰中,「接受」才是應該的,是甚麼原因會讓鳥爸反而更想「給出去」?鳥爸說,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特殊的孩子,讓他對生命有更深的體會,也真正醒悟世上有很多人是非常需要幫助的,否則很難走下去。

因為自己當時即使有著穩定的工作、充裕的收入,仍因人生打擊一度有過想要放棄的絕望經歷,讓鳥爸對於弱勢,遠較過去有著更多的同理。因此就算照顧約瑟再忙再累,還是希望可以為社會盡一份心力。

重回寶島,希望自己成為分享的媒介

「希望種子」咖啡店在中國大陸成立三年之後,約瑟五歲。

這一路走來,鳥爸說,因著約瑟的生命,讓他學會如何去愛,而且是用上帝的愛來愛自己的孩子──即便約瑟或許沒有完全理解的能力。比方說,這時的鳥爸已經為了遷就約瑟的日常,而在大陸共換了四處居所。但最後為了給約瑟找到好的教育和復健,仍然決定舉家搬回台灣。

鳥爸說,經過不斷比對兩岸的特殊教育機構之後,發現目前中國的部分特教機構,雖有比較好的硬體,但在軟體配套上、人員專業度上,卻仍沒有台灣的水準。反之台灣在特殊教育上起步得比較早,因此也有比較完善的制度。

於是,他就這樣再次放下了經營三年的咖啡店,以及 10 多年的生活圈,舉家搬回台灣。

為了給約瑟找到好的教育和復健,決定舉家搬回台灣。圖/Dr.Phoebe 提供

我問鳥爸:「重新回到寶島,是否有重新遭受到『文化衝擊』?有沒有需要重新適應的地方?」鳥爸笑了笑,說在台灣大家真的很有禮貌,不像大陸人一根腸子通到底、非常直接。但他也注意到,或許因為政治、經濟環境的影響,導致於台灣的普遍氛圍,相對來說顯得「比較不開心」,甚至面對未來,多數人是以唉聲嘆氣居多。

鳥爸很鼓勵年輕一輩的朋友,若有機會,真的應該走出去看一看──便能親身體會其實每個地方都有其不同的優點與缺點,都有需要面對的挑戰。或許這樣回頭看看台灣時,會發現這裡更多的好。

很多人問鳥爸,「離開了,為什麼會再回來?」鳥爸也說,自己離開了台灣 20 幾年,重新在台灣成立了「希望種子」咖啡,等於是「砍掉重練」。但這一切的出發點,都還是回歸到家人的因素。

鳥爸說,這也是他成立希望種子的初衷──一切都是因著人的關係。咖啡不能感動人,但加入了人的元素,便能夠成為分享的媒介,才能夠接觸到、感動到更多的人。

後記:

我在與鳥爸交談的過程中,沒有聽到太多空泛的口號,更多的,是歷盡滄桑的樸實。

曾經聽過一句話:「一個沒有真正經歷過絕望的人,無法體驗希望的可貴。」在許多時候,當我們以為夢想已經被現實的考驗消磨殆盡,它卻很可能在某一個意想不到的時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萌芽開花——但那前提是,你我從不放棄對生命的希望。

而也正是這些歷經生命淬鍊所成就的夢想,才有機會讓「咖啡店」不只是喝咖啡的地方,更是充滿人性溫度的所在。

我想,這就是希望種子咖啡可貴的地方。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希望種子咖啡工坊 臉書專頁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