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腹黑老闆,請記住「工作不是唯一」──「對的時間,向不對的工作說再見」

對抗腹黑老闆,請記住「工作不是唯一」──「對的時間,向不對的工作說再見」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聖經》馬太福音 16:26

根據富比士雜誌資料顯示,大部分的人離開工作,最主要的原因並不見得是因為工作量太大,更多的時候,是因為遇到一位恐怖老闆/高層/主管/經理。

從事高壓行業,如何不被情緒擊垮?

遇見我生命中的第一個腹黑老闆,是在 NYU 念牙醫系、當實習醫生的時候。NYU 因為病人量龐大,學生數目也是全美最高,我們當時儼然是牙醫學院裡的小螺絲釘,一邊幫忙看病人、一邊繳交學費,讓牙醫學院賺飽飽。

每個診間裡有 10 個學生,由一位指導教授統一管理。說是指導教授,其實更像是我們的老闆,做任何事情都──即使與專業性沒有太大關係,都得經過他的批示,不同診間之間也會相互比較,比如學生替該診間賺了多少錢,或多少學生順利畢業等。

同學們也會互相打聽彼此的老闆(教授)如何,很不幸的,我的老闆惡名昭彰,每每只要一報上名號,通常就會被其他同學寄予同情的眼光。

腹黑老闆是個猶太人,臉泛油光,髮可滴油,現實市儈,對上一套嘴臉,對下一套嘴臉,每年進我們診間的女同學,都會被他弄哭好幾回。

在 NYU 牙醫系讀書的壓力,絕對堪稱「同行之最」──整天在陰晴不定的老板底下看病人,成績的生死大權又全都操之在老闆手裡,個人價值就有如一隻隨時會被壓死的螞蟻,大家的情緒永遠緊繃,像是一條橡皮筋,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斷掉。

於是我在腹黑老板底下學會的功課,除了如何更精進醫術、在大環境下學會自保之外,最寶貴的,大概就是如何妥善處理工作上的垃圾情緒。

我在入行就知道牙醫這行的壓力極高(根據美國牙醫學會的數字指出,牙醫師罹患憂鬱症的比例為 11%、焦慮症的比例為 6%,而其他行業罹患憂鬱症的比例則為 6.7%,焦慮症的比例為 3.1%),因此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在還沒出畢業,就讓自己的情緒陣亡。

雖說各行各樣的難處不盡相同,但每一行都有機車老闆,在這裡分享我個人在職場上面對壓力或負面情緒的排解方法,給同樣身為小螺絲釘的朋友一點加油鼓勵:

圖/shutterstock

做錯被罵,做對正常

當時身為牙醫界「菜菜鳥」的我,不被老闆罵絕對不可能,畢竟犯錯、失誤都是學習的必經過程;因此我決定先調整自己的心態:做錯事被罵要當作正常,做對事是應該的。真的被稱讚,那就要謝天謝地。

我在紐約這個不愛稱讚人的城市中學到,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態必須要先拋棄,因為沒有任何人有義務給你甜言蜜語。

如果在沒有做錯的狀態下,又還是被罵怎麼辦?這時候我學會了面帶微笑,不辯駁但也不承認,但承諾「我下次會注意或改進。」這樣下來,我發現老闆的氣會消得比較快。

由於我的老闆是屬於噴火龍一型,氣頭上甚麼都聽不進去,許多同學沉不住氣,硬是跟老闆爭辯吵架,最後往往鬧得不愉快,也會更加重於你在老闆心中的負面形象。如果真的需要找老闆理論,我也盡量等他氣消了之後再來和他就事論事的討論。等到他靜下心來,往往也有比較好的溝通結果。

把老闆的「垃圾話」當「耳邊風」

很多同學於是找我哭訴,告訴我老闆的謾罵之詞有多不合理,問我如何忍受?我很誠實的告訴他們,因為我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而不是聖旨。

如果今天錯的是我,我絕對願意改正並且更求進步;不過,如果我真的沒有錯,那麼他謾罵的垃圾文,我還放在心上,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我打定了 NYU 學生這麼多,老闆整天千頭萬緒,除非我是天天給他出麻煩的問題學生,不然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偶爾被罵個一兩句就別放在心上,只要能順利畢業就好。

圖/shutterstock

工作不是唯一,劃清該有的界線

工作時沒有劃清該有的界線,很容易讓員工的工作生活與私人生活重疊──比如和老闆的家人一起去旅行;幫忙老闆的孩子辦喜事、老闆下班打的電話不管多晚一定要接,最好還讓自己老婆成為老闆娘的手帕交,好鞏固自己在老闆心中的地位。

員工讓老闆開心的方式,似乎變得不只是將自身的工作做好,還要想辦法周到的服侍老闆,幫老闆開車門、遞茶水、生活完全都圍繞著老闆轉。

但是這樣的情況,往往也容易導致職業倦怠,或是心理壓力增加。劃清界線有時候不只是在職場上,更多時候甚至是在家中,可能給自己設定ㄧ個時間之後不再看手機或是 email,好讓你下班之後的時間得到保護。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好的事情,需要時間和耐心小心拿捏,

工作不是你生活的全部

在紐約,人人都追著工作跑,我發現唯一與之對抗的方式,就是認清我們的自我價值,不是來自於工作、讓工作成為生命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因此如何保護下班後的生活、盡而充實下班後的生活,是每個小螺絲釘都必須學會的課題。

不論是和姐妹淘的聚會、和老公的午餐約會、和同事的下班喝酒時間,定期的找時間大吐工作爛事,都有著非常舒壓療癒的過程。除此之外,我也發現在美國的同學、朋友,也都用不同的方式享受下班後的生活,洛杉磯的朋友可能週末就往海邊衝浪、或是去州立公園或國家公園裡爬山、紐約的朋友可能去東村看藝術展或博物館、矽谷天龍國的朋友則會跑去某個酒莊野餐小酌。

找到一定的時間讓自己的腦袋放空,做喜歡做的事情,讓你重新看到生活裡工作之外的美好,是抒發壓力不可或缺的一環。

對的時間,向不對的工作說再見

工作就像感情,適不適合只有自己知道。當大環境改變不了、當你汲汲營營努力為「恐怖老闆」賣命,卻看不到任何出口或未來,就要有「慧劍斬情絲」的心理準備。

在這裡,我並不提倡公主病或草莓族心態,而是建議在每個工作中,都能帶一些學習到的經驗離開,並從這些經驗當中,慢慢找出對你來說適合和不適合的工作形態,知道自己強項弱點,也才有機會換到越來越適合你的工作。

各行各業都有本難念的經,雖說人們往往總是看他人的草皮比較綠、他人的行業乍看比較輕鬆,但說不定,他人也正在以同樣的眼光羨慕著你。如果沒有轉換跑道的勇氣,那麼如何對抗職場上的恐怖老闆,不讓自己被厭世感吞噬?

這是每位小螺絲釘,都必須學會最重要的一門功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 非當事人 )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